浅析儒家“慎独”思想的伦理意蕴心的论文口☆

  浅析儒家“慎独”思想的伦口理意蕴心的论文摘要:“慎独”乃中国口传统儒家伦理口思想的重要范口畴□□□☆□。我们口有必要在解析慎独的词义基础上从主体性□□☆☆☆、人性本善□□☆☆、修养功夫☆□□、道德境界四个方面阐口发慎独的伦理口意蕴☆☆☆☆□。 关键词:慎独☆☆□,伦理意蕴☆☆□,现代价值□☆□。 “慎独”作为儒家“入德之方”☆□☆,是中国传统儒家伦口理思想的口重口口要口口范口畴☆□□☆,历代儒家口从心性☆□☆□、功夫☆□☆□、本体等不同角度对这一范畴进行口了诠释☆☆☆□□,形成了博大精深的“慎独”学说□☆□☆,至今依然浸淫于我国人文精口口神之中□☆□□☆,尤其对国人的个体道德口修养思想影响深口远□☆□□。我们有必要重温原口口典□□□☆,返本开新☆☆☆□,充分挖掘“慎独”学说的口口现代价口口口值□☆□□□。“慎独”在历史沿革中☆☆□☆,词义多有变化□☆☆☆☆,但大体可以这样理口解:“慎独”意指以敬口天口口口诚口意为本☆□☆☆,不自欺□☆□☆□,充分发挥人的主口口体性☆☆□,向内保持发挥内心的善口念□□☆□,通达天人合一☆☆□,向外表现为独口处而不欺暗室☆☆□□、不愧屋漏☆☆□。 一☆□□☆、道德口口主体性□□☆☆。 何以要“慎独”□☆□□?“慎独”思想根源于西口周初年的忧口患意识□□☆。小邦周取代殷商之后□□☆☆,周人需要对其政权合法性进行理论上口的论证☆☆☆□。“殷人尚鬼”□□☆,这由商纣“呜呼☆□☆,我生口口不有口命口口口在天”(《尚书·西口伯戡黎》)可见一般☆□□□。殷人因缺乏对天命的自觉而为周人取代☆☆□。而周口人口则认识到“天命口不于常”(《尚书·口康诰》)□☆□、“天命靡常”(《诗·大雅·口文王》)□☆☆、“天惟时求口民口主”(《尚书·多方口》)☆□☆□□。周人已认识到上帝选择自己在于以德配天□☆□,能“克明德慎口罚”(《口尚书·康诰口》)□□☆□,由此□□☆,这种理性的自觉为周人继承扩大□□☆□☆,形成了一个包含“敬德”□☆□☆、“明德”等观口口点口的忧患意口识☆□□☆。德从口直从心□□□□,指直心而行的行为☆□☆☆□,所以有凶德☆□☆☆,也有吉德☆□□☆☆,“敬德”☆☆□☆、“明德”则演口化口为好的德行口之口义☆☆□☆☆,进而指口内化于心的德性□□☆。WWw.11665.CoM敬德指口道德口行为的口认口口真☆□□□☆,而明德则指道德选择的明口智□☆□。这种忧患意识不同口于原始宗教对鬼神的敬畏☆☆☆□。在原始宗教信口仰中☆☆☆,人由于口口恐惧☆☆□、绝望而舍弃自我口口意志☆☆☆□☆,任凭神的摆布☆☆☆□,还谈不上行为的口道德性☆□□☆。而周口人正是在对口殷革夏命□□☆□□,凶吉成败等现象中产生的洞见☆□□□□。这种洞见自觉到这些口现象与周人的行为密切相关□☆□☆□,以及自身在行为上的应负的责任☆☆☆□。而这种试图以口自己的力量来突破天命的责任感或担当意识促使周人具有了忧患意识□☆□□,而这种忧患意识则显示了原初的自觉☆□☆☆,亦即“人文精口神口的跃动”[1]□☆□□。春秋时期☆□□,礼崩乐坏☆□☆☆,诸子百口家基于自觉口的人文精神而提出各种口口学说☆□☆□☆,试图重建大同世界□☆☆□□。口☆口口口口☆口尤其是儒家创始人孔子□☆□☆□,奔走于各国□☆☆□☆,知其不可为而为口口之□☆□□,正是这种自觉自为的忧患精神的体现☆□□☆。儒家后学在《大学》□☆□□☆、《中庸口》中正式阐述了“慎独”范畴☆☆□□□,并把“慎独”作为正心诚意口口口的重口要方口法☆☆□□。这种忧患口意识口不仅促使“慎独”思想的形成☆□□☆,而且贯穿整个中华人文史□☆☆,警诫人们谨小慎微☆□□□,达则兼济天下☆□□☆,退则独口善口其身□□□。 二☆☆□□☆、人性本善□□□☆☆。 何以能“慎独”□□☆□☆?显然要追溯口到中口口口国的口口传口统口人性论□☆□☆□。西周初□☆☆,人文精神的自觉导引周人开始对自己的生活有了某种程度的自主性☆□☆,主体性出现了□□□☆。但周人依然将自己的行为根源与归宿指向天口命☆☆□☆,远没有达到口在人自口身求其根源的程度☆☆□☆。这一任口务将由儒家的思孟学派来完成□☆☆□。一般认为孔子没有直接言明性口善性恶☆☆☆☆□,但他以“仁”沟通天命和人口道☆□☆,提出“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论口语穧口述而口口》)实际暗含了人具有口向善□□☆☆☆、为善的潜口能☆☆□。《中庸》则为这种能力奠定了形而上的根据□☆☆□□。《中庸穧天命口》开宗明义:“天命之口谓性□☆☆☆□,率性口口之口谓道□☆□□□,修道口之谓教☆□☆□。道也者□☆□☆,不可口口口须臾口离也☆□☆,可离非口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口所不口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口也□□□。”朱熹注云:“言幽暗口口之口中□□☆,细微之事□□☆,跡虽未形而己则已动□□□☆,人虽不知而己独知之☆□☆,则是天下之事无有口著见明显而过于此者☆☆□□,是以君口子既常口戒惧□□☆,而于此尤加口紧焉□□☆,所以遏人欲于将萌□☆□,而不使其滋长于隐微之中□□□☆☆,以至离道之远也[口2]☆□☆。” 人为天口所口生☆□□,人性亦与天道相通□☆□,率性而为则可口沟通人道与天命□☆□。但在人的意念初动时☆☆☆☆□,需要时口刻省察意念是出于性□□□☆,还是出于人的欲口望☆□☆。“道”之须臾口口不可口口口离☆☆□□,意味口口着无论在明处☆□□、显处□□□□☆,还是在口暗口处□□□☆☆、隐处□□□□☆,都须循“道”而行□□☆☆□。孟子口口则以口口口心善口言性口善☆□□,建立了口口口性善说□□☆□□。“人之所口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舜明口于口口庶物☆□☆,察于人伦□□□□。由仁义行☆☆□,非行仁口口义口口口也☆☆□。”(《孟子穧离娄(下)》)人之为人口的本性在于“几希”☆□☆□☆,只要口口人口人能扩充“几希”☆☆☆,即性口口善的四端☆□☆☆☆,人皆可以为尧舜□☆☆☆☆,所以他提倡集义养气□□☆□□,依靠良知□□☆□、良能来自口觉自口口口省☆□□□☆。这实际上奠定了“慎独”得以实口口现的人性基口础□□☆☆。人性本善□□☆☆,只要能时口时口诚心诚口意□☆☆□,慎隐慎微□☆□☆,扩其善端□☆☆,人人口皆可成口为口君子□□□☆□,乃至圣人□□☆□☆。宋明理学家大都口沿着这一理路口或偏向外□☆□☆、或侧重口内口来阐发其慎独思想□□☆☆☆。

  三☆☆□□、修养工夫☆□☆□。 如何“慎独”☆☆□?慎独从口口两口个口口口口口维度展口口开☆☆☆☆□,向内则诚心正口意☆☆□□,向外则慎隐慎微☆□□☆。诚心口口正意即“诚于中”☆☆□□。道乃内在口于人的生命之中☆☆☆,故不可须口臾离□□□□☆。不可离□☆□☆,必然会见于日常生口活口口之中□□☆。但事实上☆☆☆□,于日常生活之中率性而为总是会挣扎于口道口德与欲口口望之间☆□□□。天命之性☆□□☆□,常常口会为生理欲口望所遮口蔽☆□□,所以君子“戒慎口口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中庸穧口天命》)☆□□☆。当然☆□☆□☆,这里口并不否定人的生理欲望□□☆☆☆,而是通过诚口心正意来去口蔽□☆□□☆,扩充人的天命之性☆□□,即孟子所谓“养浩口然之口气”☆☆□☆☆。这样☆☆□□,天命之性就能主导人的生理欲望☆□□☆□,真正实现“率性口之谓口道”(《中庸穧天口命》口)□☆□□。慎独成为口保证率性而为是否真的是顺道口而行☆□□□□,即“由仁义行”(《孟子穧离娄口(口下)》)的关键环节☆☆☆☆□。这种向内求天命之性的理路也见于简帛《五行》篇:“鸠在桑□☆□,其子七兮☆□□☆。淑人君子☆☆☆□☆,其宜一兮□□☆。”能为一☆□□,然后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能为口君子□□☆,君子慎其独[也]□□□☆。“[婴口]口口婴于口口飞☆□☆□☆,差池其羽☆□☆□。之子于归☆☆☆□☆,远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能差口池口共口口羽☆□☆,然[口后能口]至哀☆□□,君子慎其独也□☆☆☆☆。 梁涛先生认为这里的“慎独”实际口口是口指内心的专注□□☆☆☆、专一☆□□,具体讲□□□,是指仁义礼口口口智圣五种“德之行”专注☆□☆、统一于口内心的口状口口态[3]□☆□。陈来先生则认为口慎独舍体的功夫口口是以“内-外”关系为口焦口口口点☆☆□□□,以求内不求外为导向的□□□☆☆。同时也可见☆☆☆□□,仅仅口是专一☆□□☆☆,不能口口充分说明慎独之义□□☆□☆,专一必须是专诚于内心□☆☆□,专心于内;仅仅使心口口独自地☆☆☆□、不受身体五官影响地发挥其功能□☆□,也还不够☆☆□□,还必须明确慎独是不受五官影响口而口专心于内□□☆☆□,才是慎独[4]□☆□□☆。 慎口独形于外则需慎隐慎微☆□☆☆。朱熹口曾注口云:“隐□☆☆☆,暗处也☆☆☆□□。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微☆□□,细事也[5]”□☆☆。《礼记·大口学》篇口中口云:“小人口闲口居为口不善☆☆□,无所不至□□☆☆□,见君子口而后厌然□☆☆,掩其不善□☆□□,而著其善□☆☆□□。”人往往会在独处或细小之事上放纵自己□☆☆☆,而慎独则要求勿以恶口小而为之□☆□☆,做到“不欺暗室□☆☆□,不愧屋漏”□□☆。这表口明铸就君子人格尤需谨小口慎微☆□□,尽小者大☆□☆☆☆,积微者著□☆☆。通过行为的口口反身口自省□□□☆,真心实意地向善守道□☆□,涵化道德准则于内口心☆☆□☆,真正由天命之性作主宰□□☆☆☆,方可“从心所口欲不逾距”□□□☆。可见慎独两个维口口度地展口开实际是能口为一☆☆☆☆□,体用不二的□☆□。诚于中而不能形于外☆□☆,则天命之性失去口了着落;形于外没有正心诚意的导引☆□□☆,则会流于空泛□□☆☆□。 四□☆☆、道德境界☆□□。 “慎独”会如何□□☆?慎独的最终目的在于人在道口德行为中保持意志与天命之口性的高度自觉口与口专一☆□☆□,实现人性与天道合一□☆☆。“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口口口中口庸·口天命口》)□☆☆☆☆。诚既是天德□□☆☆□,又是人性☆☆□。从诚口为天口口口德言☆□☆,它能下贯而为性☆□☆□□,此即“诚者□□☆,天之道也”□□☆。从诚为口人口性而口言☆□☆☆,它又口能上达天德□□☆☆□,此即“诚之者☆□□,人之道也”□☆☆☆□。《孟口子口口口》曰:“尽其心者□☆□☆□,知其性☆□□☆□,则知天矣□☆□☆☆。”慎独口强调口正心诚口意☆☆☆,正是在穷尽人的良知来达到对天命之口性的体认和把握□☆□☆□,这样口就能洞见天道☆☆□□☆,实现性口命天口道的口贯通☆□☆。《中庸》说:“唯天口下至诚☆☆□□,为能口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口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口尽物之性☆☆☆。能尽口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口之口化育□□☆□。可以赞口天下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口口参矣”□□□☆☆。至诚由口口慎独入口门□□☆☆,能诚意则可口尽人之性☆☆□□,进而尽物之性□□☆,进而口融口入天地之口间□☆☆☆□,与天地万口物融为口一体☆□□☆,即所谓“反身而成☆□□☆,乐莫大焉”(《孟子口口口》口)☆□☆。 参考文献: [1]徐复观□☆□。中国人口性论史□□☆。华东口师范大学出版口社☆☆☆□☆。2005:13-口14. [口口2][5]朱熹□☆□。四书口口章句集注□□☆。中华书局□☆☆。1983:1580. [口口口口3]口口梁涛☆□☆□。郭店楚简与“君子慎独”.简帛研口究口口口网☆□☆☆。2000.6.4:17-18. [4]陈来□□□。“慎独”与帛书口口口<五行>思想□□☆☆☆。中国哲学史☆☆□☆□。2008(1):17-口18.

本文由课堂论文网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浅析儒家“慎独”思想的伦理意蕴心的论文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