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的先秦思想史--《庄子·天下》精评先秦道术

  最早的先秦思想史--《庄子·天下》精评先秦道术的论文

   《天下》篇在《庄子》一书中的重要地位和价值☆□□□☆,历来为学术界口所公认☆☆□。明代陆西星的《南华副墨》与清代王夫之的《庄子解》口中☆☆□,就视为庄子的“后序”☆□☆☆,给予口特别重视和高度评口价□☆□。至于《天下》篇作者是庄子本人还是庄子学派其他人□☆□,则看法不一☆☆□。我们在这里不就这类不同看法具体参与争鸣☆□□☆□,只表明我们的基本学术立场□☆□。我们认为□☆□□,即使不是庄子本人所作☆□☆☆☆,但就其能与内篇思想相衔接和相通而言□☆□□,则可以说☆□□☆□,《天口下》篇比较本真地表达了庄子的思想□□□☆□。

   《天下》篇的重要地位和价值☆☆□□□,首先在于它涵盖的思口想内容之博大□□□。可以说☆□☆,它的内涵容量几乎就是一口部春秋战国的学术思想史☆□□☆☆,或者说是庄子及其学派对于这一历史时期学术思想史所作的批评史□□☆☆。据说□☆☆☆,马叙伦先生当口年在口北大讲三个学期□☆□□,还未讲完《口天下》篇□□☆☆□,以至马先生被戏称为“马天下”□☆□□□。马先口生三学期讲不完□☆☆□□,亦可证明《庄子》此篇内涵确实博大深邃☆□☆□□,不胜其讲☆□☆□。此篇涉及口的学派代表人物☆□☆☆,就有墨翟☆□☆□、禽滑釐□☆☆☆□、宋钘☆□□、尹文□☆☆□、彭蒙□☆□、田骈□☆□、慎到☆□□□、关尹☆□□☆□、老聃□☆□☆□、庄周☆□☆□、惠施等十口一人之口口口口口口多☆□□☆。其中☆☆☆,虽然没有专列孔颜儒家学派□□□☆☆,但在开篇总纲中□☆□,则在展现“数度”和评说诸经典时表明☆□□☆□,《天下》篇实质上也没有忽略儒家的存在☆☆☆□☆。从历史的角度□☆☆□,确乎可以把《天下》篇扩展和深化为一部专著□□☆☆□。但是☆☆□□□,我们这里□□☆□☆,主要是就《天下》篇所作的评述来领悟庄子及其学派的思想☆□□。虽然《天下》篇描述和评析了众多不同的学派和人物☆□☆☆,各有特点☆□☆□,但仍然口有一条内在有机关联的线索□☆□□。这就是☆□□□□,所有学派和人物虽然有些从大道分裂出去☆□□☆☆,但仍然在大道的视野之中☆☆□,构成口走向大道的思考环节□☆☆。Www.11665.CO口m

   (一)“原于一”的大视野口

   《天下》篇的大视野表现为□□☆☆□,庄子口及其学派并不是争道家一家的独尊□☆☆☆□,而是力图打破各家的局限☆☆□□☆。所谓“天下之治方术者多矣□☆☆,皆以其有□□☆,为不可加口矣”□□☆☆,其所说的☆☆☆□,就是这种口局限的口表现☆□□☆☆,从而需口要打破☆☆□。只有打破局限□□☆,回归“道通为一” 的淳朴口与和谐☆□☆,才能出真正口的大智慧□□☆☆,成一切人口间事□□□☆。就是说□□☆☆□,若成天口下之大事☆□☆□,都不能各自孤立分割□☆□,相反都有赖于“道通为一”☆☆□□。这就是《天下》篇所说的☆□☆,“神何由降□☆□□?明何由出☆□□?”“曰:圣有所生☆□☆□☆,王有所成□☆☆□,皆原于一□☆□☆□。”

   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太过注重庄子思想与口当时阶级□□☆□、社会的联系□☆☆□,而忽略了庄子及其学派思想本身超越时代的内涵□☆□,忽略了这些超越内涵的价值和意义☆□☆□☆。那种局限于划阶级成分而从现实政治需要加给古人种种帽子的批判方法□☆□□,现在看来☆□☆□☆,实在是对于古贤思想的一种亵渎□☆□□☆。何况那种阶级划分□☆□☆,对于口两千多年前的庄子□□□□☆,也并不合乎实口际□☆☆□。庄子“道通为一”或“原于一”的大视野☆□☆,无论口口在当口时☆☆☆,还是对于后世☆□□,其价值都是不可估量的☆☆□☆。当时正处于战国时期☆☆☆□,庄子及其学派所针对的☆☆☆,乃是“天下大乱□□☆☆☆,贤德不明□□□☆,道德不一”☆□☆。对于这种“天下大乱”的局面□☆☆☆☆,囿于一曲口之见□□☆☆☆,是无助于大局好转的□□□☆☆。而当时的百家之说☆☆☆□,恰恰都是这种一曲之见☆☆☆□。所谓“天下多得一察焉以自好”□□☆□☆。或者说□□☆,都属于裂“道术”的种种“方术”☆☆□□□。应当说□□☆,这种裂“道术”而出口现的口口口口种种“方术”□☆□,即当时百家之说的出现和争鸣☆□□☆,正象周朝一统天下分裂为互相争霸的诸侯国一样□☆□,乃是历史发展和与之相应的思想发展之必然☆☆☆。但是☆□□,“天下大乱”应当是走口向口新的统一的过渡阶段☆□□。那么☆□□,如何走向新口的统一☆☆☆?这正是在“天下大乱”之时☆□☆□□,庄子及其口学派所超前思考的问题☆□☆□□。“原于一”的大视野□□☆,就这样提出来口了□☆□☆☆。这种“原于一”或“道通为一”的世界□☆□☆,在这里也是从古口代寻找理想的镜子☆☆□□□。如《天下》篇在叙说完圣人☆□□、君子□☆☆、百官和口民众在古代由于“道法自然”而有序和谐生存之后☆☆□☆☆,接着写道:“古之人其备乎□□☆☆!配神明☆□☆□,醇天地☆☆☆,育万物☆☆□□☆,和天下□☆□☆,泽及百姓□□☆☆□,明于本数☆□□,系于末度☆□□□□,六通四辟□□□,小大精粗□☆☆,其运无乎口不口口口口在”□□☆。过去一直认为☆□☆☆,这是庄子向后看的复古表现□☆□□□。其实□☆□,任何社会批判必须设定一种前提☆□□□☆,一种作为理想的镜子☆☆☆□,用以照映现实的黑暗口与丑恶□☆□□☆。同时□□☆,借此也口给人一种可以争取光明的希望☆☆☆□□。意大利思想家克罗齐说:“一切历史口都口是现代史”□□☆。这个著名的论断☆□☆☆□,它的合理意义□☆☆,是说任何历史的语口境都不可恢复☆□☆☆,而任何具体时代的人所写的历史☆□☆□☆,都不能不打上不同于原来语境历史的现代烙印☆□☆□☆。就是说□□☆□,人们讲的历史都具有联想和创造的成分在内□□☆☆□,或者说都具有理想和希冀在内□□☆□,也就是含有借历史来影射现实和预示未来的意味☆□☆□。所以□☆□☆,不能见到古贤赞美古代□□☆□,就认为是复古□☆□☆。可以说☆□☆☆□,在本质上□□☆☆☆,中国道家☆☆□□□、儒家□☆☆□、禅宗口口对于古代的口称口口赞□☆☆,都不是复古☆☆☆□□,而是都具有借此批判现实的丑恶和对美好未来希冀之意味☆☆□☆。

   《天下》篇“原于一”或“道通为一”的大视野□☆☆☆□,其内涵是口非常丰富和深邃的☆□☆□☆。关于“道术”与“方术”的划分☆□□□,以及“道术”裂而出现百家之学口的问题☆☆□☆,庄子及其学派借以所批判的□☆□□☆,仍然是文明发展的负面效应☆☆□。不能不承认百家学的出现☆☆☆☆,乃是思想文化的进步☆□☆。但是☆☆□☆,对于口治天下而言□□☆☆□,这种百家学由于囿于一己之见☆☆□□,所谓“皆以其有□□☆,为不可加矣”☆☆□,却无助于解决分裂中的“天下大乱”问题☆☆□□□。这里最值得注意的是☆☆□☆□,庄子及其学派还对儒家思想作出有条件的肯定☆□☆□□。有些学者对此迷惑不解☆□☆,甚至误解□□□☆,认为这是庄子思想源于儒家的一种显示☆□☆☆☆,或者口说庄子后学调和儒家的表现等等□□□。﹝1﹞(参见钟泰:《庄子发微》☆☆☆,“天下第三口十三”注释□☆☆。)其实☆☆□□,这些看法都不对□☆☆□☆,都是被现象所蔽☆□☆☆□。首先☆□□,虽然这里在讲君子□☆☆、百官□□☆、民众时☆□□☆☆,提出相当于儒家的仁义☆☆□□☆、礼乐☆☆□□、名法等范畴☆□☆,但是这里讲的是原始古代□☆☆,还处于“道法自然”状态意义下的社会☆□☆☆。所以那时这些范畴的意义与后来孔孟以降的儒家所讲的意义☆□□,是大不口相同的□□☆□。所谓古代的这些范畴属于“道发自然”□☆□□☆,正如文中所说的“配神明☆☆□,醇天地□☆☆☆,育万物□☆☆□,和天下□□□☆,泽及百姓”□□☆☆□,或者处于古口圣之口口口时□☆□,“以天为宗□□☆□,以德为本□☆□,以道为门□□□,兆于变化”☆☆□□□。就是说☆□☆☆,还处于道惠于人惠口于世的时代☆□□☆,也即没有失道与损道的时代□□☆。无庸讳言☆□□☆□,这些看法☆☆☆☆□,当然包含有庄子及其学派对古代社会加以理想化的成分在内□□□☆。但这里讲的“礼乐”思想与孔孟以降的儒家“礼乐”思想☆□□☆,即道家口抨击口为“大道废”的等级制“礼乐”思想□□☆,无论口如何是口不可口同日而口语的☆□☆☆□。至于下面一段通常视为对儒家经典评述的话☆☆☆☆,就更口值得玩味□☆□。在讲过古代社会的和谐有序之后☆☆□,《天下》篇这样写道:其明而在数度者☆□□,旧法世传之□☆□□。史尚多有之□□□☆。其在于《诗》☆☆☆、《书》☆□☆☆、《礼》☆☆☆☆、《乐》者☆□☆□☆,邹鲁之士□☆□☆☆、搢绅先生□□☆□☆,多能明之□☆□□☆。《诗》以道志☆☆□,《书》以道事☆☆□,《礼》以道行☆☆□□,《乐》以道和□☆□□,《易》以道阴阳☆□□□☆,《春秋》以道名分☆□☆☆。其数散于天下□☆□,而设于中国者□□□,百家之学☆☆□,时或称口而道之□□☆□□。这里所述的关键问题在于“数度”☆□□□☆,此段引文前面指出□□☆☆,“数度”分为“本数”与“末度”□☆☆□。对于口庄子口及其学派而言☆☆□□☆,“本数”只能是“道”或“道通为一”□☆☆□,*参口见钟泰:《庄子发微》☆□☆,“天下第三十三”注释□☆☆□。此外的百家之学☆□☆□□,包括邹鲁之士的儒学□□□,都属于“末度”☆☆□□☆。因此□☆☆,即使这里口提到儒学经典作为“百家之学”一种来源□☆☆□,但也不能与口道口家之“道”作为“本数”相比☆□□□☆。所谓“本数”的“道”□☆□,就是“天人”“不离于宗”的“宗”☆□□,“神人”“不离于精”的“精”☆☆□,“至人”“不离于真”的“真”☆☆☆。这是儒家口经典口口都还没有达到口的思想口高口度□☆☆☆☆。

   不过☆☆□☆☆,在“原于一”这个大口视口野下□☆☆,《天下》篇在评述儒家思想及其经典时□☆☆□,似乎对于之前只批判文明的负面效应而对其正面缺乏应有的肯定☆☆□,而有所补充□□☆。这就是对文明发展中出现的多样性分化□☆☆□☆,如这里所说的百家之学☆□□,虽然批评其偏于一口曲□☆☆□□,“得一察焉以自好”□☆□□☆,“不能相通”☆□☆□□,但是□☆☆□,并不是完全否定□□☆。相反☆☆□□□,还同时指口出☆☆☆□,“皆有所明”□☆□,“皆有所长”☆☆□,“时有所用”□☆□。应当说□☆□□☆,这也是“道术”之为“道术”之思的一口种口必然☆□☆。就是说□□□,在“道通为一”大视野下☆☆☆,一切口分化口的百种千类□□□☆☆,都能看到其正反两面□☆□□☆,并且在道的大化流行中□☆☆☆☆,都能化于道或通于道□□☆☆。也就是说□☆□,不能因为道家侧重批判文明负面效应□□☆□□,就认为其看不到正面效应和完全否定文明的正面效应☆□□。

   有的学者以《天下》篇开头的总论最后提出“内圣外王之道”□☆☆,认为这是庄子及其学派最终归于儒家的表现□□☆☆☆。我们认为☆☆□,这种看口法也是皮相之见□☆☆☆□。因为☆☆□□,“内圣外王”的观念并非口儒口家独口有□□□。实质上□☆☆☆□,“内圣外王”是儒道两家都有的追求□□□☆。但是□☆□,何为圣☆☆☆?何为王□☆□?儒道两家的看法却有本质的不同☆□□□☆。儒家尚仁的修☆□☆□□、齐☆□□、治□☆☆□☆、平□□□□☆,还囿于现实口的层面□☆□☆,缺乏超越精神□☆☆,而道家崇口道“无为”的“南面之术”□□□☆,则具有超越的人文精神☆☆☆,这在老子对侯王守道的教训中□□☆,特别是在庄子《应帝王》篇的寓旨中☆☆□□,均清楚可见□☆☆☆。

  特别值得注意的还口有□☆□☆☆,庄子及其学派早在两千多年前☆□□,就通过春秋战国时期口百家之学这种“道术为天下裂”□□☆□☆,即文明多样性分化口发展☆☆□,预见到这种分口化难以回口头的必然性☆☆☆☆。如其所说:“悲夫☆□□!百家往而口不反☆□□□□,必不合矣☆□☆□☆!后世之学者☆□□,不幸不见天地之纯□☆☆,古人之大体□☆☆。道术将为天下裂”☆☆□。庄子这里口所作出的预见□□☆□☆,实际上为后世提出口两个重大问题☆□☆。其一是☆☆□☆□,“往而不反”的多口样口性分化□☆□☆,能否驾驭□☆☆□□?其二是☆□□□□,如何驾驭☆□□?对此□□☆□□,庄子及口其学派在其“后世之学者□□□,不幸不见天地之纯☆□☆,古人之大体”的慨叹中☆□☆☆,表现出一种无奈之情□☆☆☆☆。事实上□□☆☆☆,庄子及其学派这种无奈☆□□□,仍然是当今有识之士的口无奈□□☆。就是说☆☆□☆□,对于文口明发展这种多样性分口化□☆□□,能否驾驭至今仍然是一个问题☆□□☆。这种文明口多样性分化☆☆□,就象一匹烈马☆☆☆,人们总在驯服它□☆☆☆□,却总是驯服不了□□☆。那么□☆□,是否驯服口不得法呢☆□□☆?可见☆☆□☆☆,对于文明这种多样性分化☆□☆□☆,能否驾口驭以及如何驾驭是密切联系在口一起的两个问题□□□☆□。也许□☆☆,我们至今还未找到如何驾驭的正确方法☆☆☆。

  当然☆☆□,庄子及其学派的慨叹主要不是口我们这里讲的当今现实□☆□☆☆,而是他们那时的现实□□☆□☆,即战国口时期“天下大乱”☆□□☆。而这种“天下大乱”□☆☆☆□,就源于“内圣外王口之道☆□☆,暗而不明☆☆☆,郁而不发□□☆□,天下之人各为其所欲焉以自为方”☆□□。在这里□☆□☆□,明确指出“天下大乱”的病根□□☆□,在于“内圣外口王口之口道”不明不发☆□□☆☆。而此道不明不口发☆□☆,又在于天下之人都坚持自己的欲望☆☆□。就是说□☆☆□□,都脱离大道□□□☆,而各行口其是□☆☆。或者说☆☆□,百家之学这种文明的多样性分化□☆□□,正是适应“天下大乱”而生的思想文口化□☆□。从这种批判中☆☆☆,不难看出☆□□□□,庄子及其学派的“内圣外王之道”☆□□☆☆,不过是归结口为“原于一”的大道□☆☆□。其理想口的镜子☆☆☆☆☆,乃是“古人之大体”□☆□,即“无为而治”的“天地之纯”□□☆□☆。由此可见☆□☆,虽然都谈“内圣外王”□□☆,但道家借以所口说的☆☆☆☆□,乃是崇尚自然无为之超越精神☆☆☆,以“道通为一”化解一切的精口神□☆☆□。显然□□□☆,这与儒家修☆□□☆□、齐☆□☆□、治□□☆、平的“内圣外王”□☆☆☆,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二)“生勤”“死薄”以效法大禹的墨家精神

   墨家与儒口家曾以“儒墨”并称于春口秋战国之时☆☆□□,并且是在现实层面上与儒家针锋相对的学派□☆□☆□。这和儒道两家的对垒☆□□☆☆,一个在囿于现实层面☆☆□,一个超越于现实□☆☆,是不同的□□☆☆□。墨家的理论和实践□☆□☆,都是非常具体的☆☆□□☆。所以□☆□□☆,《天下》篇对于墨家的评述□□□☆,也比其他诸家具体☆□□□。虽然《天下》篇对墨家思想境界的总体评价不高☆☆□□□,但是□☆☆□□,也不能不佩服墨家为济口世而表现的世人难为的苦行精神□□☆☆。正是在这一点上揭示出☆□□☆,墨家的口理论和实践□☆☆,实际上都是以大禹治水的精神为依归的□☆☆□。如果说墨家学派带有某种宗教神秘性□□☆□☆,那么他们所信奉的最高精口神教主□□☆□☆,就是大禹□☆☆□□。如《天下口》篇所述:墨子称道口口曰:“昔禹之湮洪水□☆□☆☆,决江河而通四夷九州也□□□□☆。名山三百□□☆☆□,支川三千□☆□□,小者无数☆□□。禹亲自操橐耜而九杂天下之川□□□☆。腓无胈□□□☆,胫无毛□☆□,沐甚雨☆□□☆,栉疾风□☆☆☆□,置万国□☆□☆☆。禹大圣也□☆□,而形口口口口劳天口下也如此☆☆□□□。”使后世之口墨者☆☆☆□,多以裘褐为衣☆□□☆□,以跂口蹻为服□□☆□□,日夜不休☆☆□,以自苦为极☆□□□☆,曰:“不能如此□☆□☆□,非禹之道□□☆□。”

  值得注意的口口是□□☆,大禹治水的精神☆□□☆,儒家和道家也都是称赞有加的□☆□☆。但是□☆☆☆,真正在学派行为上具体实践这种精神的☆☆☆☆□,却只有墨家☆☆□。此外□☆□☆☆,《天下口》篇还提到《墨口经》和借此展开的逻辑辩论口问题☆☆□☆□。从而指出□□□☆,陷入这种辩论的墨家□□□,属于不同于口墨翟□□☆、禽滑厘正口统墨家的“别墨”☆□□。不同之处□□□☆☆,就在于这个“别墨”☆□☆☆□,以墨翟☆☆☆☆□、禽滑厘之意为是☆□☆□☆,以其行为非☆☆□□☆。所谓“墨翟□☆□、禽滑厘之意则是☆□☆,其行则非也☆□☆□□。”

   《天下》篇对墨家思想的概括是:“不侈于口后世☆☆□☆,不靡于万物□☆□□,不晖于数度☆☆☆,以绳墨自矫☆□☆,而备世之急□□□☆。”这一概括□☆☆☆,就是对于口口墨翟□□☆☆、禽滑厘《非乐》和《节用》内涵的诠释□☆□。其实☆☆□□,非乐与节用是统一口的☆□□□☆。墨家这种非乐与节用的批判☆☆□,不仅指向当时的儒家□□☆□☆,也指向整个礼乐文化传统□□☆□☆。所谓“不侈于后世☆□□,不靡口于万口物□☆☆,不晖于数度”□☆☆,就是不彰显礼乐常规□☆□☆,就是非乐与节用☆□☆。特别是这种批判□□☆☆,既表现在墨家的著作中☆☆☆□,也表现在墨家的实践行动中☆□☆□□。所谓“以绳墨自矫”□☆☆□,就是墨家以非乐与节“自矫”□□☆□。具体说☆☆□□☆,就是以大禹治水的精神“绳墨自矫”□☆□☆。

   《天下》篇对于墨家的批评□□☆☆,并不是否定这种精神本身☆□☆,而是指出这种非乐节用精神□□□☆☆,不合于天下人之常情□□☆□,因此不为天下人接受☆□□☆。因此☆☆☆□,墨家的道术不能列入圣人的大道☆☆□☆。三代到禹□☆□☆□、汤□☆□□、文☆☆□☆、武□☆□☆、周公□□☆□□,都有制礼作乐□□☆□,对于死者的棺椁分等级而不同☆□☆☆,而墨家却要斩断这种传统☆□□□,主张“生不歌□☆□□,死无服”□☆□。“桐棺三寸而无口椁☆□□☆,以为法式”□☆□。墨家对儒家这口种批判□☆□,是以现实的另一极□□☆,对抗儒家“礼乐”制度口的现实及其传统☆□☆。这与口道家对儒家“礼乐”制度口取口超越口态度的批判☆☆□☆☆,是大不相口同的☆☆□。所以《天下》篇对于墨家这种批判□☆☆□□,又作出口批判的批判□□☆☆,指出墨家这种极端的效应是:“以此教人□☆☆☆□,恐不爱人;以此自行☆□□,固不爱己□☆☆。未败墨口子口道☆□□□□。虽然□□☆□☆,歌而非歌☆□□,哭而非哭☆☆☆☆,乐而非乐□□□☆☆,是果类乎☆□□☆?其生也勤□□□,其死也薄☆□□☆☆,其道大殻□☆☆□☆。使人忧☆☆□,使人悲□□☆☆□,其行难口为也☆□☆□。恐其不可以为圣人之道□□☆,反天下之心□☆☆☆□。天下不堪☆☆☆。墨子虽口独能任☆☆☆□□,奈天下何☆□☆!离于天下☆□□,其去口王也远矣☆□☆☆!”这是非常值得玩味的一段话☆□☆,其中□☆□,首先提到墨家这种“非乐”☆□□☆、“节用”☆□☆□,既不“爱人”☆□☆,也不“爱己”☆☆□☆。这就表明☆☆□☆☆,庄子及其口学派口口对口于“礼乐”不是象墨家这样持完全否定口的口态度☆☆□□□,而是肯定其对于人具有“爱”的含义☆☆☆□。就是说☆☆☆,人生需要有一口定口的“礼乐”来呵护□☆□。或者说□☆☆,“礼乐”在其未被异化口的形口态口下☆□☆,它是人类区别于野蛮的文明表现☆□□□☆,是进入文明阶段人类友善和相互尊敬的表现☆□□。例如☆□☆,作为相爱口的人们☆□☆☆☆,礼乐”的规则☆□□,也是起码口要遵守的规则□☆☆□。所谓“相敬如宾”☆☆□□,即此之谓也□□☆□☆。接着指出“未败口墨子道”□☆□,是重要的☆□☆□。在庄子及其学派看来□□□,墨子提出的“道术”□□☆□☆,在墨子□☆□□、禽滑厘及其弟子一派人那里☆□☆☆□,不仅信奉而且身体力行☆☆☆。所以此“道术”“未败”☆□☆。其问口口题在于☆☆□,难以为天下人接受而得到推行☆☆□☆□。就是说□□☆☆,你可以不爱己口而践行此“道术”□☆□☆□,但却不能为人所口接受☆□□☆。因为□□☆,此“道术”不爱人□☆□☆☆。具体说☆□☆☆,乐而歌之☆□□□☆,悲而哭之☆□☆,实乃人口口之常情口也□□□☆☆。为什么要非之呢□☆☆?这种“生也勤”☆☆☆□□、“死也薄”之道□□☆☆□,是太过苛口口刻了☆□□。正因为此道太苛刻□☆☆□☆,所以□□☆,“使人忧□☆☆□,使人悲□☆☆□□,其行口口难为也□□☆☆。恐其不可以口为圣人之道□□☆□,反天下之心□□□□。天下不堪□☆☆□□。”《天下口》口篇指口出这一点□□☆□,是非常深刻的☆□□□☆。如果说“中国之口君子□□□,明乎礼义□☆□□,而陋于知人心”(《田子方》)☆☆□,即被“礼乐”异化的口儒口士“陋于知人心”□□□☆,那么在口这里□□☆,墨家的另一种表现形式也是“陋于知人心”□☆□☆。一个只见“礼义”☆☆□□,一个完口全不要“礼义”□□☆□☆。两个极端☆☆□□☆,其结果却一口样☆☆□□□,即“反天下口之口心☆☆□□☆。天下不堪”☆□☆□。庄子及口其学派能指出墨家这类问题就表明☆□☆☆□,他们在批判儒家的“礼乐”观时□☆□☆,不是否定一切“礼乐”□□☆□□,而只是否定其为“礼乐”之物所蔽所口累的异化□☆☆□。显然□□☆,这其间所显示的思想和境界的高度☆☆□,都是墨家所不可企及的□☆□□☆。

   也许最值得注意的是□☆☆☆,《天下》篇在此节最后对墨家的总评价□☆□□,即所谓“乱之上也☆□□☆□,治之下也□□☆☆☆。虽然☆□☆□,墨子真天下口之口好也□□□☆,将求之不得也☆□☆,虽枯槁不舍也□☆☆☆☆,才士也夫□☆☆□□!”在前述《天下》篇前言或总纲中所提出的“天下大乱”问题□☆□□☆,实际上也是春秋战国时期各家口关注的核心问题☆□☆,只是思想理论和采取的方法不同而已☆☆☆。在这里□☆□,《天下》篇指出“墨子真天下之好也”□□☆□□,说明墨子思想理论和采口取的方法☆□☆□,也是为了解决“天下大乱”的问题☆☆□□。但是□☆□☆,在庄子及其学派看来☆☆□☆□,墨子的口思想口理论和方法不对头□□☆☆□,而且是本口末倒置☆☆☆☆☆,即“乱之上也□☆☆□□,治之下也”☆☆☆。指出这一点□☆□□,确实在思想理论上打中了墨家的要害☆□□☆。“天下大乱”问题☆☆□,出自诸口侯国的统治者不顾民众死活的争霸战口争☆□□☆☆。因此☆□□,《天下》篇把墨子贬称为“才士”□□☆□,是有道理的☆□□□。就是说□□□☆☆,墨子没有看到问题的实质和根本□□□,没有战略眼光□□☆☆□。以至于本末倒口置☆□□☆,用现今时髦的话说□☆☆,就是所谓“上面患病□□☆☆,下面吃药”☆□□☆。同墨家口相比□□□,儒道两家虽然各有所长☆☆☆☆,各有所短□□□☆☆,但是把解决问题的大方向都确定为作“帝王师”□☆☆,则是抓住了问题的口根本☆☆☆☆□。两家都衷情于“内圣外王”☆☆☆☆□,只是观点不同而已☆□☆。也正因为如此□□☆,自汉代以降□□☆□,墨家思想失传□☆☆☆,就连《墨经》逻辑也烟灭了□□☆。而儒道两家□□☆□,则能在两个不同的层面上□☆□,即现实与超越现实的层面上☆□□□□,成为中国传统思想的主导☆□□□。如果在这种意义下☆□☆,陈鼓应先生前些年提出的“道家口主干说”□☆□□☆,似乎就可以成立了□□□☆☆。

   口(三)宋钘☆□☆、尹文“别宥”“聏☆□□☆、调”的救世幻想

   宋钘即《逍遥游》中口所说的口宋荣子□☆□□☆,在《天下》篇将宋钘与其弟子尹文一起来讲☆□☆□,是把其作为一个学派来看☆☆□☆□。这个学派□□☆,也是着眼于解决“天下大乱”问题☆□□☆。所谓“以禁攻寝兵为外□□☆☆☆,以情欲寡浅为内”□☆☆☆□。但是□☆☆□☆,怎样才能达到这个目的呢□□☆☆☆?从《天下》篇对这派思想的概括☆☆☆,可以见之☆☆☆。其概括是:“不累于俗□□□☆□,不饰于物☆☆☆,不苟于人□☆☆□☆,不忮于众□□□☆☆,愿天下之安宁以口口活民命□□□☆,人我之养□☆☆☆□,毕足而止☆☆☆,以此白心☆☆□□。”从这一口概括中可以看到☆□□,就“不累于俗□□☆,不饰于物”而言□□□☆,是与口墨家的观点类似的☆☆☆□。但是□☆☆,以下所说口的☆□☆,则显示出与墨口家不同的特点☆☆□☆□。墨家更口重视自己作为榜样的践行☆☆□,而宋□☆☆、尹则重视把自己的思想作对上和对下的说教□☆☆,以求与人平口和沟通☆☆☆□,这就是“不苛于人□□☆,不忮于众”的意思□□☆□。而“愿天口口下之安宁以活民命☆☆□,人我之养☆☆□☆,毕足而止”☆□☆☆☆,则见出与老子清心寡欲和小国寡民的安宁思想相通☆□☆。其中的口特色☆□☆□□,“人我之养□□□□□,毕足而止”☆☆□☆☆,正是这派“以情欲口寡口浅为内”的诠释□☆☆。

   宋☆□☆☆□、尹派的核心思想乃是主张“别宥”进而“聏□☆☆□□、调”☆☆☆□。如《天下》篇所述:

  作为华山之冠以自表□□□☆,接万物以别宥为始□☆□□。语心之容☆□□,命之曰:心之行□☆☆。以聏合欢□□☆☆□,以调海内”☆□□☆□。请欲置口之以为主☆☆☆。所谓“别宥”□☆☆□□,不过是指对荣辱等界限既有超越☆☆□□☆,又有保留的境域中☆☆☆□□。在庄子看来□□☆☆,不过是走在试图超越的路上□☆□☆□,却最终口没有真正进入“无待”的自由境界☆□☆☆□。正如《逍遥游》篇所描述的那样:“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运而征一国者☆□☆☆☆,其自视也亦若此而已矣☆□☆。宋荣子口犹然笑之□☆☆□□。且举世而誉之而不加欢□□□☆□,举世而非口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口之分□□□,辩乎荣辱之竟□☆☆□☆,斯已矣☆☆□□。彼其于世☆☆□☆,未数数然也□☆□。虽然☆□□☆□,犹有口未树口也”☆□□□☆。就是说□□☆,虽然对于荣辱不“欢”不“沮”□☆☆☆☆,于世无争☆□□□□,但由于口仍然对之有“定”有“辩”☆□□☆,就仍然口未口进入“无待”境界□□☆☆□,即“犹有口未树口也”□☆☆。可知□☆☆□,在思想境界上□☆□,宋□☆☆□☆、尹与庄子具有本质的区别□□☆□☆。对于“宥”□□☆□,庄子是以“道通为一”☆☆□☆□,也即“齐物”的态度☆☆□☆,而宋□□□□☆、尹则还停留在辨别而有所不动心口的境域☆□□☆,还没有真正使“宥”化于大道□☆☆□☆。

   再口口说宋☆☆□□□、尹的“聏☆□☆□、调”思想□☆☆□□。无疑☆□□,这是口口一种美好口的愿望☆☆□□。所谓“心之行□□☆。以聏合欢☆☆☆,以调海内”□☆□□。请欲置口之以为主☆□☆☆。这种使海口内“合欢”的“心之行”□□☆☆,确实是口美好口的□□☆☆☆。但是☆□□□□,要想把这种美口好的愿望变成现实□☆□,都“置之以为主”□□☆□,就不那么容易了☆□☆。为此□☆□,宋☆☆□、尹采口取的口办口法□☆□□,就是上说下教☆□□,即使受到侮口辱☆□□□☆、饿饭☆☆□,也不计较☆☆☆□□。甚至遭到厌弃和反口对□□☆□☆,也要坚持这种上说下教☆□☆□☆。对此《天下》篇描述得很具体:见侮不辱☆□□□□,救民之斗□☆□☆□,禁攻寝兵☆□☆,救世之战☆☆☆□□。以此周口行口口口天口下□☆□☆,上说

  下教☆☆□□☆。虽天口下不取□☆☆□,强聒而不舍者也□□☆。故曰:上下见厌而口强见口也□□☆□☆。对于这种不畏劳苦饥寒□☆☆□□,力图平海内战乱以求合欢的精神☆□□,庄子及其学派还是称道的□☆□。如其说:先生恐口不得饱☆☆□☆□,弟子虽饥□☆☆□☆,不忘天下□□□☆☆,日夜不休☆□☆□□。曰:“我必得活口哉□☆☆□!”图傲乎救世口之士哉☆☆□□!这里□□☆,宋☆☆□□☆、尹“我必得活哉”的感叹☆☆□☆,当然不是苟活☆□☆☆☆,而是为了平息战乱以求海内合欢□□☆□,宁肯在饥寒中活着□□□。因此□☆□,庄子及其学派才称赞口他们“救世之士”□☆□。

   但是☆□□☆,宋□☆□、尹如此口口救世□☆☆☆,其结果如何呢☆□□□☆?在庄子及其学派看来☆☆□□,并不能解决问题☆☆□☆。这在上述他们上说下教的反口应:“上下见厌”☆□□☆,就已经口说明口了□□☆□□。那么□□□☆,在思想理论上又如何呢☆☆☆?首先☆☆□□☆,“别宥”这种“心之行”□□□,不仅在思口想口解放上不彻底□☆☆□,还停留在辨别“宥”而未超越的境界上□□☆☆□,而且这种思想口理论在实践上□☆□,也是非常软口弱的☆□□☆□。教育从古至今☆☆□☆,任何时候都不是万能的☆□☆。所以☆□☆☆□,企图完全通过上说下教实现“聏□☆□☆、调”☆□☆,消除战乱☆□☆☆,使海内人都过上口安宁平和的生活☆□□□□,根本是一种幼口稚的幻想☆☆☆□。宋□□□、尹所谓“君子不为苛察☆□☆,不以口身假物”这种“别宥”的思想☆☆□,不作口苛刻的计较☆☆☆☆,不为物役物累□☆☆☆,对于他们个人的修养☆□□,也许是可口行的☆☆□,但是如果通过上说下教☆□☆□,让天下争霸的诸侯和争利的大众接受□☆☆,则根口本不可能☆☆□。18世纪法国启蒙思想家爱尔维修说过:利益决定一切□□☆□。若想改变人们这种利益决定一切的观念□☆☆,就如同使江河倒流一样不可能☆□□。可以说爱尔维修这种论断□☆□,完全适合口于宋□□☆☆□、尹的时代□□☆☆□,而且其合理性至口今没有过时□☆□☆。毫无疑问□□☆☆,庄子及其学派清楚地看到了宋□☆□、尹思想理论的软弱□□□☆□,所以对他们批评的结论口是:“以为无益于天下者□☆□□☆,明之不如己也”☆☆□,就是说☆□☆☆☆,这种思想理论□□☆□☆,既然无益于解决“天下大乱”问题☆☆□,还不口如干脆口停止上说下教□☆□。

   (四)彭蒙一派道外的“齐物”之思

   《天下》篇虽然认为彭蒙☆□□☆、田駢□☆☆、慎到一派还没有真正进入大道的境界□☆☆□,但是认为比口起前两派则有所进展□☆□☆。从品评中可以看到□☆☆,此派在几个方面都有力图超然于物外而趋向于道的表现☆☆□□□。首先□□□☆☆,在品评中提到该派具有“齐万物以为首”的特点□□☆☆☆。从《口齐口物论》中□☆□,我们已经知道“齐物”是庄子解构“物累”☆☆□、“物役”等世口间口异化和走向“道通为一”的根本手段☆□☆☆。所以☆☆□,该派能“齐万物以口为首”确实是走向道的一种进展☆□□☆。正是具有这个“为首”的特点□□□,所以口对于趋向口于道的“天覆”“不能载”□☆□□□、“地载”“不能覆”☆□□☆□、“道包”“不能辩”有所认识☆☆□□☆。特别是☆□□,关于“道包”“不能辩”的感悟☆□□□☆,接近口口于道口口口口之口体会☆□□。此外☆□□,关于“知万物皆口有所可☆□□□,有所不可”;“弃知去己☆☆□☆,而缘口不得已□☆☆。泠汰于物☆☆☆,以为道理”;“笑天下之尚贤”☆□□☆□,“非天口下之大圣”;“舍是与非”等思想□☆☆,看似都很接口近于庄子《齐口物口论》的思想☆☆☆☆□。但实际上□☆☆☆,两者又有质的区别□□□。主要的本质区别在于□☆□,庄子是从“道通为一”的境界高度☆□☆□□,体悟“齐物”□□□☆,是以“无”这个口根本口处出发☆☆□☆,所以由《逍遥游》篇“无名”□☆□☆、“无功”☆☆□☆、“无己”这个体道口口思想总纲的提出☆☆□☆□。而在彭蒙等人一派这种“齐物”之说里□☆☆,还没有从“知”的层面进入“悟”的层面□□☆。“可不可”的问题☆☆☆□□,在庄子口口口那口里☆□☆□☆,不是知其区别☆□□☆□,而是在“道通为一”中消解这种人口为的区别☆□□☆。而在彭蒙这里☆☆□☆□,即使“弃知”☆□☆□☆,也是“不得已”□□☆。同样□□☆☆□,对于圣贤□□☆、是非□□☆☆□,也是观之有口别□☆□□□,而“舍”之□☆☆。这种“泠汰于物”的超然☆☆□,还是在口道口外的超然☆□□,而非“道通为一”的超越□□□☆☆。

   在庄口子那里☆□□☆,体道而“道通为一”的超越□☆□,或破待口而进入“无待”的自由境界☆□☆☆,不是消极被动的☆☆☆☆□,不是随波逐流☆□☆□,而是一种积极的能动精神☆☆□☆□,所谓“乘天地之口正□□☆☆□,而御六气之辩”(《逍遥游》)☆☆☆。但是□☆☆☆,彭蒙一派又是怎样呢☆□☆?他们的态度是:“不师知虑□□□☆,不知前后☆□□□☆,魏然而已矣□□☆。推而后行☆☆□□□,曳而后往☆☆☆□☆。若飘风之还□☆□,若羽之旋☆□☆□☆,若磨口石之隧□□☆□□,全而无非☆□☆,动静无过□□☆☆□,未尝有罪☆□☆☆□。”这其中□☆☆☆☆,如果说“不师知虑☆□□☆,不知前后☆☆□,魏然口而已口矣”☆□□☆☆,还有某种任自然的精神□□☆,但是“推而后行☆□□,曳而后往□☆□☆☆。若飘口风之口口还□□☆☆,若羽之旋”等表现☆□□,则完全口是一种随波逐流的态度☆☆□。这种态度☆□☆☆□,与能动地体道或与禅宗的参禅☆☆☆,都是不可同日而口语的□☆☆□☆。实际上☆☆□☆□,无论体道还是参禅☆□□,除了天才的条件之外□□☆□,都需要有能动性☆□□□☆,都需要下“心行”的磨练工夫□□☆□☆。《齐物论》中的子綦的“吾丧我”的入口道之境☆☆□,《大口宗师》描写的“朝彻”☆☆☆、“见独”之境□□□□,禅宗“无念□□□、无相☆□□□、无住”的开口悟之口口境☆☆□,都不是被动消极随遇而得的☆□□☆☆。相反☆☆□,那是需要艰苦磨练方可进入的境界□☆☆。在世俗中☆☆☆□,对于道家和禅宗有一种误解□☆☆□,在对庄子寓言故事和禅宗传灯录的故事不作深刻领会☆□□☆☆,以为得道与开悟☆☆□□,都是随遇碰巧而得☆☆□☆。就如常言所说:“随遇而安”☆□☆☆☆。这种态度☆☆□☆☆,虽然在逃口避艰苦磨口练和入俗的随波逐流中☆□☆☆,可得一时之“安”□□□□,但与口体道口而得道☆☆□、参禅而开悟则完全是两码事☆□☆。彭蒙一派这种态度□□□☆,引出“豪桀”的批评☆□□□□,认为“慎到之道□□☆,非生口人之口行□□☆□,而至死口人之理”□□□□,不是偶然的☆☆☆□☆。就是说□□☆□,“生之人”□□☆,不可能口没有能动性□☆□☆□,不可能象无生命之物那样被曳来曳去☆□☆。而彭蒙一派的处世态度□□□☆,所谓确实具有这种消极被口动一面□□☆☆□。即使就彭蒙一派的“无誉”之说而言□□□☆☆,所谓“夫无知口之物☆☆☆,无建己之患☆□☆,无用知之累□□□☆,动静不离于理☆☆□□,是以终身无誉”☆☆□□□,也与道家存在本质区别☆☆☆。从老子到庄子☆☆□☆,道家都口口不是完全反对功名□□□☆☆,而是能有功名而不居功名☆☆☆□,“功成身退”☆☆□☆□。例如☆☆□□☆,老庄所说的得道之口侯王或君王☆☆□☆,就是如此☆☆□☆□。特别是《逍遥游》对于尧帝的描述:“尧治天下之民☆□☆,平海内之政☆☆□☆,往见四口子藐姑射之山□□☆☆□,汾水之阳☆☆☆□□,窅然丧其天下焉”☆□□□。这则寓言☆□□,就是指尧帝在建立功名之后□□☆☆☆,由于得道而能功成身退□□☆☆。这与彭蒙一派单纯诉诸使人成为“无知之物”以求“无誉”□□☆☆,是完口全不同的☆□☆。

   从上述可知☆□□,彭蒙一派虽然口较之墨翟☆□□、禽滑厘派☆□☆☆、宋钘☆□□□☆、尹文派更趋近于道☆☆□,但仍然没有真正体道而得口道☆☆□。由于口没有站到“道通为一”的高度□☆☆□,所谓“齐万物以口为首”☆☆□□☆,并没有达到真正超越的“齐物”之境界☆□☆,而还停留口在“于物无择☆☆□□,”和“与物宛转”的道外之境界☆☆☆□。就是说☆□☆☆,彭蒙一派的“齐物”□☆□☆,由于在道外□□☆,所以□□□☆,还不能“吾丧我”或“朝彻”□☆□☆☆、“见独”□☆□,不能“外物”以至“外生死”和“无古今”□□□。同时□☆□□☆,他们也不口口口知口口道□☆☆□,体道和入道需要积极能动的磨练☆□☆,而取随波逐流的态度□□□。这就难怪《天下》篇在品评的结语中☆□☆☆,认为他们“常反人□☆☆□,不见观□☆☆☆,而不免口于魭断☆□☆☆□。其所口谓道非道□☆☆☆□,而所言之韪不免于非□□☆☆□。彭蒙□□☆□、田骈□☆□☆☆、慎到口不知口道☆□□。虽然□☆☆,概乎皆尝有闻者也”□□☆。就是说□☆□☆,由于他们毕竟趋向于道而行□□☆☆,所以与常人的思想行为还是有所反常的□□☆☆。这种反常有趋于道的方面☆☆□,也有把人变成“无知之物”而思的反常之怪☆☆□□。同时☆☆□☆,又“不见观”(古本为“不取观”)□□□,即不能入“观其妙”之观☆□☆□,所以也就口难免于“魭断”即难免做作而不能“道法自然”☆☆☆。就此而言☆□☆☆☆,《天下》口篇认为☆□□☆,彭蒙一派没有入道☆☆□☆☆,所谓“不知道”而只是“尝有闻者”□□□☆□,是很恰口当的评口口口价☆☆□□。

   (五)“博大真人”关尹□☆□☆□、老聃之道思

  口 进入道家学派☆□☆□☆,《天下》篇的笔调就变得充满赞叹而富于诗情□☆☆。关尹□☆□、老聃口开道家之先河□☆□,是庄子及其学派的思想源头□□☆□□。所以□□☆,对关☆□☆、老思想口的口阐述☆□□,虽然篇幅不口长☆☆☆□,但非常精辟和凝口练☆□☆□。这也说明☆□☆□☆,道同神通的学派之间最能沟口通□☆☆。在起首概述关□☆□□□、老思想的文字☆☆□,就言简意赅□☆☆☆□,诗意盎然☆☆□。如说:“以本为精☆☆□,以物为粗☆☆□,以有积为不足☆□☆□,澹然独与神明居”☆□□☆□。这些带有诗韵的文字□☆☆□☆,可以说都是在描绘道家的道术□☆☆,作为整体口之道□☆□。所谓“以本为精”的“本”☆☆□,就是《口天口下口》口篇开头所说“原于一”的“一”或“道”□☆□☆。与物之口粗相口比□☆□☆□,道则为精☆□□□。因之☆□☆,“不离于精☆□□☆,谓之神人”□□☆。而这口口种万物之“物”☆□☆,其“粗”和“不足”(任口何物与道相比都是“不足”)□☆☆☆,恰恰描述出“物”的时空有限性□☆□。显然□☆☆,这种“物”不是道口口家所追求的栖居之所□☆□☆□,道家如关☆☆□□☆、老则是“谵然独于神明居”□□☆。所谓“神明”是对“一”或“道”的另一种写口口照☆☆□□,也就是“不离于宗”□□□☆□、“不离于精”□□☆、“不离于真”□☆□。

   接口下来口所口说的:“建之以常无有□☆□☆,主之以口口太一□□☆。以濡弱谦下为表□☆□□☆,以空虚口不毁万物为实”☆□□☆,则是对老子核心思想的概述□☆□□。所谓“建之以常无有□□☆☆,主之以太一”☆□□☆,就是指老子“常无☆☆☆☆,欲以观口其口妙□☆□,常有□□☆□,欲以观其口徼”(《老子》第一章)□□☆□,以及“圣人抱一为口天下式”(《老子》第二十口二章)□☆☆,还有“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口天下正”(《老子》第三十九章)□☆□□。而所谓“以濡弱谦下为表☆☆□□,以空虚不毁万物为实”☆☆☆,则是指“上善若水□□☆□,水善利万口物而口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老子》第八章)☆□□☆☆,以及“知其白□☆□,守其辱□☆☆,为天下谷□□□☆□。为天下谷□□□,常德乃足□☆☆□,复归于朴”(《老子》口第口二十八章)☆☆☆☆☆。由此可见□☆☆,只有对《老子》之说真正心口领神会☆□□☆□,才能概述得如此口准确□☆☆□☆。

   值得口注意的是□□☆□☆,关尹之所述□☆□。所谓关尹曰:“在己无居□☆☆☆,形物自著□☆□☆□。其动若水□□☆☆☆,其静若镜☆□☆□,其应若响☆□□□。芴乎若亡□☆☆□,寂乎若清□☆☆□。同焉者和☆□☆□,得焉者失☆☆□☆□。未尝口先口人口而常随人”□□□☆□。此段话□☆☆,都系对“道”的深刻口表口述□□☆☆□。首先☆☆□,看“在己无居”□□□☆☆。似乎可以把口四个字分两组“在己”☆□☆☆□、“无居”并作一颠口倒☆□☆☆□,即变成“己在”☆☆□□☆、“居无”□☆□□。这样☆□□,对于现代人似乎容易理解一些☆☆□□。这个“己”就是道之“己”☆□☆□□,这个道之“己”的存口在是口无可怀疑口的□☆□☆□。但是☆□☆,这个道之“”己□☆□,似有若无即“居无”□☆□□。再看“形物自著”□□☆☆□。这里的“形物”不是指“粗”而“不足”的派生之“形物”□☆□☆,而是对“道”之“己”借用“形物”加以描口述口口的“形物”□□☆□☆,也即借口形物来寓指“道”□☆☆☆□。这种自显自著的“道”之“己”☆☆☆□☆,乃是口动态的整体□☆□。对于这个动态整体☆☆☆□,关尹用水口之动☆□□☆□、镜之光和响之声作出生口动的立体描绘☆☆□☆。从中可以感悟的是☆☆□□□,这个“道”之“己”不仅是“生生不已”☆☆□,而且其内涵也口是丰富口多彩口的☆☆□。不过□□☆□,这个道之“己”“生生不已”的动态□☆□□,具有口口难以把握口的“惚恍”之特性□□☆□,如这里所说的“芴乎若亡☆□□☆□,寂乎若清☆□☆☆。同焉者和☆□☆□,得焉者失”☆☆□。其中“芴乎若亡”□☆☆□□、“得焉者失”☆☆☆□,说的口就是这口个“道”之“己”☆□□,窈然得几乎不存在□□□,似乎得到又失去□☆□☆,难以把握☆□□☆。而所谓“寂乎若清”☆□☆☆、“ 同口焉者口和”□☆☆☆,则说出这个“道”之“己”具有内在的口沉积和凝聚力☆□☆。这种力可以使浊世变清□□☆☆☆,如前引老子的话:“天得一口以清□☆□□☆,地得一以宁”□☆□。同时也能和天下□□☆□,如前引老子的口话:“侯王得一以为口天下正”☆□□☆。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未尝口先人而口口常随人”这一描述的含义□□□☆□。在老子关于道□□☆、天□☆☆☆、地☆☆□、人“四大”中□☆☆,已经口口指口出人与“道法自然”之道□□☆□,具有一体通透性□☆☆。所以这口里关尹所说的“未尝先人而常随人”□□☆,正是人口与道这种一体通口透性□☆☆□。对于这种通透性☆☆☆□□,常人都在“物蔽”☆□□□、“物役”中被遮口蔽而茫茫然□□☆,以至还要在体道中祛蔽来恢复与道这种一体通透性□☆□,也即恢复真正的人性☆□☆。

   还需要讨论的是☆□□□□,关尹与老聃是怎样的关系□□☆。《天下口》篇把关尹排在老聃之前☆☆☆□□,有些学者据此认为☆□☆,关尹年长于老聃☆□☆□□,可能就是老聃的老师□☆□☆。我们认为☆□☆,这种看法有其合理性□□☆☆。在关于道思的阐发过程中□☆□,似乎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一是“道可道☆□□☆,非常道”□□□,即未口提出用道字名之的阶段□☆☆。二是老子用道字名之☆□☆,但老子认为是不口得已□☆☆,属于“强字之曰”□☆☆。就这两个阶段看☆□☆,关尹确乎在老聃之前□□□□□。在《天下》篇引述关尹的话中□☆□,道都是借形物来寓指的☆☆□□□,而未点出道字☆☆□,如说“在己无居”等等☆□□□☆。虽然关口尹在口老聃之前□□☆☆,但真正留下系统道家思想的著作□□☆☆□,还是《老子》一书☆☆☆。在《天下》篇这一节中☆□☆,也大部分是阐述老聃的思想□☆☆☆。关尹的口思想阐述☆☆□,只是中间一小部分□□☆□。这可能口说明两个问题□☆□☆□。其一是☆☆☆☆,关尹虽说是开风气之先☆☆☆,但真正作为体系而成熟的思想☆☆□,还是老聃作成的☆□☆□☆。其二可能是□□□,关尹的著述大部分遗失☆☆□,以至《天下》篇也只能口把握其少许残篇☆□□☆。

   关于老聃的思想阐发☆□□☆☆,可以看到□☆□☆☆,几乎都与《老子》一书契口合或对之概述□□☆□,如我们在前面所论述的那样☆□□□。当然□☆☆□□,需要指出□□☆☆,还有少量不见《老子》书的话□☆□□□。这里需要讨论的问题是☆□☆□,《天下》篇☆□☆□☆,或庄子及其学派在阐发老聃思想时☆□□□,他们所强调和突出的是哪些思想□☆□□□?以及为什么要作如此强调☆□☆?从上述“未尝先人而常随人”□☆☆,已经看到□□□,《天下》篇所强调的是人与道关系中的人□☆□,强调人如何体道□☆□☆☆,象关尹☆□☆☆☆、老聃那样成为“博大真人”□☆□☆。在这种强口调中□☆□,《天下》篇突出了三个方面:首先是:人皆取先□□□□,己独取后□☆□□。曰:“受天口下之口垢”☆☆□☆□。在这方面□☆□□,说的就是口《老子》书中口知雄守雌☆□☆□、知白守辱而“为天下谷”的思想□☆☆☆,也即是“有容乃大”的思想☆□□☆□。其次是:人皆取实□□□,己独取虚□□□☆☆。“无藏也故有余”☆☆☆。岿然而有余□□☆。其行身也☆□☆,徐而不费□□□☆□,无为也而笑巧□□□□☆。这些话□□☆☆,除了“无为”一词语☆☆□☆□,都不见口于口《老子口》书☆□□。但其思想□☆☆,与《老子》书的口思想有的口合□☆☆☆☆,如☆□☆☆,“徐而不费”俭约思想;有的不合☆☆□□□,如《老口子口口》中有“虚其心□□□□,实其腹”☆☆□□□,讲的是两口口方面□☆☆,而这里却“己独取虚”☆□☆,即突出“虚其心”□☆☆□。第三是:人皆求福☆□□□,己独曲全□☆□□。曰:“苟免于咎”☆☆☆□□。以深为根□□☆☆□,以约为纪☆☆□□。曰:“坚则毁矣☆☆□□,锐则挫矣”□☆□☆。常宽口口容口于口物□□□□□,不削于人☆□□。对于福祸☆□☆□☆,《老子》口也讲两方面☆☆□☆☆,所谓“祸兮口福之所依□☆☆□□,福兮祸之所伏”(第五十八章口)□□□,而这里则“己独曲全”□☆☆,也是口突出主体人的体道功口夫与境界□☆☆□。这种但求“免于咎”的“曲全”☆☆☆□,作为体道的修养☆□□☆□,就被描述为“以深为根□□☆□,以约为纪”□☆□☆□,表现为对于口己□□☆☆,不可“坚”即僵化□□□☆☆,也不可“锐”即不可“走钢丝”□□☆☆,否则都会遭到口毁灭和挫口折的口命运□□☆☆☆。而对于人和物☆☆☆□☆,则要“常宽容于物☆☆□,不削于人”□□☆□□。就是说□□☆,只有这样☆□☆,才能口不为物口累☆□□☆,不为人缚□□☆☆☆,而入超越的精神自由境界□□☆。由此可见□□□☆,《天下》篇从这三方面在道与口人的关系上突出人的体道功夫和境界☆□☆□☆,正是庄子及其学派进口一口步发挥关☆□□□☆、老思想的表现☆□☆□☆,也完全符合《庄子》一书追求精神自由的主旨☆☆☆☆□。

   (六)庄周追求精神自由的道口思

   在谈及庄子学派时□☆□,无论对于道口的描绘□☆□☆,对于口庄子文风□□□□、文体的描述□☆☆,还是关于庄子对精神自由的独特追求□☆□,都写得鞭辟入里☆□□☆☆、活灵活现☆□☆☆。这确实可以证明☆☆☆□□,《天下》篇或者是庄子本人所写□☆□☆☆,或者是最能领会庄子思想本意的庄子门人所写□☆☆□☆。庄子作为道家集大成者□□☆☆☆,不仅继承了道家开创者关尹□☆□□☆、老聃的思想□□☆☆☆,而且加以发扬光大☆☆□☆。特别是☆□☆,庄子把体道的目的主要在于克服为“物蔽”□□☆、“物累”的异化☆□□☆,而追求口人能进入“道通为一”这种精神自由的大视野和高境界☆□☆□,从而使体道变成升华人性的事情□☆☆□□,使道性成为根本的人性□☆□□☆。这一点☆☆☆,对于华夏民族从古至今都是极为可贵的巨大贡献□□□。首先□□☆,我们看庄子是如何描绘道的☆□☆□。其说为:寂漠无形□☆□☆□,变化无常□☆□☆☆,死与生与☆□□☆?天地并与□□☆□?神明往与☆□☆□?芒乎何之☆□□?忽乎何适□☆☆?万物毕罗☆□☆□☆,莫足以归□□□□。其中☆□☆□,头两句“寂漠无形□☆☆□□,变化无常”☆☆□,就把道口口口口口作口口口为“大象无形”的整体特口征□☆☆☆☆,以及动态的“非实体性”特征□□☆☆□,用通俗的语言描述得非常清楚☆□□☆☆。“寂寞”就是老子所说的“寂兮寥兮”□☆□□☆,言其口广大无边际☆□□☆,也即“无形”□☆☆。而“变化无常”□□☆☆☆,在这口里必须在口大道的层面领会☆□□,意指“生生不已”的原发创生□□□,是创生的“无常”☆☆☆☆□,与世口俗所口说的“变化无常”☆□☆,不可同日而语□☆☆□□。正因为道之动态表现为“无形”和“无常”□☆□,所以从道的高度看死口口生☆□□、天地□□□☆☆、神明□☆□□,才会有如《口齐物论》所描述的“方死方生☆□□□,方生方死”以及“天地与我并口生□□☆,而万物口与我为一”之说☆□☆。如果说口以天地描述道□☆□☆,是着眼于实□□□□,那么以神明描述道☆□□☆,则是着眼于虚□□□□☆。此外☆□☆□☆,从时空坐标看□☆☆,以天地写道☆□□☆☆,是着眼于空间□☆□,而以神明写道□☆□,则是着眼于时间□☆☆□☆。所谓“神明往与”□□☆,即在口时间这个维度上“往来”☆☆☆☆,如后面所口口说的“独与天地精神往来”☆□□□□。接下来的发问:“芒乎何之☆☆□?忽乎何适☆□□?”则是口口描述道性口的“惚兮恍兮”☆□☆,或者说“道可道☆☆□□,非常道”□□☆,以至“万物毕罗☆☆☆☆,莫足以归”☆☆□□□。就是说□☆☆☆,道不能归结为有生灭口口的口任口何事物□☆☆。

   值得注意的是☆□☆,关于前述各学派☆☆☆□,《天下》篇均未涉及其学说表达的文风☆☆☆□□、文体□☆□☆,惟独在概述庄子学派时□□☆□☆,特别强调了庄子的文风□□☆☆、文体☆□☆□。那么☆□□,应当如何理解这里的强调呢□☆□☆□?首先看其强调之所说:“以谬口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口辞□☆☆,时恣纵而不傥□□☆,不以觭见之也□□☆□。以天下为沈浊☆☆□□,不可与庄语□☆☆。以卮言为曼衍□☆□,以重言为真□□□☆☆,以寓言为广”☆☆□。对此的领会□□☆□,也必须站口在道的高度☆☆□□☆。既然“道性”超常☆□□□,那么在庄口子及其学派看来□□☆,其文字表达☆☆□☆□,即在文风☆□☆、文体上☆□□□☆,也不能不超口常☆☆□□□。因此☆☆☆□,所谓“谬悠”□☆☆□□、“荒唐”☆□□☆、“无端崖”□□☆□,正是适应表口达“道性”之超常☆□□。那么□☆☆☆☆,应当口如何领会这类说法和言口辞呢☆☆□☆□?接下来的四句“时恣纵而不傥☆□□,不以觭见之也☆□□☆☆。以天下为沈口浊☆☆☆□,不可与庄语”☆☆☆□,就是对之解答□☆□☆。也就是说☆☆☆□,对于这类口说法和言辞☆□☆□,虽其“恣纵”☆□□□,但并非飘忽无口所指引□☆☆□,不应当以口单一片面的观点口去看☆□□。同时□□□□☆,世道太浑浊了☆□□□,不配用端庄的言辞对之描述☆☆□。就是说☆□☆,庄子的文风还具有对于浑浊世道的讥讽意味□□☆。再就文体说□□☆,“以卮言为曼衍□□□,以重言为真☆☆□□□,以寓言为广”☆□☆☆□,也是适应“道性”阐发的需要☆□☆□。所谓“以卮言为曼衍”和“以寓言为广”□□□☆,都是因为“道可道□□☆,非常道”☆□☆□☆,而又不能口不言说□☆☆□□,才求助这种意在口言说之外的表达文体☆□☆□☆。至于所谓“以重言为口口真”□□□,我们在《绪论》中已经指出□☆□☆,重言之真也不是对于历史上真人真事就事论事☆□□☆,而是服从其文整体寓旨的需要☆□☆。

   我们口在讨论关口尹□☆☆、老聃时□□☆☆□,指出《天下》篇在这里所强调的方面☆□□□☆,就包含在道与人的关系上强调人☆□☆☆☆,特别强调人的精神追求☆□□☆☆。就是说☆□□□☆,在那里已经显示出庄子及其学派推进道家思想的特征☆□□□☆。在接下来对于庄子思想本身的概述中□□☆□,《天下》篇在阐发道与人的关系时□☆☆,这个口追求人的精神自由的特征更加突出了□☆□☆☆。如说:“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而不敖倪于万物□□☆。不谴是非☆□□☆,以与世口俗处”;“上与造物者游☆□☆□,而下与外死生□□☆、无终始者为友□☆☆☆。”可以看到□☆□☆□,庄子这里口的表现□☆□,与“独与神明居”的关尹☆☆□□□、老聃不同□☆☆☆☆,除了突出精神自由的追求外□□□☆☆,有一点特别重要□□□□□,那就是“不敖倪于口口口万物”和“与世俗处”□□☆。我们曾经指出□☆☆☆□,庄禅相通□☆☆□□。此处就是一个重要相通之点□☆☆。就是说□□☆,庄禅都在体道口和参禅中求悟而超越□☆☆☆,但是又都不与世道世俗隔绝☆□□☆,都是追求“出淤泥口而不染”的高境界☆☆□□。或者说□☆□,道无处不在☆□□☆,禅亦无口处不有□□☆☆□。因此☆☆□□☆,问题就在于无论何时何地☆☆☆□□,只要能祛口蔽破染☆☆□,都能体道和开悟而实现人的精神超越☆□□☆。

   毫无疑问□□☆☆□,口☆口口☆口庄子这种精神自由的追求☆□□,其出发点和归宿☆☆☆☆□,都是“道通为一”□□☆。这一方面□□☆,在《天下》篇对庄子思想总体口评价上可以清楚见之☆□☆□。如说:“其于本也☆☆□□,弘大而辟☆☆□,深闳而肆;其于宗也☆□□□□,可谓稠适而上遂口矣☆□□☆☆。虽然□□☆☆,其应于化而解于物也☆□☆☆,其理不竭□□☆□,其来不蜕□☆□,芒乎昧乎☆□□□,未之尽者□□☆□。”可知☆□□,庄子口口的精神自口由追求□□□□,其“本”其“宗”□☆☆□☆,都是“弘大而辟☆□□☆☆,深闳而肆” 之道□□□☆。正是这个口口道□☆☆☆□,能使这口种精神自由的追求“稠适而上遂”☆☆□,即使这种追求适宜地达到最高口境界☆□☆。也正是口这个道□☆☆,虽然在解脱于口物而适应“无常”变化上□☆☆☆,可以口口理会不竭☆☆☆□□,未可脱离☆□☆,但是☆☆☆□,在惚恍口的体味中□□☆☆☆,仍然不口能穷尽□☆☆。而庄子之书□□☆☆□,就是这样以道为本为宗的□☆□,所以□☆□□□,其书内涵深邃□□☆☆,意蕴无穷☆□□。《天下》篇联系庄子本于道的自由精神之追求□☆□☆,对于庄子书就是这样评价的☆☆□。如说:“其书虽瑰玮□□☆☆□,而连犿无伤也☆□☆☆。其辞虽参差☆□☆□□,而俶诡口可观☆☆☆。彼其充实☆□□□,不可以已”□☆☆。就是说□□☆☆,庄子书的文字外观无论多么怪异□☆□,但其内涵却无比充实☆☆□,内中无穷的意蕴☆☆☆,是领会不尽的☆□☆□☆。从“象思维”的角度看这一评口口价□□□☆,确乎并不过分☆□□☆☆。如前所述□□□,庄子的“象以筑境”和“境以畜意”□□□,乃是一种“能指”的指引□☆□☆□,并不是如概口念思维那样的一种有限口的规定□□☆□☆。所以□☆☆□☆,对这种指引的领会□☆☆□☆,就不是有口限的☆□□,而是无限的☆□□☆☆。

   (七)大才惠施与庄子及其学派口对他的批判

  《天下》篇最后□□☆□□,以较大的篇幅陈述和口品评惠子的思想□☆□☆☆。惠施不仅在口私交上是庄子的好友□☆□□☆,如在庄子妻病故时前往吊唁☆□□☆☆,而且在道术上也口是庄子可以深入讨论问题的朋友☆□□,这在《庄子》一书中多有提及□□□☆。在庄子眼里□☆☆☆,惠施不仅有才□□☆☆□,而且是大才☆□☆☆。《天下口》篇谈到庄子对于惠施的深惜和大悲□□☆,只是因为惠施没有把大才归于大道☆☆☆,相反却流于逐物而不知返☆☆□☆。显然□□□,庄子对于惠口施的大才是怀有崇敬之情的☆□□。且看《天下》篇的述评:“惠施多方☆☆□□,其书五车☆☆□☆☆,其道舛驳□□☆☆□,其言也口不中”☆☆□□。在这四句话的概评中口可以口看到□□☆☆,前两句就是对惠施才学的肯定和称赞□☆☆□。所谓“多方”☆□□,就是指惠施博口学多才☆□☆,其学不是只表现在一个方面☆☆☆☆。就《天口下》篇所说的“方术”而言□□☆□,惠施也口属于“多方”☆☆□□。而“其书五车”☆□□□☆,更显示出口惠施创口造的丰富☆□☆☆。对于惠施的批评则表现在后面两句□☆□☆。所谓“其道舛驳”之“道”☆□□,在这里并口不是口老口庄口所说的道☆□□□,而是指驳杂的方术之学☆□□☆。由于总致力于这种驳杂的方术之学☆□☆☆□,所以□□□,“其言也口不中”即不中口于道☆☆☆☆□,处于道外的“与物相刃相靡”的情境□☆☆。

   但是□□□☆□,即使惠施总致力于驳杂的方术之学□□□,这种致力所提出的问题☆□□,却是不可轻视的□□□☆。庄子在列举惠施提出的十一个问题时□☆□,用“历物之意”来作导引☆□□,是值得注意的☆□□☆。其中□□☆□,“历物”就是逐物口而不口知返☆□□。然而☆□☆☆,这种逐口口物所提出的问题之意义☆☆☆☆□,却应当重视□□☆□。对此□□☆□,我们可用下面的推论加以证明:如果惠施所提出的问题没有意义和不值得重视□□□☆,《天下》篇何以会那么具体那么不厌其详的一□☆☆□□、一列举呢☆☆□☆□?《天下》篇列举惠施提出的十一个问题并予以评论的是: “至大无外☆☆☆,谓之大一;至小无内□☆☆☆□,谓之小一☆□□。无厚□☆□☆☆,不可积也☆☆□☆□,其大千里☆□□□☆。天与地卑☆□□☆,山与泽平☆☆□□☆。日方中方口口睨☆☆☆,物方生方死☆☆☆□□。大同而口与小同异☆☆☆□□,此之谓‘小同异’;万物毕同毕异□☆□☆,此之谓‘大同异’□□☆。南方口无穷而有口口穷☆☆□□。今日适越而昔来□☆□。连环可解也□□☆□。我知天之中央□☆☆□,燕之北☆□☆☆、越之南是也□☆□□☆。泛爱万物☆☆□□□,天地一体口也□☆☆☆□。” 惠施以此为口大☆□☆□□,观于天下口而晓辩者☆□☆□□,天下之辩者相与乐口之☆□□☆□。有意思的是☆☆☆☆□,在一些不求甚解的读者和作者那里□☆□☆☆,以为凡是在庄子书中的话□□□,都归属于庄子☆□☆。所以☆□□□☆,本来是惠施提出的命题□□□□,如这里的“至大无外”和“至小无内”☆□☆,还有下面与惠施辩论的辩口者所提出的“一尺之锤□☆☆☆,日取其半□□☆,万世不竭”等☆□□☆☆,往往都被算口口在庄口子名下☆☆□□,为庄子显口名☆□□□☆。不过☆□☆□,《天下》篇收进文口口中这些口命题☆□☆☆□,不仅口说明庄子及其学派认为这些命题具有“历物之意”☆□□□□,而且名家提出和争辩的这些命题☆□□☆,在当时已经在各学派那里产生重要的影响□□☆□。例如□☆□☆☆,在儒家《荀子》□□□☆、道家的《淮口南口子》以及《吕氏春秋》等书中☆☆□□,都受到重视和引发评论☆□□。实际上☆□☆☆□,惠施及其名家提出的这些命题□☆□☆□,虽然当时主要是从消除矛盾的逻辑意义上而争辩的□☆☆。但是□□☆,这些命题本身不仅具有逻辑意义☆☆□☆,而且还超出逻辑意义而具有近代以来西方所说的“认识论”☆□☆☆□、“宇宙论”☆□□□☆、“本体论”□☆☆□、“进化论”等意义□□☆☆。所以☆□□☆□,这些口命题口具口有常口青的意口义□☆☆□,至今还能引发思考□□☆,可以继续讨论□□□☆。例如□□☆□□,“至大无外□☆☆□,谓之大一;至小无内□☆☆□,谓之小一”☆□☆☆,这两口个命题☆☆☆□☆,从逻辑意义上说□□□,是为“大一”和“小一”定义口或口命名□□□。但是□□☆☆□,从宇宙论或现代物理学意义上说□□☆,这个口命题又同时提出了宏观世界与微观世界的问题☆□☆☆,以及数学意义上的无限大和无限小的问题☆□□☆□。从这两个命题以下的诸口命题□□☆,也都具有与现代联系而由概念思维可分析的意义☆□□。所谓“无厚☆□☆,不可积也☆□☆□,其大千里”☆☆☆□,其中□□□☆□,“无厚☆□□☆□,不可积也”□☆☆,说的是薄口口是口小☆□☆,但却“其大千里”□□□。这是一种矛口盾☆□□□☆,需要辨析☆☆□□。但是☆☆☆□□,这里只是列举命题□□☆□☆,而未列出惠施的辨析□□□☆。现代逻辑学家汪奠基先生提出:“惠施是从‘小一’的概念口口存口在□□☆,来肯定宇宙有‘无厚’的存在☆□□□。由于‘小一’的定口口义的口认识□☆☆□□,所以推论‘无厚’的性质就是‘不能堆积起来的’的特征□☆□。但是‘小一’无限☆□☆☆☆,它在口宇宙里是无穷无口尽的□☆□☆,因此□□☆☆☆,‘无厚’的东西□□☆,对于口这种绝口对无限的小一而言□□☆□,当然是‘其大口几千里’了” □□☆☆☆。 实际上□☆☆☆□,汪先生的解释口已经超出了逻辑意义□☆□,而深入到宇宙构成的有限与无限的问题了☆□□☆。不过即使是这样一个命题☆☆□☆□,从不同角度分析或领会□☆☆☆,其意义也会不同□□☆□☆。如果从道家的口眼光看“无厚”□☆☆☆,除了上述“小一”那种无限口小的意义□□□☆☆,也可以看作“大一”的“大厚无厚”之“无厚”□□□☆☆,显然这种“无厚”□☆☆□□,也是“不可积也”☆☆□,也更是其口大不口止口口几口口千口里口了□□□☆。而且从道的动态整体观出发☆□□☆□,无论“大一”□☆☆□、“小一”□☆☆□☆,最终对口归口结为“道通为一”☆□□☆。庄子及其学派批评惠施的□☆☆□,就在于他没有继续往前走到这一步☆☆☆。

   在惠施接下来提出的命题中□□☆,许多都具有对事物的差别□☆□、矛盾能消解其僵化的辨证思想☆☆□☆。例如:“天与地卑□☆☆☆,山与泽平□☆□。日方中方睨□□☆☆,物方生方死”;“南方口无穷而有穷☆□□☆□。今日适越而昔来”;“我知口天之中央☆□☆☆□,燕之北☆□☆☆□、越之南是也”□☆☆☆□。这些命题所提出的问题□□□☆☆,基本可归结为口三类□☆□。其一是☆☆☆,人对空间的感知和认识☆□□☆□。如天地☆□☆、山泽之无高低问题☆□□,太阳运行之无正口偏问题☆☆□□☆,天之中央点可燕北可越南取点任意之问题□☆☆□☆。在两千多年前☆□□,能提出这样超常认识的问题☆□□□,是非常了不起的☆□☆□☆。虽然□☆□☆□,这里没有列举出惠施口的辩析□☆□□,但后人口却可在试图辩析的思考中受益于惠施的指引□□☆□。首先☆☆□,惠施提出这些口口命题☆□☆,打破了人们看问题的僵化视角☆□□□。的确☆☆□,只要视野一扩大☆□□☆□,从“大一”的视野出发□□☆☆,如站在另外的星球看地球□□☆☆,那么天地□□☆、山泽高低口就抹平了□☆□☆☆。同样□☆☆,如果从地球自转饶日而行的视野看太阳☆□☆,在动态中☆□□,太阳之与地口球确实也偏正不口定□☆☆□☆,而是偏正互含互转□☆☆。而就天的“大一”即无限而言☆□☆□□,对于有限的口地球来说□□□,哪一点的指向都可谓天中央☆□□□,又何论燕北越南□☆□☆。其二是□□☆☆,人对时间的感知和认识☆☆☆☆。如生死的界限不确定的问题;今昔界限不确定的问题□☆☆。这里☆□□☆,都包含有不仅从整体而且从动态发展观透视问题的视域□□☆。所以□□☆□,能看到生与死的相对性或不确定性☆☆□□□。就是说□☆□□,生包含死☆☆☆□,死也包含生□☆□☆☆。今昔也不是口绝对的□☆☆,昔曾经是今□☆☆□,而今也口要转化为昔□□□☆☆。不仅如此□☆☆,从不同的视口角看☆☆☆□□,同一时间可以既是今又是昔☆☆□☆。从昔之昔看口昔☆□☆,昔亦是今□☆□。同样☆□□☆☆,从今之今看口今☆☆□,今亦是昔□□□☆☆。其三是□☆☆□□,所谓“小同异”与“大同异”的问题☆☆□□□。这里□☆□,不仅包含逻辑的种属口问口题☆☆☆,即“大同与小同异”☆□□。如命题:“人是政治动物”□☆□☆。其中动物是“大同”为种□☆□□☆,人是“小同”为属☆☆□□,“大同与小同口异”即属加种差☆□☆□,使这个命题成为人的一种定义□☆□。意味深长的是“大同异”☆□☆☆□,所谓“毕同毕异”问题□☆☆☆□。这个问题口超口出逻辑口领域☆☆☆□□,而具有深刻的哲学意蕴□□☆。所谓“毕同”☆□☆□□,就是道家的“道通为一”☆□□。在海德口格口尔那里☆□☆□□,就是不可定义而具有最高普遍性的“存在”之“毕同”□□☆☆,或“天地口神口人口四位一体”之“毕同”☆☆☆□。正是这个动态整体“毕同”之“道”或“存在”□□☆,成为一口切事物的根源和灵魂而又与一切事物“毕异”□□☆□。一切事物都口可以说□☆□,或为之口定义命名☆□☆□☆,而“道可道□☆☆,非常道”☆☆☆。同样☆□☆,在海德格而那口口里☆☆□,一切“存在者”都“存在”☆☆□□□,但都不是“存在”□□□□。

   口值得注意的是□□☆,在列举上述命题的最后☆□☆,还列举出惠施一个总命题:“泛爱万物□☆☆,天地一体”☆☆□。从字面上看□☆□□☆,这“天地一体”颇有口一些道家整体观的意味☆□☆。但实质上□☆☆□,这一命题的主口要意味在于“泛爱万物”☆□□,也就是从名家的立场和视角作逐物之辩而不知返□☆□。“天地一体”☆□□☆☆,如上述分口口析☆□☆☆,具有打破对于矛盾□□☆、差别僵口化的辨证意味☆□☆,即具有打破天地万物绝对化界限的意义☆□☆□。但是☆□☆□□,这与庄子“天地口与我并声☆☆□□□,而万物与我为一”的“道通为一”□☆□□☆,仍然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当然□☆☆□☆,从这些口命题口都可以通向于“道通为一”□□☆☆,问题是惠施没有朝这个方向走☆☆□☆☆。如《天下》篇所说:“惠施以此为大☆□☆□□,观于天下而晓辩者☆□□□☆,天下之辩者相与乐之”□☆□☆。“以此为大”的“此”□☆□☆☆,所指就是“泛爱万物”☆☆□□□。而“观于天下而晓辩者”☆□□□,就是在辩论中☆□□,以“天地一体”的相对性口来消解口矛盾☆□☆□☆、差别的绝对性☆□□☆□。正是惠施这种通晓名辩的态度□□☆□☆,使天下辩者都乐与之辩□☆□□☆。

   以下的辩题☆☆☆☆□,就是天下辩者在辩中向惠施提出来的□☆□。这些辩题是:“卵有毛☆☆□。鸡有三足☆□☆□□。郢有天下□□☆。犬可以为羊□☆☆☆。马有卵☆□□。丁子有尾□☆□□□。火不热☆☆□□。山出口□☆☆□。轮不蹍地☆□☆□。目不见□□□☆☆。指不至☆☆☆☆□,至不绝☆□☆。龟长于蛇☆☆□☆□。矩不方☆□☆,规不口口可以为圆☆□□☆。凿不围枘□☆☆。飞鸟之景未尝动也☆☆☆。镞矢之疾☆□□☆,而有不行□□□☆、不止之时☆□☆。狗非犬☆□☆□。黄马骊牛口三☆☆☆□□。白狗黑□☆☆☆□。孤驹未尝口有母☆□☆□。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辩者以此与惠施口相应☆□☆□,终身无穷”□☆□。同样□□☆,这里也只是列举辩题□☆☆,而未列出惠施的辨析☆☆□。也因此□☆□□,这些辩题更具有引人深思和启发的意义□☆□□□。从逻辑学口和具体科学的观点□☆☆,特别是从哲学的高度□□☆,对这些问题领口悟和分析□☆□☆,似乎也可将其大体分为三类做具体领会☆☆☆□。其一是☆□☆□□,揭示名或概口念与事物口之实的差异□☆□☆、矛盾□☆□☆☆。如说□□□☆☆,“鸡有三足”□□☆,可以看作鸡的实际两足与其足的概念成为三者□☆☆☆。“郢有天下”☆☆□□□,“郢”为楚国口之都城□☆☆□□,虽然“郢”不等于楚之口天下☆□☆,但作为口都城可代表楚之天下☆□☆□☆。“犬可为羊”☆☆☆□,因为犬☆□☆□□、羊都是两种口动物口之名☆☆☆☆,而非其实☆☆□□□,所以☆□□,就其非实的名而言□□☆,两者是口一样的☆□☆。“黄马骊牛三”☆☆☆☆□,也是马☆☆□□□、牛与颜色“黄☆□□□☆、骊”为三☆☆□☆□,如果将马☆□☆、牛之口名口与其实再分□□☆,则可以说“黄马口骊牛五”□☆☆□□。“白狗黑”□□□☆☆,有的学者口认口为□□□☆,没有纯白的狗□□□□,至少其眼睛有黑□☆□。其实☆☆□,颜色的显示需要光这种条件□□□□,如果完全在无光的黑暗中☆□□☆,“白狗黑”则是必然的☆☆☆□。“目不见”也是如此□☆☆☆,在没有光的情况下☆□☆☆,或者思想走神等☆☆□,都会“目不见”或熟口视无睹□□□。“孤驹口未尝有母”□□☆□,更是利用名即概念“孤”与“有母”的矛盾形成之口口辩题□☆□□,实际上☆☆□□□,“孤驹”之“孤”是失母□☆□□,而非未尝有口口母□□☆☆□。

   其二是□☆☆□,利用事物口发展过程阶段显示区别形成辩题☆☆☆□□。如说□☆□,“卵有毛”☆☆□,不过是说卵为有毛的鸡所生和卵又可孵化为有毛的鸡☆□☆,在其潜在意义上确实可以说这样说□☆□。“马有卵”□☆□,“丁子有尾”☆□☆,也是从发展过程出口现中断的区口别而设的辩题□☆□。其中☆□☆☆☆,可以看到古人对于口生物进化口口已经有所认识☆□☆□☆,马虽然非卵生而是胎生☆□□□,但是胎也是经过“受精卵”的过程;“丁子”是当口时楚人对青口蛙的称呼☆□□☆,就是说口在青蛙成长处于蝌蚪阶段时是有尾巴的□☆□。“狗非犬”□□☆□,也是利用那时对这种动物幼崽和成熟两种阶段不同称呼口所设的口辩题□☆□,实际上☆☆☆□□,是把幼崽的犬与成口熟的狗的区别绝对化□☆□☆。事实上☆☆☆□,任何生物在发展过口程中都要经历不同的阶段□□☆☆□,这种区别都是发展的标志☆☆□☆□,是生物整体口联系的环节☆☆☆,而不是隔离或对立的标志□□☆□☆。之所以会产生隔离甚至矛盾对立☆☆☆□☆,主要是拘泥于概念思维的名词概念□□☆□□,名家设立这类辩题和辩论☆☆□,已经带有语言游戏的性质☆☆□。

   其三是☆□□,从主口体与客体□☆□、整体与局部☆☆□☆□、相对与绝对□☆☆☆、有限与无限等矛盾方面设辩题□□☆☆。如说□□☆,“火不热”☆□☆□□,从今天口的科学口观点看“火”☆☆□☆,乃是物的燃烧状态☆☆☆□☆,是分子运动的一种形式□□□☆□,其本身无所谓热不热☆□□□。热是人对这种物燃烧状态的感觉□□□☆☆。至于☆□□,古人是口否意识到这样的问题☆☆□☆□,不可猜度□☆□,但这个命题在可启发意口义上☆☆□□□,确实可以口使人作如此思考□□□☆。“山出口”□□☆□☆,较古的版本为“山有口”☆□☆□☆,是一个有意思的口辩口题☆☆☆□。这是把山拟人化的一种说法□☆☆,但山不是人即不可能有口□☆☆。那么☆□□☆,怎么说口通呢☆□□□☆?这里似乎包含有从更普遍意义上看“口”的意味□□☆。口对于人也是其七窍之一☆□☆,所以从口之为窍的意义上☆☆□☆□,说“山有口”可以说通☆□☆□。实际上☆☆☆□,在今日“山口”已经成为公认口口的说法☆☆□□。口之为窍☆☆☆,而窍口为人和自然所同俱□☆□☆。例如在庄子《齐物论》中□□☆,其所说的天籁□☆□☆、地籁☆□☆□、人籁就都源于不同的窍☆☆□。“轮不蹍地”这一辩题☆☆□□☆,可从两方口面看□☆☆,一是说口在轮转动时只是轮的圆周点着口地□☆□☆☆,而轮的整体并不着地□☆□☆□,其次是说☆□☆□,轮不可能真口正着地□☆□,总有空隙□☆☆☆☆,否则轮就转不动了☆☆□。口☆口口☆口与这个辩题相似的命题还有“矩不方□☆□☆,规不可以为圆”;“凿不围枘”□☆□☆☆。矩与规口所画口出的方圆☆□☆,在与数学上理想的方圆相比☆□□,则还口不方不圆□□☆☆□。同样□□□☆,围凿的枘与凿口口之间□☆□,也不是绝对吻合的☆☆□□,而不能不有空隙☆□☆□□,所以☆□□,“凿不围枘”□☆□□。类似的口命题☆☆□□□,还有“指不至☆□☆,至不绝”□☆□☆□。这个辩口题的口口前半句□☆□□,与“指非指”相当□□☆☆,说的是名口之所指口与事物本身不是一回事☆☆□□,即“指不至”□☆□☆□,后半句则是说即使是对于事物有口所认口识☆□□,也是无穷尽的☆□☆,即“至无穷”☆□☆☆□。同样“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辩题□☆☆□,涉及的也是无穷分割的问口题☆☆☆☆□。在数学和哲学上□☆□□,都有研究的价值☆☆□☆☆。但是在惠施等名家那里☆☆☆☆□,这些命题的提出☆□☆☆□,却陷入割裂事物和认识的相对性与绝对性☆☆☆□□,而不知道相对与绝对的统一□☆☆☆。“龟长于蛇”这个辩题□□□☆□,似乎可口以测试人们视角变换的智力☆☆□☆□。例如□☆☆,换个视角☆☆□□,从龟蛇的口横断面测量☆☆□□,就可以说“龟长于蛇”□☆☆☆。而“飞鸟之口口景未尝动也”与“镞矢之疾□□□☆□,而有不行☆☆□□☆、不止之时”两个辩题☆□☆□☆,则提出了如何理会运动性质的深刻问题□□☆☆。在两物以同样速度运动时☆☆□☆,其间的距离不变□□☆,从而在两物之间显示不出运动☆☆□,此之谓“鸟之景未尝动也”□☆☆☆。关于“镞矢之疾”这种运动□☆□☆□,提出“有不行□□□、不止之时”☆□□☆□,更是一口项非常杰出口的认识□☆□□☆。它似乎接触到运动的本质:运动口乃是在同一时间既在此点又不在此点□☆☆。其“镞矢之疾”□☆☆,正是口口在时间中“不行☆☆☆□、不止”的统一☆☆☆。

   惠施对于辩者提出如上述的一切辩题☆□□,都积极参与辩论□☆☆,标新立异☆□□☆,并以之为“最贤”☆□☆。如《口口天下》口篇所述:惠施日以其口知与之口辩☆□☆☆☆,特与天下之辩者为怪□☆☆,此其柢也□☆☆□。然惠施口之口谈□☆☆□,自以为最口贤□□☆□□,曰:“天地其壮乎☆□□☆□,施存☆□□□☆,雄而无术”☆□☆□□。对于惠施这种标新立异和口以为“最贤”之辩□□□☆☆,《天下》篇作出尖口锐的批判☆□□☆□。首先口指出惠施与之辩的名家☆□☆☆,如桓团☆☆☆、公孙龙等☆☆☆□,乃是“饰人之心☆□☆,易人之意□☆□☆□,能胜口人口口之口口□□□,不能服人之心”□□☆□☆,即所谓“辩者之囿也”□□□。这一批判的实质☆□□,在于指出这种囿于名词概念差异的辩论具有诡辩的性质□□☆☆□,虽然“能胜人口之口☆☆□□□,不能服人之心”□□□☆☆。如果说《田子方》篇曾经批判齐鲁的儒士“陋于知人口心”☆□☆,那么口这里则口批判名家“饰人之心”☆□□☆☆,即通口过囿于言辞的争辩或诡辩□☆□,把本来的人心掩盖起来□☆☆□。对于这种“饰人之心”的争辩或诡辩☆□□□☆,惠施以为“最贤”且为之口骄傲□□☆□,这正是《天下》篇认为惠施的可悲之处□□☆☆。在对桓团☆□☆□、公孙龙批判之后□☆☆,接着就是直接批判惠施☆☆□□。这个批判是借一典型的个案即黄缭对惠施的发问:“天地所以不坠不陷□☆☆,风雨雷霆之故”☆□□□,以及惠施之口辩答展开的☆☆□☆☆。其辩答表口现是□□□,“惠施不辞而口应☆□□□,不虑而对☆☆□□,遍为口万物说□□☆☆☆。说而不休☆□☆,多而无已□☆□☆☆,犹以为寡☆☆☆☆□,益之以怪☆☆☆□,以反人为实☆□☆,而欲以胜人为名☆□☆☆,是以与众不适口也”☆☆□。这里□☆☆☆,头三句几乎是以赞赏的口吻□□□☆,写出惠施应答的机敏☆□□,不用思虑☆□☆□,不用顾口口及言辞☆☆□□☆,就能“遍为口万口物口说”即从各个方面应答□☆□。这三句之后口的话□□☆□☆,则属于贬斥和批判□☆☆☆。指出惠施是以说得怪异以及“反人”和“胜人”为目的□□□,口若悬河☆☆□☆□,说得没完没了□☆□。他这样的表现□☆□□☆,其“与众不适”是必然的☆□□□□。《天下》篇对惠施批判的深刻性在于☆☆□☆,能从此进一步把惠施的问题提高到“道通为一”的高度考察□□☆☆☆。如其所指出的□□□,“弱于德☆□☆□☆,强于物☆☆☆,其涂隩矣☆☆□□□。由天地之口道观口惠口施之能☆□☆☆,其犹一蚊一口虻之劳者也□☆☆。其于物也何庸□□☆☆!夫充口一尚可□☆□☆,曰愈贵□☆☆□,道几矣□☆□☆☆!惠施不能以此自宁□☆□,散于万物而不厌□☆□□☆,卒以善辩为名”□☆□□☆。其中□☆□☆□,“弱于德□☆□,强于物”□☆☆□,有的学者“德”诠释为“得”□□☆,不能说错□☆□。但是□☆☆,总观道家口对于“德”的使用☆☆☆,特别是这里的使用☆☆☆□□,应当说☆□□☆☆,这个“德”就是道□□□□。由于“强于物”即“囿于物”☆□□☆,所以口就离道而“弱于道”□□□☆。所谓“涂隩”也是口指进达道之途太辽口远了□□□。接下来的话:“由天地之道观惠施之能□□☆□☆,其犹一蚊口一虻之劳口者也”□□☆□,则是一口针见血□☆☆☆☆,打中惠施口问题的要害□☆□☆。对于天道而言□□□☆☆,惠施囿于物的言辞之辩☆☆□☆,挖苦地说☆□☆☆,就如“一蚊一口虻之劳者也”☆☆□□,实在是太渺小了☆□☆□□。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天下》篇并没有完全否定惠施□☆□☆□,而能指出其“夫充一尚可”☆□☆□□。就是说□□☆☆,惠施辩说的一技之长☆☆□□☆,一得之功☆☆□☆,还是应当口肯定的☆☆☆。当然□□☆,如能由口此进于道□☆□☆,就更好了☆□□☆。但是□☆□☆,惠施不能“自宁”于道□☆☆☆,却自甘“散于万物而口不厌”□□□☆□,也就只能“以善辩为名”了☆☆□。不难看出☆□☆,在庄子及其学派对于口惠施大口才的肯定中☆□□☆☆,已经口包含希望其“几于道”而不成的深惜和大悲☆□☆□□。这种深惜与大悲□☆□☆,在《天下》篇结尾处☆□☆,以声情并貌的口文辞□□☆□□,不可抑制地爆发出来☆□□□□。“惜乎□☆☆!惠施之才□□□☆☆,骀荡而不得☆☆□□,逐万物而口不反☆☆☆□☆,是穷响以声☆□☆,形与口影竞走也□☆□,悲夫☆□☆☆☆!”

   《庄子》天下

  天下之治方術者多矣☆□☆□□,皆以 天下之治方术者多矣☆□☆☆□,皆以其有□□☆☆□,为不可加矣□□□□☆。“古之所谓道术口口者□□☆,果恶乎在□☆☆□□?”曰:“无乎不在☆☆□。” “神何由降☆☆□□?明何由出□□□□□?”曰:“圣有所生□□☆□☆,王有所成□☆☆☆,皆原于一□☆☆□。”

  不口口口离口于口口宗☆☆□,谓之天人;不离于精□□□□,谓之神人;不离于真□☆□☆□,谓之至人☆□☆□□。以天为宗☆☆□□□,以德为本☆☆□,以道为门□□□☆,兆于变化□☆☆□,谓之圣人;以仁为恩□□☆☆□,以义为理□☆□☆□,以礼为行☆□□□,以乐为和☆□☆,熏然慈仁☆□□,谓之君子;以法为分□☆☆,以名为表☆□□□,以参为验☆☆□□,以稽为决☆□□☆□,其数口一二口口三四是口也□□□☆☆,百官以此相齿;以事为常☆□□☆,以衣食为主☆☆☆□□,蕃息畜藏☆□□☆,老弱孤寡为意□□☆☆,皆有以养☆□□,民之理也☆□□☆。“古之人其备乎□☆☆!配神明□□☆☆,醇天地☆□□,育万物☆□□☆□,和天下□☆☆□□,泽及百姓□☆☆☆,明于本数□□□☆,系于末度☆□☆□,六通四辟☆□□□☆,小大精粗□□☆,其运口无乎不口口在☆□☆。其明而在数度者□□☆☆□,旧法□☆☆、世传之史尚多有之;其在于《诗》☆□□□、《书》☆□☆□、《礼》□☆☆☆、《乐》者☆□□□☆,邹鲁之士□☆□、缙绅先口生多口口能明之□☆☆。《诗》以道志☆□□☆□,《书》以道事☆□□☆☆,《礼》以道口行□□☆☆,《乐》以道和☆☆□□☆,《易》以道阴阳☆☆☆,《春秋》以道名分□☆☆。其数散于天下而设于中国者☆□□☆,百家之学时或称而道之☆□☆。

  天下大乱□□☆,贤圣不明☆□☆☆,道德不一☆☆□□。天下多得一察焉以自好☆☆□。譬如耳目鼻口☆□□☆,皆有所明☆☆☆□□,不能相通□□□。犹百家众技也☆□□,皆有所长☆□□,时有所用☆☆☆□☆。虽然□□☆,不该不遍□☆□,一曲之士也□☆☆☆。判天地之美□☆□☆□,析万物之理☆☆☆☆,察古人之全☆□☆。寡能备于天地之美□☆☆,称神明之容☆☆□□。是故内圣口外王之道□☆□☆,暗而不明□□□☆,郁而不发☆□☆□,天下之人各为其所欲焉以自为方☆☆☆□☆。悲夫☆☆□□□!百家往而不反☆□☆☆,必不合矣□☆□!后世口之学者☆☆☆,不幸不见天地之纯□□☆☆,古人之大体□□☆□。道术将为天下裂□☆□。

  不侈于后世□☆☆☆,不靡于万口物☆☆□,不晖于数度□☆☆☆□,以绳墨自矫☆□□☆,而备口世之急□□☆☆□。古之道术有在口于是者□☆□,墨翟□☆□☆☆、禽滑厘闻其风而说之□☆□□。为之大过□□☆□☆,已之大顺☆☆□□□。作为《非口乐》☆□☆□,

   *参见陈鼓应:《庄子今注今口译》第889-890页☆☆□□,中华书口局 1983☆□□□☆。

  命之曰《节用》☆□□。生不歌□□□□,死无服□☆□。墨子泛爱兼利而非斗☆□□,其道不怒☆☆□☆。又好口学而博□□☆,不异☆☆□☆,不与先王同□☆□,毁古之礼口乐□☆□□。黄帝有《咸池》□☆☆,尧有《大章》□☆□☆,舜有《大韶》☆□☆□□,禹有《大夏》□☆☆☆,汤有《大濩》□□□,文王有辟雍之乐☆□□,武王☆□☆□、周公作《武》□□□□☆。古之丧礼□☆□,贵贱有仪☆□□☆☆,上下有等☆□□☆□。天子棺椁七重□□☆☆☆,诸侯五重□☆□□☆,大夫三重□☆□☆,士再重□□☆☆□。今墨子独生不歌☆□□,死不服□☆□□,桐棺三寸而无椁☆☆□,以为法式□☆☆。以此教人☆☆□,恐不爱人;以此自行□□☆□,固不爱己□☆☆。未败墨口子口口道☆☆□□□。虽然□□☆☆,歌而非歌□□☆,哭而非哭☆☆□☆,乐而非乐□☆☆□,是果类乎□☆☆☆?其生也勤☆□□□,其死也薄□□☆□□,其道大殻☆□☆☆□。使人忧□□□☆,使人悲☆☆□☆,其行口难为也□☆☆☆□。恐其不可以为圣人之道☆□☆□☆,反天下之心☆□□☆。天下不堪□☆□□☆。墨子虽独能任☆☆□☆,奈天下何☆□☆□!离于天下☆☆□☆□,其去王也远口矣□☆☆□□!墨子称道曰:“昔禹口口之湮洪水□☆□,决江河而通四夷九州也☆□□。名山三百□☆☆□□,支川三千☆□□□,小者无数☆☆□□。禹亲口自操橐耜而九杂天下之川☆☆☆。腓无☆☆□。胈☆☆☆,胫无毛☆□□☆□,沐甚雨☆☆□□,栉疾风□□☆,置万国☆☆☆□□。禹大圣也☆□☆,而形劳天下也如此☆□□□□。”使后世之墨者☆☆□□☆,多以裘褐口为衣☆□☆□,以跂口蹻为服□□☆,日夜不休☆□☆,以自苦为口极☆□☆,曰:“不能如此☆□□,非禹之道也□☆□☆□,不足谓墨☆☆☆□□。”相里口勤之口弟子□☆☆□□,五侯之徒□☆☆□,南方之墨者若口获☆☆□□、已齿□□☆☆、邓陵子之属□☆☆☆,俱诵《墨经》☆□□□☆,而倍谲不同☆☆☆□,相谓别墨□□☆□。以坚白口同异之辩相口訾☆☆□,以奇偶不仵之辞相应□☆□□,以巨子为圣人☆□□□。皆愿为之尸☆□□□,冀得为其后世☆☆☆□□,至今不决☆□□□□。墨翟□☆☆、禽滑厘之意则口是□☆☆☆,其行则非也□□☆☆。将使后世之墨者☆☆□□,必以自苦腓无胈☆□☆☆、胫无口毛相进而已矣☆□□□。乱之上也☆☆☆□□,治之下也□□□。虽然□☆☆,墨子真天下之好也☆□□,将求之不得也☆□□,虽枯槁不舍也□□□☆☆,才士也夫☆☆☆!

  不累于俗□□□☆,不饰于物☆☆□☆,不苟于人☆☆☆,不忮于众☆□☆,愿天下口口口之安宁以活民口命□☆□,人我之养☆□☆□☆,毕足而止☆□□☆,以此白心□□□。古之道术有在于是者□□☆□,宋钘☆☆□□☆、尹文闻其风口而悦之☆☆□□□。作为华山之冠以自表□□☆☆,接万物以别宥为始☆☆☆。语心之容□□☆□☆,命之曰“心之行☆☆□。以聏合欢☆□□☆,以调海内”□☆□。请欲置之口口以为主□□☆。见侮不辱□☆□☆☆,救民之斗□□☆☆,禁攻寝兵□□☆□☆,救世之战☆□☆。以此周行天下□☆□,上说下教☆□☆。虽天下不取□☆□□☆,强聒而不舍者也☆□☆□☆。故曰:上下见厌而强见也□☆□□□。虽然□☆□□□,其为人太多□☆□□,其自为口太少☆□☆□,曰:“请欲口固置五升之饭足矣□□□。”先生恐不得饱□□□☆,弟子虽饥□☆□□☆,不忘天下□☆☆,日夜不休☆□□☆☆。曰:“我必得活哉□☆□!”图傲乎救世之士哉□☆☆☆□!曰:“君子不口为苛察□□□□☆,不以身口假物□☆□☆。”以为无益于天下者□□□,明之不如己也□□☆□☆。以禁攻寝兵为外□☆□☆☆,以情欲寡浅为内☆□☆□。其小大精粗☆☆☆,其行适至是而止□□□☆□。

  公口而不党□☆☆□□,易而无私☆□□☆,决然无主☆□☆,趣物口而口不两☆□□,不顾于虑☆□☆☆,不谋于知□☆□☆,于物无择□☆☆□,与之俱往□☆☆□。古之道术有口在于是者☆☆□□,彭蒙□□□□、田骈□☆□☆☆、慎到闻其风口而悦之☆☆□☆□。齐万物以为首☆☆□,曰:“天能覆之而不能载之☆☆☆☆,地能载之而不能覆之□□□☆,大道能包之而不能辩之□☆☆。”知万物皆有所可□☆☆☆□,有所不可☆☆□□。故曰:“选则不遍☆☆☆☆□,教则不至☆☆□□□,道则无口口口遗者口矣□☆□☆□。”是故慎口到弃知去己□□☆☆,而缘不得已☆☆☆□。泠汰于物□□☆☆,以为道理□☆□。曰:“知不知☆□□,将薄知口而后邻伤之者也☆□□☆。”謑髁无任□□□☆☆,而笑天下之尚贤也;纵脱无行☆☆□□☆,而非天下之大圣;椎拍輐断□□☆,与物宛转;舍是与非☆☆□☆□,苟可以免☆☆□□。不师知虑☆□□,不知前后□☆□□□,魏然而已矣□☆□。推而后行☆☆☆□☆,曳而后往☆□□☆。若飘风之还☆☆☆,若羽之旋☆□☆,若磨石之隧□□☆,全而无非□□□☆☆,动静无过☆☆☆□□,未尝有罪□□□□□。是何故□□☆☆☆?夫无口知之物□☆□☆□,无建己口之患☆□□☆,无用知之累□☆□☆,动静不离于理☆☆□,是以终身无口誉☆☆☆□。故曰:“至于若无知之物而已□☆□,无用贤圣☆☆□。夫块口不失道□□☆☆。”豪桀相与笑之曰:“慎到之道□□☆□□,非生人之行□☆☆□□,而至口死人之理□☆☆□□。”适得怪焉□☆☆□☆。田骈亦然□□□☆☆,学于彭蒙☆☆□☆☆,得不教焉☆□□。彭蒙之师曰:“古之道人☆□□□☆,至于口莫之是☆☆□、莫之非而已矣☆☆☆□。其风窢然☆□□,恶可而言□☆☆□☆。”常反人☆☆□□☆,不见观☆□☆,而不免于魭断□□□☆☆。其所谓道非道□□☆□☆,而所言之韪不免于非□☆☆□。彭蒙☆☆□、田骈□☆☆□、慎到不口知道☆☆□☆☆。虽然☆□☆□□,概乎口皆尝口有闻口者口也☆□□。

  以本为精☆☆□,以物为粗□□☆,以有积为不足☆□□,澹然独与神明居□□☆□☆。古之道术有口在于是者□☆□,关尹☆□□☆□、老聃闻口口其风而悦之☆☆☆☆□。建之以常无有☆□□□,主之以太一□□□☆。以濡弱谦下为表□□□□☆,以空虚不毁万物为实□☆☆。关尹曰:“在己无居☆☆☆☆,形物自著☆□☆。”其动若水☆□□,其静若镜□☆☆□,其应若响□☆☆。芴乎若亡□☆☆☆□,寂乎若清□☆☆□□。同焉者和☆□□□□,得焉者失☆☆□☆☆。未尝先人而常口随口口人□□☆。老聃曰:“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知其白☆□☆□,守其辱□☆☆□☆,为天下谷☆□□□。”人皆取先☆☆□□,己独取后□☆□。曰:“受天口口下口之口垢”□☆□。人皆取实□□☆,己独取虚□☆☆☆☆。“无藏也口故口有余”☆☆☆☆☆。岿然而有余☆☆□☆。其行身也☆☆□,徐而不费□□☆,无为也而口笑口巧☆☆□。人皆求福□□☆□,己独曲全☆☆□☆☆。曰:“苟免于咎”□☆□☆☆。以深为根□☆□,以约为纪□□☆□。曰:“坚则毁矣□□☆☆☆,锐则挫矣”□☆☆□□。常宽口容口于口口口物☆□☆□,不削于人☆□□□。虽未至于极□☆☆□☆,关尹☆□□□□、老聃乎□□□☆,古之博口大真人哉☆□☆□□!

   寂漠无形□□□,变化无常☆□□,死与生与□□□?天地并与□☆□?神明往与□☆☆☆□?芒乎何之☆☆□☆?忽乎何适□□☆☆?万物毕罗☆□□□,莫足以归☆☆☆☆。古之道口术有在于是者□□☆□,庄周闻其风而悦之□□□☆☆。以谬悠口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辞□☆☆□☆,时恣纵而不傥☆☆□□,不以觭见之也☆☆☆□。以天下口为沈口浊□□□,不可与庄语☆☆□□☆。以卮言为口曼衍☆□☆☆,以重言为真□☆☆,以寓言为广☆□□☆。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而不敖倪于万物□☆☆□☆。不谴是非☆☆□□□,以与世俗处□☆□。其书虽瑰玮□☆☆□,而连犿口无伤也☆☆☆。其辞虽参差□☆☆□□,而俶诡可口观□□☆。彼其充实☆☆□□□,不可以已☆□☆□。上与造物者游□☆□□,而下与外死生☆☆□、无终始者为友☆☆□□☆。其于本也☆☆☆☆,弘大而辟☆□☆,深闳而肆;其于宗也□☆□,可谓稠适而上遂口矣☆□□。虽然□☆☆□□,其应于化而解于物也☆□☆,其理不竭☆□□,其来不蜕☆☆□☆,芒乎昧乎☆☆□□,未之尽者☆□□☆□。

  惠施多方□□□,其书五车☆☆□,其道舛驳□□☆☆☆,其言口也口不中☆☆☆☆□。历物之意□☆☆□☆,曰:“至大无外☆□□☆☆,谓之大一;至小无内□☆□,谓之小一□☆□。无厚☆□□☆,不可积也☆☆□□□,其大千里☆☆☆☆□。天与地卑□□☆□,山与泽平☆☆☆☆□。日方中口口口方口睨□☆□☆☆,物方生口方死□☆☆□。大同而与小同异□☆☆□□,此之谓‘小同异’;万物毕同毕异□☆☆□,此之谓‘大同异’□☆☆。南方无穷而口有穷☆□□☆。今日适越而昔来□☆☆□☆。连环可解也□□☆。我知天之口中央☆☆☆□□,燕之北□□☆、越之口口南是也□□□。泛爱万物☆□□,天地一体也☆☆□。”惠施以此为大☆□☆,观于天下而晓辩者□□□☆☆,天下之辩口者相与乐之□☆☆☆□。卵有毛□☆☆☆。鸡有三足□☆☆☆。郢有天下□□☆。犬可以口为羊☆□□。马有卵☆☆□。丁子有尾□□☆☆☆。火不热☆□☆。山出口□□☆☆。轮不蹍地□☆☆□。目不见☆□□。指不至☆□□□□,至不绝☆☆□。龟长于蛇☆□□。矩不方□☆☆□,规不可以口为口口圆☆□□☆□。凿不围枘□☆□☆☆。飞鸟之景未尝动也☆□☆□。镞矢之疾☆☆□,而有不行□☆☆□□、不止之时☆☆☆。狗非犬☆□□☆。黄马骊牛口三☆□□☆。白狗黑□☆□□☆。孤驹口未尝有母□☆□。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辩者以此与惠口施相应☆☆□□,终身无穷□☆□。桓团□☆□□、公孙龙辩者口之徒□□□,饰人之心☆□□☆,易人之意☆□□,能胜人之口☆□☆□,不能服人之心□☆□☆☆,辩者之囿也□□☆□。惠施口日以其知与之辩☆☆□,特与天下之辩者为怪□□☆☆,此其柢也☆□□。然惠施口之口谈☆□□,自以为最贤☆□☆,曰:“天地口其壮乎☆□□☆☆,施存☆□☆,雄而无术□☆□□□。”南方有倚人口焉□☆☆,曰黄缭☆□☆☆□,问天地所以不坠口不陷□□□☆,风雨雷霆之故□□☆□☆。惠施不辞而应☆□□☆,不虑而对☆□☆☆☆,遍为万物说□☆□□☆。说而不休□☆□,多而无已☆☆□□☆,犹以为寡☆□□□☆,益之以怪☆□☆□,以反口人为实☆□☆□,而欲以胜人为名□☆□,是以与众不适也□☆☆☆。弱于德☆☆☆,强于物☆☆☆,其涂奥(原字左加偏旁阝)矣□☆□。由天地之道观惠施之能☆☆□☆,其犹一蚊一虻之劳者也□☆☆☆□。其于物也何庸□☆□☆!夫充一尚可□☆☆□☆,曰愈贵□☆□,道几矣□☆☆☆!惠施不能以此自宁☆□☆,散于万物而不厌□☆☆□☆,卒以善辩为名□☆□。惜乎□□☆!惠施之才□☆☆,骀荡口而不得□□□☆☆,逐万物而不反□□☆□□,是穷响以声☆□☆☆,形与口影竞走也□☆□☆☆,悲夫□□□☆!

本文由课堂论文网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最早的先秦思想史--《庄子·天下》精评先秦道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