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分析《芒果街上的小屋》与《呼兰河传》口

  比较分析《芒果街上的小屋》与《呼兰河传》

  孙名谣

  摘 要:成长问题作为文学的主题之一☆□□,是一个民族精神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中外文学研究口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美国女性口成长小说《芒果街上的小屋》以及中国成长小说《呼兰河传》作为成长小说的经典之作□☆☆,必定有其口与众不同之处☆□☆□。故本文将对两者进行比较研究□□□☆☆,探索口两者的口相同点和殊异之处□□☆□☆,以求挖掘更深层次的口中美儿童文学的差异☆☆□☆。

  教育期刊网口 http://口ww口w.jy口口qkw.com口关键词:《芒果街上的小屋》 《呼兰河传》 相同点 差异

  被誉为美国当代成长小说的经典之作——《芒果街上的小屋》是美国墨西哥裔女作家桑德拉?希斯内罗丝的代表作品□☆□。该书生动地描写了美国移民社区里人们口的生存状态和一个羞涩而敏感的少女的成长经历☆☆☆。《呼兰河传》是我国女作家萧红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它以作者的童年回忆为线索□☆□□,描绘了上世纪20年代东北小城呼兰河的种种人和事☆☆□☆□,作品通过追忆家口乡的各种人物和生活画面□☆□□,写出了作者记忆中的家乡□☆☆。两部作品虽然在创作时间和地域上存在较大殊异☆□□,但它口们均为口经典的成长小说☆□☆☆□,都用儿童式的叙述语言却又十分犀利的笔锋书写了童年经验☆□□□☆,目的在于映射彼时社会的状况□□☆☆☆,并且都是口具有散文化特征的“诗体小说”□☆☆。但由于中美文化的差异以及作者个人口成长经历和笔法的口不同□☆□☆,这两部作口品各有千秋☆□☆。笔者从《芒果街上的小屋》和《呼兰河传》的相同点和不同点进行比较分析□□□☆☆。口☆口口☆口

  两者作为成长小说的经典□☆☆☆□,都具有成长小说的特点☆☆☆□□。何为成口长小说☆☆☆□?简单地说☆□□☆□,就是描口绘人物成长过程和口经历的小说☆□□。它通过对某个人或多个人成长经历的叙述□☆□□☆,表现出口人物的思想和心理从幼稚走向成熟的变化历程□☆☆□□,“成长小口说是对个人成长经历和成长困惑口的表现”☆□☆,[1]这里所说的成长绝口不是生理或年龄上的成长☆☆□□,而是口主人公在经历口口过磨难过后产生心理上的成熟□□☆☆。

  《芒果街上的小屋》中的埃斯佩朗莎一家因为生活的贫困口不得不搬到拉美移民聚居的芒果街☆□☆☆。没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可以口口指给别人看”的房子☆☆□□,和男孩子跳舞时口没有口一双像样的舞鞋□□☆,带着米饭三明治想在餐厅吃一顿饭被嬷嬷阻拦并被怀疑撒谎……都让埃斯佩朗莎羞口愧得抬不起头☆□□。少女因为家庭和经济状况的缘故开始变得敏感□□☆□☆,开始认识到了成人世界的残酷与社会的不公☆□□☆,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口意识□☆□☆☆,才证明了女主人公脱离了天真无邪的童年时代□☆☆,开始成长☆□☆□。朋友口口萨莉口的背口叛☆□□□☆、对性的初识进一步将成人世界的观念强行侵入到埃斯佩朗莎的意识中☆☆☆,此时的主人公已经完全背离了她心中的“猴子花园”□□☆□。《呼兰河传》中口口纯真的“我”在经口历了小团圆口媳妇被虐待而口死☆□□☆、有二伯偷东西□□☆☆□、王大姐与冯磨倌的婚姻被别人嫉妒等成人世界的阴暗后☆□□☆□,也竟从不谙世事变得伤感起来□□☆□,成熟起来□☆☆□☆。

  孙胜忠教授在他的《美国成长小说艺术与文化表达研究》中是这样界定成长小说的:“成长小说主要叙述对青口年人的教化和培养……取决于小说中口的文化氛围和社口会环境强调的是妥协还是背叛☆□☆□☆,相应地□□□☆,主人口公要口么口与口社会和解了□□☆□☆,要么带口着困惑或者口新发现背离了社会☆□□□。”[2]

  这两部著作中都有电影化口的口叙事和抒情手法☆□☆。首先☆☆□□,二者在叙事上都口采用了蒙太奇技巧☆☆☆□,由多口个不同的画面相互转换□☆□,跳跃感极强☆□□□,体现为结构的松散□☆☆□☆。《芒果街上的小屋》由44个毫无关联的故事构成☆□☆☆☆,《呼兰河传》中的几个主要故事之间也并无情节上的联系□□☆☆□。小说的灵魂是情节☆□☆☆,但这两部作品都具有回忆口性质☆□□,结构松散□☆☆☆□,看似是作者的随笔□□☆,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十分感性☆□☆,颇具意识流的感口觉☆□☆□。

  其次☆☆□□□,多线索交叉叙事的电影手法在文本中都体现为儿童视角与成人视角相结合☆☆□□□。以儿童视口角看世界是这两部作品的又一特点☆□□□☆,在两部作品的大量篇幅中都以儿童的口吻叙述故事☆□☆☆□,表现了处于成长阶段的儿童的强烈的好奇心和求知口欲□□☆□,但这种从儿童纯口净的眼中所反映的现实世界却是纷繁口复杂的☆□☆☆□。同时☆□□☆☆,儿童稚口嫩的声音只是表口口象☆□☆,而且口口两部作品中都不乏口客观冷峻的分析☆☆□□☆,很明显地带有成人叙事的意味□☆☆☆☆,两种叙事角度相互配合□☆□□☆,相得益彰☆□□□。

  在《口芒果街上的小屋中》中有这样一段对于家人头发的描写让读者记忆犹新:“爸爸的口头发像扫把……我的头发挺懒惰……只有妈妈的头口发☆☆□□,好像一朵玫瑰花结□□☆,一枚小小口的糖口果圈儿☆☆□☆☆。”[3]《口呼兰河传》中所有人看口待小团口圆媳妇都带有封建落后意识□□□,都带有口经验☆□□、理性因素☆☆☆□□,而“我”却和小团圆媳口妇保口口持了亲密无口间的关口系☆□☆☆。还有“我”在祖口口口父口的口呵护下☆□□□,背诗写字□□☆□,在后花园无忧无虑地口尽情玩耍☆□□☆☆,都是以儿童纯净的内心透视着现实的世界☆□□☆。而当两位女作家在用儿童视角浮光掠影地展现了世界之后☆□□☆□,又以全知叙事的角度对“所看”进行了“所感”□☆☆□。《芒口果街上的小口屋口口》口口中“玛琳是最后一个见到杰拉尔多活着的人……他只是一个不会讲英语的墨西哥苦力□□□☆,又一个偷渡口客□☆□,看上去总是自惭形秽的人□□☆□□。”[4]《呼兰河传》第四章节中描写边挂粉条边唱歌的人们之后有这样的议论:“逆来顺受☆□□□,你说我的生命口口可惜□□□☆,我自口己却不在乎□□☆☆□。你看着危险☆□□,我却自己以为口得意□□☆□☆。不得意口怎么样□□☆?人生是苦多口乐少☆☆□□。”[5]这口类深入的分析是儿童无法完口成的□☆☆,作者以“我”这一叙口述者发出口议口论□□□☆☆,以自己成人的视角影响读者的价值判断□☆□□☆。口☆口口☆口这种儿童视角与成人视角相结合的方法避免了只用儿童视角的肤浅☆☆□☆□,在保持真实感的基础上☆□☆□,增添了口意蕴上的厚重感☆□☆☆。

  再次□☆□☆☆,语言和结构都颇具口节口口奏感(尤其是《芒果街上的小屋》的英文版本)□☆□☆□。最后□□□☆,在景口别方面□☆□□,两部作品都先以大全景镜头口交代口所处环境□□☆□,然后用多个分镜头分开叙事□□☆□。

  同时☆□☆□,两者语言上的诗情画口意也是它们的画龙点睛之处☆□☆□。例如“在你忧伤口的口口口时候□□☆,天空会给你口安口慰□□☆☆。可是忧口口伤口太多□□☆□,天空不够☆☆□□。蝴蝶也不够☆☆□☆□,花儿也口不够☆☆□。大多数美的东口西都不够□□☆☆☆。”[6]“那粉口房里的口口歌口声□☆☆☆☆,就像一朵红花开在了墙头上☆☆☆☆。”[7]作品中大量运用反复☆☆□、通感等修口辞☆☆☆,更加增强口了其口散文化☆□☆☆□、诗化的特征☆☆□☆□,小说即是散文体的叙事文口口学□☆□☆,这两部作品可口算得口上是真正的“诗化小说”了☆☆□。

  除此口之口外☆□□,两部作品都塑造了敏感的少女主人公这类圆形人物□☆□□□,也均属于生活类的成长小说□□☆。

  但由于两位作者所处社会背景不同☆☆☆☆□,在创作主体经验□□☆☆☆、女性身口份认知程度□☆☆、创作手法方面也存在诸口多不同□☆□。《小屋》作为口一部典型的成长小口说☆☆☆□□,更侧重口于口个人成长过程自我情感的抒发□☆□☆,主人公的成长都与周围社口会环境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当埃斯佩朗莎明显地感觉到社会☆□☆□、种族☆☆□、家庭等方面的口压力时□☆☆□,她开始成长□☆☆□□,并将心中的压抑口转换成对自我实现的追求——用知识武装自己以逃离芒果街贫穷的生活☆□☆□。《呼口兰河传》中则以儿童之眼反映彼时社会的愚昧☆□□□,企图以儿童的纯真反衬成人世界的不堪☆☆☆□,是萧红想用作品拯救彼时社会的尝试☆□□。这源于口中美文化口的差异☆☆☆□□,美国儿童文学更强调“儿童本位”□☆☆,崇尚个人奋斗与英口雄主口义;中国则因其两千多年的封建传统决定了儿童观“成人本位”的本质☆☆□□,所以中口国的口儿童和儿童作家承担了更多的社会使命□□☆□。

  两部作品同作为女性作家书口写的成长小说□☆☆,但在表现女口性认知方面却相去口甚远☆□□☆☆,希斯内罗丝在口《芒果街上的小屋》中体现了女主人公在成长过程中完成了从女孩到女人的蜕变☆□☆,可以界定为女性口成长小口说☆☆☆□☆。而萧红却口将性别泛化□☆□,只是孩童成长的过程□☆□□☆。在《小屋》中☆□□,埃斯佩朗莎第一次穿高跟鞋的经口历使她明白口可以依靠女性的外表和性别的特殊性让她逃离贫穷的芒果街☆□☆□。被男性骚扰成为埃斯佩朗莎成长过程口中最重要的转折点□□☆☆☆,甚至对于房子的幻想作口者口也这样写到:“不是一口座小公寓□□☆☆☆,也不是阴面的大公寓□□□□☆,也不是哪一个男人的房子☆□□,也不是爸口爸的☆□□。是完完全全我自己的☆☆☆。那里有我的前廊我口的枕头☆□☆☆☆,我漂亮的紫色牵口牛□□☆□。我的书口和我口的口故事☆☆☆□。”[8]埃斯佩朗莎的几个朋友也都口是性格迥异的少女☆□□☆□,她们对自己的未来规划以口及逃离芒果街的方式也不尽相同☆□□。这些都体现了主人公在成长过程中开始学会主动确立女性自我身份的社会化☆☆□,口☆口口☆口试图突破男权和父权传统的束缚□☆□。萧红在《呼兰河传口》中仅写到口父亲□☆☆、母亲和祖母对自己冷漠的态度以及小团员媳妇作为女性被残害口的现实☆□□☆,而并未口突出口女性成长的口过程和心路历程☆☆□□,不可以算作女性成长小口说☆□□□。这与两部作品口的创作年代以口及美国女权主义运动息息相关□☆□□☆。

  两部作品虽然都采用了诗化的语言☆□□□☆,修辞手口法也大多为反复□☆☆☆□、通感等☆□☆,但在艺术口手法的运用上□☆☆☆,还是有所殊异☆☆☆。就拿展现儿童视角的语言来说□□☆,《芒果街上的小口屋》多采用口的是比喻修辞☆☆☆□,例如☆□☆□,“睡姿像个面包圈上的猫□□☆□。”[9]“弄得车子一个口口口劲口摇口口晃□□☆,好像口轮子是实心意粉做的□☆□。”[10]“他的脚又白又胖☆□☆,像厚厚的玉米肉粽□☆□。”[11]而口《呼兰河传》多采用拟人的写口法☆□□□□,例如☆☆☆□,“砖头口晒口太口阳□☆☆☆,就有口泥土来陪口着”[12]“黄瓜愿意开一个谎花口就开一个口谎花□□☆☆□,愿意结口一个黄瓜□□☆□☆,就结一个黄口瓜☆□□□☆。”[13]口口两者的手口法虽有不同□☆□,但都清晰地展现了作者的童年视角□☆□☆□,都体现了文本活泼的童趣□□□。童年的思维是一种印象化的□□☆、比拟化的思维□☆☆。在每个人的童年时期☆□□☆☆,都会将自己所见到的新鲜事物联系到自己思维中已有的物品□☆□,或是赋予一切无生命的东西以生命□☆☆□☆。正如萧红在作口品中所说“只觉得这园子里边无论什么东西都是活的”[14]☆☆□。

  除口此口之外☆□□☆☆,《呼兰河传》中对人物内心的描写远少于《芒果街上的小屋》□□☆□,甚至有意识地回避着☆□□☆☆,但《呼兰河传》中对大自然的亲近之感却远胜于后者□☆□☆☆,这也是口口两者的不同之处□□☆☆。

  无论是“山东大饼”亦或是“松软的口口口蛋糕”(台湾学者对其作出的评口价)☆□☆,无论是自我成长宣泄还是企图拯救成人世界□□□☆,两部作品都以其独特的儿童经验叙写成口为本国甚至是世界成长小说的里程碑☆□☆□□,并为我们的儿童文学发展提供了新的借鉴和价值□□☆☆。

  注释:

  [1]苗渝萍:《美国成口长小说研口究》□☆□,北京:中国社口会科学口出版口社□☆☆☆□,2004年版□□☆,第10页□☆□。

  [2]孙口口胜忠:《美口国成长小说艺术与文口化表达口研究》☆□☆,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34—35页☆☆□。

  [3][4][6][8]口[9][10][口11]桑德拉·希斯内罗丝:《芒果口口街上的小屋口》☆☆☆□□,南京:译林出版社☆□☆,2012年口版□□☆□,第6页☆□□☆☆,第89页□□☆□□,第41页☆☆☆□,第145页□□☆□☆,第16-口口17页☆□☆□,第51页□☆☆。

  [5]口[口口7][12][口13][14]萧红:《呼兰河口口传》□☆□,南京:凤凰口出口口版社☆□□☆,2010年版□☆□,第217页□☆☆,第89页☆☆□☆□,第213页□□□,第187页□☆□。

  (口孙名谣 吉林长春 东口口北师范大学文学院 130024)

本文由课堂论文网发布于艺术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比较分析《芒果街上的小屋》与《呼兰河传》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