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中女性出行叙写口☆口口☆口

  《金瓶梅》中女性出行叙写

  常 艳

  摘 要:在《金瓶梅》这部世情小说中□☆☆□,女性出行几乎贯穿于整个篇章☆□□。通过对她们出行所用口工具☆☆□□☆、礼仪等的考察可见☆□☆,尽管上下尊卑的等级观念在当时还起着支配作用□□☆,但新的经济因素滋生所带来的世俗观念的变化也同样在女性出行中得到体现☆□□□☆。

  教育期口刊网 http://口ww口w.jy口qk口w.com关键口词:女性 出行 尊卑等级 时尚

  出行是人们社会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古代□□□□☆,主要的交口通工具就只是车☆☆□□、马□☆□、驴等☆□☆,出行工具的缺乏使得人们的外出活动口很不方便☆□□,对女性来说☆□□☆☆,“斜倚薰笼口坐到口明”是她们日常的生活状态☆□□☆□,就像16世纪到过广州的外国传教士克路士在《中国志》中描述口的那样:(女性)“一般都口关在家里☆□☆,以致在整口个广口口州城☆□□,除了几个轻佻的家庭妇女和贱妇外□☆□,看不见一个女人口……”[1](P102)只有在特定的节日才能外出□☆□☆☆。而对于她们的外出也是有要求的☆□☆☆□,《礼记》中说:“男不言内☆☆□□□,女不言外…口…口女子出门必壅蔽其面☆□☆□□。”[2]口(口P362-363)南宋朱熹也曾出于妇教的考虑☆□☆□,以免妇女抛头露面□☆☆□□,就规定良家妇女出门☆☆□☆□,用蓝夏布一副☆□□□,围罩头和颈项□☆☆☆,身穿大口布口宽衣☆□☆。朱元璋也说:“妇女口家专在口里面☆☆□□,不可外出来……”[3](P946)口可见☆□☆□□,在封建男权社会里□☆□,女子口的自由被限制在高墙深院内□☆☆,即使外出也要“壅蔽其面”□☆☆☆☆。

  产生于十六世纪的长篇世情小说《金瓶梅》中出现了大量的女口性出行叙写□☆□☆□,通过对她们出行所用工具及交往礼仪的考察可见□□☆□,在商品经济蓬勃发展的当时☆□☆☆☆,尽管上下尊卑的等级观念在世俗日常生活中还居于支配地口位□☆☆☆□,但新经济因素催生的有别于传统的观念也渗透于人们的日常生活口之中□□☆。

  一□□☆☆、明朝女性的出行

  在汉以前☆☆□☆,男子出行只能乘口车骑马☆□□□,而妇口女口出行则用安车☆□□□☆。汉魏时期出现了“载舆”□☆☆□☆。到晋☆☆□,陶渊明因患了足口疾☆☆☆,命人创制了“篮舆”☆☆□☆□,让人口抬着自己口走□□□。唐朝规定宰相三公诸司官员及致仕口官员如口有疾病☆☆□□□,才允许乘“檐子”[4]口(P399)□☆☆,宋时也只有百官才有乘轿的权利□□☆,到了明朝☆□□☆,轿子开始口普遍使用☆☆□□,“人人皆口小肩口口舆□□☆☆,无一人骑口马者矣”[5](P155)□☆☆□□。

  轿子作为口我国口古代社口会一种重要的代步工具□☆□,是一种靠人或畜扛☆☆□、载而行☆☆□,供人乘坐的交通口工口具☆□□☆□。它的出现☆☆☆,方便了女性的出口口行☆□☆☆,一方面是因为它四周有帷布☆☆☆□□,能遮蔽其面☆□□。葡萄牙人克路士在《十六世纪口中国南部行纪》中这样描述口女轿:“另有一种大轿☆□□,高贵美观□☆☆☆☆,四面密封□☆□,每一面有一扇小口窗☆□□☆□,上面用象牙或骨☆□☆□☆、木制成漂亮口的窗格☆☆☆□,坐在里头的人可以向口街的这边或那边窥视□□☆☆,而不让人看口见☆□□☆□。这是口用来抬城里妇女外出之用☆☆☆□。”[6](P88-89)另一方面是因为它平稳舒适安全☆□□□☆,免除了小脚走路的辛苦☆□☆□□,所以妇女坐轿出行是优先选择☆☆□☆。

  另外□☆□,随着商品经济的口发展□☆☆☆,城市生活越来越繁华□□□,妇女口不安于困守闺口房☆□□、足不出户☆□□☆,而是开始积极参加社会活口动□□☆☆,同时社会交往需求也相应地增加☆□☆□□,使得她口们出行的次数口增多□□☆☆。《金瓶梅》中我们看到了西门庆等男性的出行往来交际☆☆□,同时也能看到女性的多次出行□☆□□。对于女性来说□□□□□,从“专在家里”到“可以口口乘轿口外口出”□☆□□□,这种变化说明女性的自由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口放□☆□□。但是在她们口的外出活动中☆□☆,我们看到宋明理学还在发挥着作用□□☆☆☆,即传统的尊卑等级观念口还在影响着口世俗人们的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反映在作品中就是《金瓶梅》中在女性口的出行方面□□☆,不同口阶层的人们享受着不同的等级待遇□☆□☆□。

  二☆□□☆、《金瓶梅》中女性的出行

  《金瓶梅》口中作者在描写吴月娘她们口出行时是有口所讲究的□☆□□□,从坐轿出行来说我们可以看到:妻妾有别□☆☆、官商有别☆□☆□☆、主仆有别□☆☆□□。

  (一口)妻口妾口有别

  明末清初人李口口口渔口曾说:“至于姬妾婢媵☆☆☆☆,又与口正室不同☆□□□☆。娶妻口如口买田庄☆□□☆☆,非五谷不殖☆☆□□,非桑口麻不树□□☆,稍涉游观之物□□□☆,即拔口而去之☆☆□☆,以其为衣食所出☆☆□□□,地力有限□□☆☆□,不能旁及其他口口也□□☆□☆。买姬妾口如治园圃☆□☆,结子之花亦种☆☆☆□□,不结子之口花亦种;成荫之树亦栽□☆□☆☆,不成荫口之树口亦栽□☆☆☆□,以其原为口娱情而设□□□,所重在耳口目☆☆□☆□,则口腹有时而口轻☆☆□,不能顾名兼顾实口也□□□☆。口☆口口口☆口口”[7](P166)可见□☆□☆,在传统儒家士大夫心口中□☆□□,妻妾在口家口庭中有着不同的地位□□☆。

  《金瓶梅》中妇女们的出行活动□□□,妻☆☆☆、妾的待口口遇是口有明显口区别的□☆□☆□。吴月娘是吴千户口的女儿□□□,嫁于西门庆作为继口室☆☆□☆□。她作为口一家口之主□□☆☆,外出时□□☆,都是口坐大轿□□☆□,潘金莲等妾们外出时都是坐小轿以示区别□□☆□☆。如第口口78回:“午间吴口月娘等口打扮停当□☆□☆☆,一顶大轿☆□□,三顶小轿☆☆□,后面又带着来爵口媳妇惠元收叠衣服□☆□☆☆,一顶小轿☆☆□,四名排军喝道□☆□☆□,琴童□□□、春鸿☆□☆□□、棋童☆☆□☆□、来安口四口口个跟口随☆☆□□□,往云指挥家来吃酒□☆☆。”[8]口(P口1253)说明吴月娘作为正妻□□☆,西门家的主口母☆☆□,她的出行不管是独行☆☆□□☆,还是和众妾们一起口都是口坐大轿□☆☆,而潘金莲她们的口出口行几乎都必须有吴月娘的带领☆□☆☆,并且都是小轿随行☆☆□☆☆。在西门庆这个富商家庭□□☆□,虽然衣食住等都有逾越礼制规定的情况□☆☆,但是妇女们出行特别注重妻妾之别☆□□☆,从这方面来说又严格遵循了传统礼制☆☆□☆。

  (二)官商之别

  隋口唐以后☆□☆☆□,科举口制口度的开设☆□☆☆□,普通百姓要想进入官场最重要的途径就口口是熟读经书□□☆☆,靠知识中举☆☆☆。自古以来的重农抑商政策使得商人的地位低下☆□☆□,但是随口着经口济的发展□□☆☆□,商人的地口口位逐渐提高☆☆□☆,随之☆□☆☆,官□□☆□☆、商之间的关系也逐步有了变化☆□□☆☆。唐朝□☆☆□□,口☆口口☆口士农工商等级森严□□□☆,禁止商人入朝为官☆☆☆□。宋代☆☆☆☆□,商品口经济的发展使口口得商人的地位有所改变☆□☆□☆,允许其中“奇才异口行口口口者”参加科口举口考试□☆☆□。到了明代☆☆□☆,随着社会生口产力的发展和提高□□☆☆,商品经济达到了空前的规模☆☆□□,很多士绅阶级弃儒从商☆□☆□,同时口也有很多商人进入官场□☆□□,出现了很多“红顶商人”☆□□☆☆,西门口庆就是口一口例□□□□。一方面他靠着自己的金钱跻身官场☆☆☆□☆,谋取权力;另一口方面他又靠口着做口官获得的权力为自己谋口取更大的财富□☆□☆。士商混杂的现象曾使很多正统士人感喟万端☆☆□,用当时山西籍官僚杨义的话说:“商则不官□☆□☆☆,官则不商☆□☆□,既商之☆□□,又官之☆□□☆,其名不正□☆□,其事不雅☆☆□。吾不为也☆□☆☆□。”可见□☆□☆□,商人口和官员口相口比☆☆□□,在人们的意识中商人还是略低一等的□☆□。尽管商品经济的发展滋生了资本主义萌芽□☆☆,但封建势口力在人们的口生活中还占据着统治地位☆☆□□,所以像西门庆这样的商口人阶层☆□☆,虽然拥有较强的经济实口力□☆☆,但是在政治上仍受制于口强大的封建政权☆☆□□。

  在日常的生活中我们也能看出官☆□□☆☆、商之口间是有区别的☆□☆□□。下面我们就女眷们的出行变化口来说明这个问题☆☆☆□☆。

  1.西门庆做官前

  当西门庆还是清口河县的一名普通商人时□☆☆☆,对于其妻妾们的出行☆□☆□☆,作者只是简单地说“四顶轿子”☆□☆☆,没有做过多的描口述☆☆□□□。尽管西门庆家里有万贯家口财☆☆□,也只是以市井小民口的身份生活着□☆□□□,所以其口出行也就不值得一提□□□□☆,只是一笔带过☆☆□,就是西口门庆出行也只是骑口马☆□□,很少坐轿☆□□☆,只在去东京给蔡京祝寿时才口坐起口了轿子☆□□☆☆。所以在西门庆做官之前□□□□,也就是《金瓶梅》中前30回中☆□□☆□,更是很少提及妇女坐轿出行☆□☆,只在第十五回《佳人笑赏玩灯楼☆□☆☆☆,狎客帮嫖丽口春院》写口到:

  月娘到次日□□□□,留下孙雪娥口看家☆☆□□☆,同李娇儿□□☆、孟玉楼☆□☆、潘金莲四口顶口轿子口出门☆☆□☆☆,都穿着妆花锦绣衣服☆□□□□,来兴☆☆□、来安☆☆☆、玳安☆□□☆、画童四个小口厮口跟随着□□☆□,竟到狮子街口灯市李瓶儿新买的房子里来□☆☆。[9](P229)

  这只是提及吴月娘她们的出行□☆☆□,并没有对轿子加以特别多的关注以示区别☆☆□□☆,因为西门家还只是平口民百姓☆☆☆□□,虽然有财力□□☆☆,但是也不敢口明口目张胆地招摇过市□☆□☆,只能按规定坐法律允许下的青布小轿☆□☆。

  2.西门庆做官后

  当西门口庆做了提刑院掌刑千户后□☆☆,身份地位发生变口化□☆□☆,他以及家人的口口出行就不同寻常了□□☆☆。如第41回:“那日☆□☆□,月娘并口口众姊妹□☆☆□□,大妗子☆☆□,六顶轿子一口搭儿起身□☆□☆☆,留下口口口孙雪娥看家☆□□。奶子口如意儿抱着官哥☆☆☆,又令来兴媳口妇惠秀服侍叠衣服□□□,又使两顶小轿□☆□□☆。”[10](P610)第78回:“午间吴月娘口等打口扮停当☆☆□,一顶大轿☆□□,三顶小轿□☆□☆□,后面又带着来爵媳妇惠元收叠衣口服□☆☆,一顶小轿□□☆☆,四名排口军喝道□□□☆☆,琴童□□☆☆□、春鸿☆□☆、棋童□☆☆、来安口口四口个跟口口口口随☆☆□☆☆,往云指挥家来吃酒☆☆☆□。”[11](P1253)

  西门庆加官进爵后□□☆□☆,身份和地口位都发生了变化☆□☆,其女眷们的出行当然就不同于以前□□☆,开始有家人媳妇跟随☆□☆,有排口军喝道;开始着笔口墨写“大轿”“小轿”☆□☆,而不再是口笼口口统口地说是“轿子”☆□□□☆。这说明西门口口庆做口官后☆☆□□□,更注重尊卑等级☆☆☆。西门庆口从商人到官员的转变☆☆□,其家眷们出行的工具也口口相应地有了变化☆☆☆□。这些变口化说明了官☆☆□、商之间的界限分明□☆☆,当西门庆还是商人的时口候□□☆,即使有再多的钱财□☆☆□,也还不能逾越那个口等级☆☆□。

  3.官与官

  西班牙人拉达曾在16世纪到过口口中国南部福建☆☆☆□、广东一带□☆☆☆,他在《记大明的中国事情》中这样记载:“……只有军官和官员才口口能乘有盖口的大轿□□□□□,地位越高☆□☆□☆,轿子口就越华口口丽□☆□☆。”[12](P202)从这段文字中我们可以看到明朝官员的出行与平常百姓是不同的☆□□□,即使官口与官之间也是“地位越高☆□□□☆,轿子口就越华丽”☆□□□。《金瓶梅》作为反映明代社会生活的世情小说□☆□,从官员们女眷的来往来看☆□☆,她们级别的口不同☆☆□。如第78回写到:“止有何千户口娘子☆□□□,直到口晌口午半日才来□□☆,坐着四人口大轿□☆□☆☆,一个家人媳妇口坐口小轿跟随□☆□□,排军抬着衣箱☆☆□□☆,又是两个青衣人紧扶着轿杠到二里门才下轿☆□□☆☆。”[13](P1266)第78回还写到:“午间□☆☆☆☆,只见林氏一口口口口口顶大轿□☆☆☆□,一顶小轿口跟了口来☆☆□。”[14](P1265)通过何千户娘子和林太太的出行☆□□☆,我们可口以看出新升任的何千户家和日趋口没落的王招宣家口的高低贵贱☆□□□□。何千户娘子坐的口口是“四人大轿”☆☆□,另有口家口人口媳口妇口坐小轿随行☆☆☆,排军抬衣箱□☆☆□□,两青衣扶口轿杠☆☆□□□,说明出行的排场很大□□☆□☆。而对于林太太☆□☆,只是“一顶大轿”“一顶小轿”这样简口单口的叙口述□□□□。这样看似无意的描写☆□□□☆,其实也有着强烈地口对比☆□☆☆□,这说明在官场中更看重尊卑等级☆□□。

  《金瓶梅》中官与官□☆□、官与商之间的不同等级差别使其女眷们的出行工具也会有所区分□□☆☆☆,通过比较☆□□☆,我们可以看到商人虽然有财力□□☆,但是还是会口受到限制☆☆□☆□。在官场上的往来☆☆☆☆□,尊卑等级观念还口很严重☆☆□□□。

  (三)主仆之别

  《金瓶梅》中的女性口出行☆☆☆□,也反口映出主仆之别□☆□,以庞口春梅为例☆☆□。

  春口梅当初是用八两银子买来的☆□☆,她在西门庆家实质上就口是没有名分的口妾妇☆□□☆,虽受到口宠爱□□□☆□,但是和吴月口娘□□☆、潘金莲这样的主子相比☆☆☆,她毕竟还是奴婢的身份□☆☆□,在外出活动中是不能坐轿的☆□☆☆。后来她被卖到周守备家□☆□□,受到宠爱□□☆,做了二房□☆☆☆,地位有所口提口高□□☆☆□,出行就有很大不口同□☆☆,第89回☆☆☆□,她和口大奶奶□□☆□、孙二娘“都坐四口口人轿☆☆☆□□,排军喝路□☆☆☆□,上坟耍子去了”[15](P1415)□□□☆。第96回写春口梅出行“伴当打灯笼☆☆☆□□,拜辞出门☆□□,坐上大轿□☆□□,家人媳妇都坐口口上小口轿”[16](P1514)☆□□。由奴口到主口的变化□☆□☆,完全口反映在春梅的出行上☆□□,从当初没有资格坐轿☆□☆□,到现在“坐四人轿”“坐上大轿”☆□□□,并有排军口喝道□☆□☆□,家人媳妇跟随☆☆□,这些足以说明主☆☆□□、仆之间是有严格界限的□□□。

  (四)例外

  上述女性出行体现出尊卑口有序☆□☆□、贵贱有口别的口等级观念□☆□,但小说中也口有与法律条文相违背的出行描写□□☆□。

  1.普通老百姓的出行

  《明会典》“礼部二十”规定:“在京三品以口上口许乘轿□□☆□□,其余不能违口例□□☆□☆。”[17](P395)普通老百姓也只能在生病或者疲累的时候才能坐轿☆☆☆□,并且只能坐矮小的竹轿□□☆☆。但是在《金瓶梅》中我们看到的普通百姓日常往来出行也坐轿☆☆□□☆,以潘姥姥为例□☆☆,如第78回:(金莲)正说着☆☆□□,只见小玉走来说:“俺娘请口五娘☆☆□,潘姥姥来口了☆☆□☆☆,要轿口子钱口哩□□□☆☆。”[18](P口1255)在口这里□□☆□□,潘姥姥口口来口西门家也可以坐轿☆□☆□,她之所以选择坐轿一是为了追求体面☆□□□,二是为了舒适□□☆。但是潘姥姥坐轿只能依附于她女儿潘金莲□☆□☆,让潘金莲付轿钱□☆□☆☆,说明普通百姓家坐轿还是有点奢侈□☆□☆,就像文嫂这口样的普通百姓☆☆□☆,只因吊死丫头打场官司☆☆□,就会连唯一的口出行工具——驴都折卖了□☆□☆□。

  2.娼妓的出行

  娼妓的地位处于社会的最底层□☆□。“娼家出入☆☆□,只服皂口褙子□☆□☆,不得乘坐口车马□□□☆。”[19](P1943)但是李桂姐之流出行俱是坐轿☆□□。如第口31回:“院中口口李口桂姐□☆☆☆、吴银儿见西门庆做了提刑所口千户☆☆☆□,家里又生了子☆□☆,亦送大礼☆□□,坐轿子口口来庆贺☆□□。”[20](P465)李桂姐之流□□□☆☆,出入往来也是坐口轿□☆☆□☆。虽说一方面是因为缠口脚的缘故☆☆□☆,坐轿方便了她们的出行□☆☆□☆,但更多的还是因为有能力支付得口起轿钱□□☆。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口推口磨□☆□☆。”精辟地道出金钱的巨口大神力□☆□。只要口拥有金钱□□☆□☆,就算口潘口姥姥□□☆□、李桂姐这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百姓也能坐轿口子□□□,从一个侧面说明金钱的肆虐导致明代律口例条文在世俗生活口中已经失去了约束的效力☆☆□□□。

  三☆☆□□☆、多元价值口观并存

  通过对《金瓶梅》中女性出口行的考察□□□□,我们看到了明代中叶是一个多元价值观并存的时口代□☆☆□,是传统道德与市民新观念并存的口时代☆□□☆。

  首先☆☆□☆,她们口口的出行活动中注重妻口妾有别☆□☆、官商有别☆□□□□、主仆有别☆☆☆□□。中国封建社会一直以来口都是男耕口女织的口自然经济为口主导☆□☆☆☆,传统的小农意识和封建纲常伦理在人们的观口念中已口根深蒂固☆□□□。明代以儒口学立国□□☆□,儒家之礼始终贯穿甚至渗透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并且规范着人们的日常行为☆☆□□□。

  其次☆□☆,从她们的出行活动我们可以看到社会的进步☆☆□。在男尊女卑的封建口时代☆□□☆☆,女性被囚禁在深宅大院口内☆□□☆,有事出门也必遮遮掩掩□☆□☆。到了明代☆□☆,妇女可口口以走向社会☆□□。这是因为明中后期口以后□☆☆,“心学”流行□☆☆□,人们从“程朱理学”的束缚中口口解脱出来☆☆☆□,自我意口识开始觉醒☆☆□☆□,个性得口到口解放□☆□☆,传统的伦理标准失去了原有的约束力☆□□,人们的思口想开始从一元走向多元☆☆☆☆□。

  还有□□□☆□,明代口商品经济的口发口展□□☆☆□,城市口生活的口繁华☆□□☆,物质财富的增加☆☆□☆,旧的生活方式日益不适应新口的社会风尚☆□☆,在商业化的过口程中□☆□☆,消费观念的变迁☆□□☆,社会风尚也发生了相应的口变化☆□☆,“以欢口宴放饮为豁口口达□☆□□,以真味艳色为盛礼”[21]口(P503)☆□□☆□。人们在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上突破了“皆有定制”的封建规范☆□☆☆☆,追求体面□☆□☆□,摆阔气的奢侈之风盛口行☆□□□☆,明中后期以后“人皆志于富侈☆☆□□,不复知口有明禁□□☆□☆,群相蹈之”[22](口P140)□☆□□。

  注释:

  [1][口6]克口路士:《中国志》载G·R·博克舍口编注□☆☆□☆,何高济译:《十六世纪南口部行口纪》□☆□,中华书局□☆☆□☆,2002年版☆□□□□。

  [口口2]王梦鸥:《礼记口口今注今译》□□□□☆,天津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

  [3]朱口元口璋:《御制大诰武臣》☆☆□□□,《男女混淆》第23□☆□□☆,载张德信□☆☆☆□,毛佩琦主口编:《洪武御制全书》□□□□,黄山书社☆□□☆,1995年口版☆☆□□。

  [4]口陈宝口良:《明代社会生活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年版☆□□□。

  [5]口[明]顾起元:《客座赘语》卷七☆□□☆,上海古籍出口版社□□☆,2012年版☆☆□□□。

  [7]李渔著□□□□☆,江巨荣□□☆□☆,卢寿荣校口口注:《闲情偶寄》□□☆□□,《声容部口·习技》第四□☆□☆□,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版□☆☆□。

  [8][9][10][11][13][14][15][16][18][20][明]兰陵笑笑生:《张竹口坡批评金瓶梅》□☆☆□☆,齐鲁书社□☆□□,1991年口版□☆☆。

  [12]口口拉达:《记大明的中国事情》□□☆□□,载C·R·博克舍编注□☆☆☆☆,何高济译:《十口六世纪南部行纪》□☆□☆☆,中华书局□☆□☆☆,2002年版☆□□☆。

  [17]申时行:《明会典》卷之口六十二《口礼部二十》(万历口朝重修本)☆☆☆,中华书局□☆☆□☆,1989年版☆□□。

  [19][明]宋濂等撰:《元史》口卷口七十八☆☆□☆,中华书局☆□☆□□,1976年版□□□☆☆。

  [口21]博平县志编口委会:《博口口平县口志》卷五☆☆☆☆□,凤凰出口版社□☆☆□□,2004年版□☆□□。

  [口22]张瀚:《松窗梦语口》卷七☆☆□☆□,中华书局□☆□☆,1995年版☆☆☆□☆。

  (常艳 河南口口开封 河南大学文学院 475001)

本文由课堂论文网发布于艺术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金瓶梅》中女性出行叙写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