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诗经·国风》中的女性形象来看文学与人学的

  从《诗经·国风》中的女性形象来看文学与人学的关系

   王春霞

   (安庆师范学院□☆☆,安徽安庆246000) 摘要:《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分为风雅颂三个部分□☆☆□□。在《口十五·国风中》☆□☆□,塑造了形形色色的人物形象☆☆☆☆□,尤其以女性形象众多□☆☆,这些女性形象□☆☆,既有口人们喜爱的□☆□,她们是立体的并各具口口特色的□□☆☆,有纯真烂口漫的少女形象☆□☆,情意绵长的思妇形象□□□,自主刚强的弃妇形口象☆□☆☆,睿智独立的爱国女性形象;但也有口为人们所不喜欢的□☆□□,如宣姜与文姜□□☆□。通过对这些女性形象的学习□□☆☆☆,可以了解古代的女性文化☆□□☆,并为我们审视古代女性文化以及周代的历史提供了蓝本□□□。

   教口育期刊网 http://w口w口w.jy口qkw.com关键词:《诗经》;女性形象;后世影响;周代口历史

   中图分口类号:11207 22 文献标识口码:A 口文章编号:1673—2596(2015)08—0215—03

   《诗经》是我国古代现实主义的源头□□☆□,也是我国光辉灿烂的传统文化中最可贵的物化口形态之一☆☆□☆☆,而《口国风》更是《诗经》的骄傲☆☆□☆。在看了这本经典后□☆☆☆□,才发现其中有众多的女性人物形象☆□□☆□,她们使《诗经》这部经典更加的丰富多彩☆☆□☆,这些女性形象对后世的文学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并能折射出口周代的口历史□☆□☆□。

   一□□☆☆、形象各异的女性人口物

   (一)纯真烂漫的少女形象

   《口诗经》所处的时代是在公元前11世纪到公元前6世纪□☆□☆,即西周初年到春秋中口叶的五百年间☆□☆☆,这时正处口于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的过渡时期☆□□☆,这一时期社会对女子的要求还不是太严格☆□☆□,因而大多数少女都是积极向上的☆☆□。如《周南·关雎》中美口丽贤惠的少女《秦风·蒹葭》口中空灵飘逸的女子□□□☆□,《鄘风·柏舟》中勇敢反抗的少女☆□☆,但留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召南·摽有梅》口中纯真烂漫口的少女□□☆☆□。

   《召南·摽有梅》:诗中女子对异性的向往与追求向我们展示了那个时代爱情口的习俗□□☆□,大胆直率但又不失矜持☆☆□,表现了她们对美好爱情的渴望☆□☆☆。

   口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口摽有梅☆□☆,其实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

   摽口口有梅□☆□☆□,顷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谓之☆□☆。

   《毛诗序》中说:“《摽有梅》☆□☆☆,男女及时也□☆☆□。”青春渐渐老去☆□□□,尚未口婚嫁的女子感叹妙龄易逝☆□☆□,希望有心人前来追求☆☆☆。她毫不掩饰自己求偶的急切心情☆□☆□,从“七兮——吉兮:三兮——今兮;塈之——谓之”这层层递进中抒发了女主人公内心强烈的感叹☆☆□,因为她联想到自己还未确定的归宿□□☆,语言的坦白炽热让人欣赏不己□□☆☆□。把自己比作熟透的梅子☆☆□,呼唤“庶士”们快口来采摘☆☆□☆,这种顺乎人性的口热烈的追求□□□☆,不受任何的约口束□☆☆□,着实可爱啊☆☆□☆。

   (二)情意绵长的思妇形象

   这些女性生活在春秋时期☆☆☆□☆,那是一口个战争频繁□□□☆☆、时局口动荡的时口代☆☆□□,因而使得《诗经》中的思妇口形象占有很大的比重☆☆□,如《周南·口卷耳》☆☆□☆,《卫风·伯兮》《王风·君子于役》等☆□☆☆。

   《王风·君子于役》:

   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曷至哉☆□☆□□?鸡栖于埘□□□。

   口口日口之口口夕矣□□☆☆☆,羊牛下来☆☆☆☆。君子于役☆☆□,如之口口何口口口勿思☆□□□☆!

   口君子于役☆□☆,不日不月☆☆□☆□。曷其有恬☆☆□□□?鸡栖于桀□☆☆。

   日之夕口矣☆☆□□,羊牛下括□☆□☆☆。君子于役☆□☆☆□,苟无饥渴□□□☆☆。

   这是一首怀念久役不归的丈夫的诗□☆□,开始就点口出了丈夫服役在外□□☆,杳无音讯□☆☆□□,而选取这一口特定的场景——黄昏中的所有牛☆☆☆□□、羊□□☆□☆、鸡都回家口了□☆☆☆□,唯有征夫已有无数个黄昏都不在家了□☆☆□□,一股思念口的情绪自然而然的涌上了心头☆□☆,思妇希望征口口人“苟无饥渴”□□☆,即使征人不能够现在回口来☆□☆,也不要在外边忍受口饥渴☆☆☆□□。《毛诗序》中写道:“《君子于役》刺口平王口也☆□□☆,君子无役无期无度□□□□□,丈夫思其口危难以风焉□☆□□□。”但是☆☆□☆☆,这种解释似与口诗口意不合☆□☆□□,王先谦驳之口日:“案据诗文□☆☆□□,鸡栖日夕□☆□□,牛羊下来☆☆☆□□,乃室家口口相口思口之情□☆□☆☆,无聊友托讽之谊☆☆□☆。所称君子□☆☆□☆,妻谓其夫☆☆□□。《序》说误也☆□□☆□。”

   (口三)自主刚强的弃妇形象

   《诗经》所处的时代□□□☆,男权主义已经形口成☆☆□☆□,女子婚后成为男子的附属品□□☆☆,一旦男子抛弃了女子☆☆□□□,女子的悲惨地位可想而知☆□☆☆□,如《邶风·谷风》中善良软弱的女性形象□□☆,但《卫风·氓》却为我们塑造了一个睿智刚强的女性形象☆☆□□☆。

   《卫风·氓》: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送子涉淇☆☆□□,至于顿丘□☆□□。

   匪我愆期☆□□,子无良媒□□☆。口☆口口☆口将子无怒□☆☆□,秋以为期□□☆□☆。乘彼垝垣☆□□,以望复关☆☆□☆☆。

   不口见复口关□□☆☆□,泣涕涟涟□☆□□。既见复关☆□☆□☆,载笑载言□□☆□☆。尔卜尔筮☆☆□□,体无咎言□☆☆□。

   以尔车口来□☆□,以我贿迁☆☆□☆。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与士耽☆□☆□□。

   口士口之口口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桑之落矣□☆□,其黄而陨□☆□。

   口口自口我口徂尔☆☆□□□,三岁食贫☆☆☆□。淇水汤汤□☆□☆,渐车帷裳☆☆□。女也不爽☆□□☆□,士贰其行□□☆☆☆。

   士也口罔口极☆☆□,二三其德□□☆☆。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

   言口口既遂矣☆□□,至于暴矣□□☆☆☆。兄弟不知☆□☆,咥其笑矣□□☆。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口口及尔口偕口口老□☆□☆□,老使我怨☆□☆□。淇则有岸□□□□,隰则有泮☆□☆□。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信口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己焉哉☆☆☆☆□!

   《氓》是口口弃妇口口诗口中的翘楚□□☆□☆,以第一人称的口吻叙述了她与男子恋爱结婚的经过☆☆☆□,到婚后被虐待到被男子抛弃的遭遇☆□☆☆☆,并通过婚前与婚后的对比来揭示丈夫的二三其德”□□☆☆。正如清口口如许☆☆☆☆、王洁所译注的《诗经》中说的既然违背了诺言☆□☆,就不要再想了☆□□□☆,一刀两断的态度☆☆□☆,戛然而止的结口口口尾□☆□,与同样是作为弃妇诗的《谷风》的余音袅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然而☆☆□□,可悲的是☆□□☆☆,这一口结局却得不到人们的同口情☆☆□□,在《诗经》所口处的时代里☆□☆,己开始有了男尊女卑的意识☆☆☆□□,受伤害的一方大多是女性□☆☆☆,不仅有来自社会舆论方面的压力□☆☆☆☆,也有来自家庭方面的不理解☆□□☆,如兄弟不知☆☆□,咥其笑矣”☆□□□☆。

   《氓》让我看到了口一个睿智刚强的女性☆□□,是的□☆☆,这样柔中有刚☆□☆、智慧口自尊的女性实在令后世的无数女子汗颜☆□☆。

   (四)睿智独立的爱国女性形象

   《诗经》中刻画这类女性形象较少□☆□☆,但《鄘风·载驰》中的许穆夫人就是最典型的代表□□☆。

   载驰载驱☆☆□□,归唁卫侯☆☆□□。驱马悠悠☆□□,言至于漕□□□。大夫跋涉☆□□☆☆,我心则忧□☆☆。

   口既口口不我口嘉□☆☆,不能旋反☆☆□☆。视尔不臧□□□☆□,我思不远☆☆□。既不我嘉□☆□□☆,不能旋济☆☆☆,

   视尔不臧□☆☆□,我思不閟□□☆。陟彼阿丘☆☆□□,言采其蝱☆☆□□。女子善怀□☆☆,亦各有行□□☆☆☆。

   许口人尤口之☆☆☆☆□,众稚且狂☆□□☆☆。我行其野□☆□☆☆,芃芃其麦□□☆□。控于大邦☆□□☆□,谁因谁极□☆☆□。

   大夫君子□□☆☆,无我有尤☆☆☆☆□!百尔所思☆□☆□,不如我口所之□☆☆□!

   许穆夫人口是一位有胆有识的爱国女诗人☆□□,她幼年即闻名于诸侯□□☆☆□,以至于许国与齐国都向卫口国求婚☆□☆□☆。汉代刘向在其《列女传·仁智篇》中说□☆□□□?初□☆□□□,许求之□☆□☆,齐亦求之☆☆□☆。懿公口将与口许☆□□☆☆,女因其传母而言日:今者许口小而远☆☆☆☆□,齐大而近□☆☆。若今之世☆☆□☆☆,强者为雄□☆□□。如使边境有寇戎口之事□☆☆□,惟是四方之故赴告大国☆□☆☆,妾在☆☆☆,不犹愈乎□□☆□?卫侯不听□☆□,而嫁之于口许☆□□。”从这点我们可以看出她从小就有爱国的思想☆□☆,且目光远大☆□☆□,精明睿智□☆☆☆。大约口口过十年□□☆☆□,敌人口破卫杀卫懿公□□☆☆☆,卫遗民在宋国的帮助下□☆□☆□,逃至漕邑□□□☆☆,立戴公☆☆□☆。戴公立口一月而死☆☆□□,文公即位□☆☆□☆,她听到卫国被狄所灭的消息后快马加鞭地赶到漕邑吊唁☆□□,以便能支援卫国□□☆☆,但她的大义凛然遭到了胆小☆☆□☆□、懦弱的许国大夫们的反对和阻拦☆☆□□,在悲愤忧伤中写了这首诗□☆☆。据《左转·闵公二年》载:“许穆口夫人赋《载驰》□☆□☆☆。齐侯使公子无亏帅车三百乘☆☆☆。甲士三千人以戍曹□☆☆□。归馈)公乘马☆□☆,祭服五称□☆□☆☆,牛□☆☆□、羊□☆☆☆□、豸☆☆□☆□、鸡☆☆□☆、狗皆口三口百与门口口材;归馈)夫口人鱼轩☆☆□,重锦三十两匹)□☆☆□□。”

   这首诗共有四章□☆☆□□,第一章写许穆夫人心急如焚地回国吊唁□☆☆☆□,但是受到了阻拦☆□□☆,口☆口口☆口她所承受的现实冲突是口如此的尖锐☆□☆。第二章写即使受到许国大夫的阻拦□☆☆,许穆夫人的爱憎还是表现得很清楚的☆☆☆□□,因为她坚信口自己是正确的☆□☆□☆。第三章写口口到“女子善怀□☆□☆,亦各有行”这一段描写委婉曲折☆☆□□□,能让人窥见许穆夫人那颗美好而痛苦的口心灵☆□☆☆□。第四章写到:“百尔所思☆☆□□☆,不如我所口之”表现了诗人的自信☆☆□,她的救国之口口志☆□☆☆、爱国之情始口口终不渝□□☆☆。

   (五)品行不端的反面女性形象

   《诗经》中虽然积极向上的人物占多数☆□☆☆,但是也不乏一些反面人物形象□☆□☆。如《?蝀》是一首谴责☆☆□□□、讽刺诗□□□□,说的是一个没听从父母之命的女子与恋人私奔的丑行”□☆□☆□,表现了当口时的婚姻习俗:“乃如人也☆□☆□,怀婚姻也;大无信也□☆□□,不知命也”☆□☆□□。如《齐风·南山》《齐风·载口驱》是写文姜的口丑行□☆□。

   《齐风·南山》:

   南山崔口崔□☆□☆□,雄狐绥绥☆□□□。鲁道有荡□□☆☆☆,齐子有归☆□☆□□。既日归止□☆☆,曷有怀止□☆□□?

   葛口屦五口两☆☆□☆□,冠緌双止□□☆☆☆。鲁道有荡□□☆,齐子庸止□☆□☆☆。既日庸止☆□☆☆□,曷又从之□☆□?

   艺口麻如之何□☆☆?横从其亩☆□□☆。取妻口如之何□□☆☆?必告父母☆□☆。既日告止☆☆□□,曷有鞠止□□☆☆?

   口口析薪如口之口何□□□☆?匪斧不克☆□☆☆☆。取妻口口口如之何□□□☆?匪媒不得□☆□。既日得止☆☆☆□,曷有极止□☆□☆?

   这首诗是讽口刺齐襄公口与文姜乱伦口的诗□□□□☆,诗中的女主人公文姜是齐国的公主□☆□□□,嫁给了鲁桓公☆□☆□☆,大约在公口口元前694年□□☆☆,鲁桓口公陪同齐文姜回国☆☆☆☆□,这给文姜与同父异母的兄长口齐襄公制造了重燃旧情的机会☆□□□,这次兄妹的乱伦被鲁桓公发觉后斥责了文姜□□☆☆☆,文姜将此事口告诉了齐襄公☆□☆□,齐襄公将鲁桓公灌醉□☆□,并派人口把他勒死在车中□☆☆。让我不明口白的一点是为何文姜会这样昵☆□☆?因为她的姐姐宣姜有被人操作的可能性□□☆□☆,但她口却是自愿的□□☆☆☆,难道是因为鲁桓公的软弱没有管住她☆□☆□□,或是因为齐国的风俗让文姜觉得这并不丢人☆☆☆□,还是齐襄公对出嫁己侣载的文姜念念口不忘□□□?

   但口是据有口关史料的记载□☆☆,文姜是一位有军事才能的女军事家□□□,她不仅帮助其子鲁庄公处理国政□□□□☆,还挫败了齐桓公的进攻☆☆☆☆,但是这一切为什么没有在《诗经》有关描述文姜的篇章中表现出来昵□☆☆?难道是《口诗经》所处的时代己处于男权社会的初期□☆☆□,诗人对女口子的政治参与权表现了极度的不满□☆☆□?

   我相信经口过时间的风化☆□□,世人会给文姜口一个客观公正的评价☆□□,也许她当时有着不为人知的血泪与辛酸□□□☆□,而这些也许是我们口后人所无法知道的□□□☆。

   二□□☆☆☆、女性形象所折射出来的《诗经》时代的历史

   《诗经》这部中华民族的经典□☆☆□☆,它源自口口于民间生活☆□☆□,比较真实的反映了周代的社会面貌和人民的思想感情《诗经·国风》中的女性形象的塑造也可以从某些方面折射出《诗经》时代人们对女性的评价标准正在逐步改变☆☆□□□,也反映了人民的思想感情和社会面貌☆□□□。

   (一)女性形象反映的社会面貌

   女性形象能够反映出《诗经》时代的社会面貌□□☆□,因而具有口极高口的史学价值☆☆☆。

   反映人民劳动的诗歌□□☆,如《芣苢》是写一群劳动妇女采摘车前子时的快乐情景☆□☆,表现了她们热爱劳动☆□□☆。方玉润在《诗经原始》中说:“田家妇女☆□□,三三五五□□☆□,于平原口绣野☆☆☆□,风和日历中群歌互答□□☆□□,余音袅袅☆□□☆□,若远若近☆□□☆,忽断忽续☆□☆□□,不知其情之何口以移口而口口情之何以旷□☆☆。”

   还有些诗反映了战争口的频繁□□☆☆,这类形象在思妇身上表显得尤为突出《君子于役》中的女子思念征夫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战争破坏了家庭婚姻与农业生产生活☆☆☆□,这也说明了《诗经》所处的时代是阶级矛盾尖锐的时代☆☆☆□□。

   (二)女性形象所蕴含的对女性的口评价标准

   《诗经》的时代□□☆,人类已经进入了文口明的时期□☆☆□,人们是肯定外在美的☆□☆□☆,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当属《卫风·硕口人》中对庄姜的描写☆☆☆□☆,尤其是描写庄姜的美丽更是形神口具备:“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螓首蛾眉□□☆。巧兮倩兮☆□☆□,美目盼兮□☆☆□□。”前五句用一连串的比喻口静态的描写庄姜的美姿☆☆□□,后两句则动态的刻画出她的动人之处□☆☆。

   但是《诗经》时代同时也是传统文化的奠基时期☆□□,既然是传统文口化□□☆☆□,就必然有道德口伦理的规范与约束☆□☆☆□。同时□☆☆□□,人们口也口从事农口业的生产□□☆□,它的特点是以家庭为中心的小农生产☆☆☆☆,造成了人们性格中具有勤劳而善良☆□□☆□,保守而内向的成分□□☆,这也是中华民族国民性格的特点之一□☆☆,因此《诗经》时代虽然是礼教初设而古风犹存的时代☆□□□□,但是人们还是希望女子在具有外在美的同时也具有内在美☆□☆☆□,如前面在分析女性形象时口对文姜的描写□□☆□,她是齐国的公主□□☆□,外表是美丽的☆☆☆☆?委委佗佗□□☆,如山如河☆☆☆□,象服是宜”□□☆□□,但是由于行口口为不端☆□□□,周人对她们还是所厌恶的□□☆□☆。《周南·葛覃》中的女子是勤劳而善良的□☆☆,具有很好的道德修养☆□□☆。《毛诗序》称:“《葛口覃》后妃之口本也☆□☆☆,后妃在父母家□□☆,则只在女工之事☆□□,躬俭节用☆□☆,服浣濯之衣☆□☆,尊敬师傅□□☆☆□,可以归安口口父口母☆□☆,化天下以妇道也□□☆。”

   随着阶级的发展☆□☆☆,爱情自由口与封建礼教产生了冲突□□□☆□,如《鄘风·柏舟》中的女子就发出了至死不变的誓词□☆□。

   然而☆□□,在那个男权社会己形成的时代里□☆□☆,男尊女卑在人们心目中已经有了潜意识☆□☆,女子要服从口男子□□☆□☆,婚后成为男子的附庸品□□☆☆,一旦被抛弃☆☆☆,结局可口想而知☆☆☆□☆,《卫风·氓》与《邶风·谷风》就是这类反映女性在婚姻问题上遭受不幸命运的篇章□☆□。

   三□☆□□、《诗经》中的女性形象对后世文学的影响

   《诗经》是我国现实主义文学的源头☆☆☆☆□,它以巨大的魅力对后世文学产生了广泛的影响□□☆,粱启超曾在《要口籍解题及其读法》中说☆□□?现存先秦古籍☆□□,真膺杂糅□□☆□☆,几乎口无一书无问题;其真金美口玉☆□□☆、字字可信者《诗经》其首也☆☆☆□□。”

   《卫风·硕人》是一首赞美庄姜美貌的诗歌□☆☆,其中提口到她的动态之美的句子巧兮倩兮□☆□□,美目盼兮”:一笑酒窝更多姿☆☆☆,秋水一泓转眼时□☆□☆。这一句话被后世的许多作口品所引用□☆□□,如在屈原口《九歌》中描写湘夫人“美要眇兮宜修笑)”以及“既含睇笑又口宜笑□☆□☆,子慕予兮善窈口窕”都是化用了《卫风·硕口人》中的这一句☆□□□□,而后句窈窕”一词即出自于《周南·口关雎》中的窈窕淑女”这一句□□☆。

   《卷耳口》一诗是写女子思念她远行的丈口夫的诗□☆☆☆,并且想象他登口口山喝酒□□☆☆☆,马疲仆病□☆☆,思家忧伤□☆□,是一首典口型的思念诗”☆☆□,思念是人类最常见的情口感☆□☆,它已经超越时空□□☆,成为文人吟咏的对象□□☆☆,如方玉润在《诗口经原始·眉评》所云:“后世杜甫‘今夜口鄜口州月’一首□☆□,脱胎于此”□☆☆□。不仅如此☆□□□,对王维的《九月九口日忆山东兄口弟》也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在查阅有关口资料时发现□☆□□☆,很多笔者在研究《诗经》对后世的影响时都喜欢用汉乐府民歌的名篇《孔雀东南飞》作为例证☆☆□,是的□☆☆☆□,在刘兰口芝的身口上聚集了口多种美好的品德☆☆□,她的修养很高:“十三口能织素□☆□☆,十四学裁衣”☆☆□,这与《周南·葛覃》中口的那个勤劳而善良的女性形象有相似之口处;而当焦口仲卿去外地当官时□☆□☆,她的思念又具有了思妇诗女性形象的口共同点;当她被婆母驱遣后成为了一个弃妇☆□□☆□,那种从容刚毅的态度让我想起了《卫风·氓》中那个睿智刚强的弃妇形象□☆☆□,虽然相隔千年☆□□□☆,却又异曲同工之妙☆□□□□。

   总口之《诗经》中的女性形象远不止此☆□☆□,它还有更多的不同类型的女性形象□☆□,她们是构成整个女性社会的缩影□☆□☆□,为我们审视古代女性文化提供了蓝本☆☆☆□□,她们能够折射出《诗经》时代周口代社会人们对女性的评价标准正在逐步改口变☆□☆☆☆,并对后世文学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她们口是无法复制的经典□☆☆□□,会永远的活在人们心中☆□☆□!

本文由课堂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从《诗经·国风》中的女性形象来看文学与人学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