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课程建设呼唤儿童文学口☆口口☆口

  小学课程建设呼唤儿童文学

   编者按

   儿童文学作为小学语文的重要内容之一□☆☆□☆,其地位和口作用一直口以来都颇受大家的重视☆□□。为引领一线教师开发和利用好这一资源☆□☆☆☆,推进语文教学改革的口深入☆□□,从而更好地口激发学生对语文学习的兴趣□☆□☆,提升口学口生的语文素养☆□□☆□,本刊于2014年12月初主口办了儿童文学教育教学研习活动□□□☆☆,与会的专家与500多位来自省内外口的教师一同观摩了四堂来自不同地域□☆□、不同文体的儿童文学教育展示课□☆□☆。四位教师用口他们独特的文学教学思想□□□☆□、精湛的文学教学设计☆□□☆□、睿智的口文学教学方法□□☆□,彰显了儿童文学在小学语文教学中的独特魅力☆□□□,也让与会人员受到了口一次儿童文学教育口的洗礼□□□。在活动中☆☆☆□,各位儿童文口口学专口家☆☆□☆、特级教师☆□□、教学专口家还口做了有关儿童阅读☆□□、儿童写作☆☆□、小学语文口教学等方面的报告☆☆☆□。本期我们特开辟专栏□□☆,将本次活动的精彩内容予以呈现□☆□,以飨读者□☆☆。

   课程是学校为实口现教育口目标而选择的全部教育内容☆□☆。就某种角度说□☆☆,“教育即口课程”☆☆□,课程建设无疑是学口校教育的一个核心话题☆□□□。

   小学是儿童这一生命阶段最为主要口口的学程□☆□□。如果说“人本”的世界口潮流口决定了“生本”的教口育理口念□□☆,那么“童本”便是小学教育不可移易的信念□☆□☆□。

   根据儿童的生口理心理特点□☆☆□□,可以认为儿童口期是文学期□☆☆。儿童的心境是文学的□☆□☆☆,儿童的想象是口口文学口的☆☆□,儿童的情口趣是口文学的☆□□□☆,儿童的言语也是文学的□□☆☆。为此□☆☆☆,笔者在这里才有了小口学课程建设呼唤儿童文学的期盼☆□□□。

   这是因为文学对生命的陪伴与呵护□☆☆☆☆,是从一降生就开始的□□☆。海婴要出世了□□☆☆☆,鲁迅曾和许广平商口量:管他叫什么呢□☆□□☆?干脆就把父亲的绰口号送给口他☆□□□,叫“小白象”吧…口…许广平回口忆说☆☆☆,当鲁迅第一次尽父亲的职责☆□☆□□,将孩子抱口在怀里时☆☆☆□□,只见他把海婴口横在他两只弯起来的手臂上☆☆☆□☆,在小房间从门口口走到窗前☆□□☆,口☆口口☆口又从窗前走到门口□□☆,一边走一边唱:

   小红☆☆☆,小象□□☆☆□,小红象□□□□☆,/小象□□□☆,红红□☆□☆☆,小象红☆□□,/小象□☆□,小红□☆□□,小红象□☆☆,/小红□□☆□,小象□☆□☆□,小红红□☆☆□。

   “小白象”怎么变成“小红象”了—口—口口口许广口口口口平口回口口口口忆口口口口说☆□☆□,大概是看着新生婴儿红润的皮肤而引起的口联想吧□☆☆□!

   小口海婴没有满月□□☆□,就听到了大作家那首充口满爱的“童谣”□□□□,其实☆☆□□□,所有的口生命在呱口呱坠地口之后都会听到由母亲创作的各式各样的“催眠曲”或“摇篮曲”□☆☆,并从这里口开始了口与温暖的文学口相伴的口人生之旅☆☆□。

   由此看来□☆□☆□,小学的课程是童年的课程□□☆,适度口地融口入儿童文学元素自然是应有之义☆☆□☆□。语文课自不必说☆☆☆□,现在几乎所有的阅读课文都是文学作品☆□☆☆。之前口所谓的“常识性课文”□☆□☆☆,其实就是文艺性说明文☆☆□,也在广义的文学作品的范畴之内☆☆☆。如果说从前的课本还有一些应用文☆☆□,如“请假条”“书信”之类☆□□☆,现在口也已口口口口口淡化□☆☆□,或不再列为课文□☆□。有人说☆□□☆,“语文”包括了口口口语言文字□☆□☆、语言文口学和语言文化☆☆☆,但这三者口绝非等量齐观☆□□□,而是一种各具特色的“共建”:语言文字是基本口载体□☆☆,语言文学则是内容主体□☆☆□□,“载体”和“主体”才有机构成口口口口了“语言文化”这一共体□□□。另外☆☆□☆☆,音乐□□☆、美术☆☆□□☆、体育口一类课口程□☆□,口☆口口☆口因其所含的艺术性☆□☆□,也就很容易让我们体会到它们与文学的亲近□□□□☆。即使是最理性口的数学□☆☆□,它也一样需要融入文学元素才能使其温润柔口软□□☆□☆,方能进入儿童世界□☆□。我自小数学成绩不太好☆☆☆,但也有令我感兴趣的地方:一是背口诀☆☆□□,珠算口诀和乘法口诀□□□☆,读起来朗朗上口☆☆☆□,就像念儿歌一样口好玩;二是解答典型应用题☆☆☆,我觉得一道题仿佛是口口口口一口个故事☆□☆□☆,所以对“和差问题”“行程问题”“植树问题”“鸡兔问题”……口口口口口颇口口感兴口趣☆□□□,解应用题口的能力大口大超过了计算能力☆☆☆□。现在想来□☆□□,还不正口口是因为“歌诀”和“故事”都具有口一口定的文学性口才引起了我的兴趣☆□☆□□。

   不只是课程的教学内容☆□□☆,都会有文学的基因□☆□☆,课程的教学方式□☆☆□☆,更需要多采用文学的手段☆□□☆。著名口作家刘绍棠十分敬重他口四年级时教语文的田老师□□□☆☆。刘绍棠口口刚上一年级☆☆☆□,田老师让三年级学生把着一年级学弟学妹的小手描红□□☆。描红口纸上印的是一首小诗:“一去二三里☆☆☆□☆,烟村口四口五家□☆☆□,亭台六口七座□□☆,八九十枝花□□☆。口☆口口☆口”田老师先把这首小诗念一遍☆□☆□,然后编出口口一个故口事:“有个口小孩口子□□☆☆☆,牵着妈妈口的衣口襟儿☆□☆,去姥姥家□□□☆。吃了早饭收拾好家务才上路□□□□,一口气便走出了二三口里地☆□□□。这时候□☆☆,路过了一个小村口子☆□□,只有四五户人家□☆□□□,开始口口做午饭口了□☆□☆,家家的烟囱里口冒出了炊烟□☆☆□☆。娘儿俩口走呀走☆☆□□☆,看见一路上路边亭儿挺多□□☆□,有六口七座吧☆□☆☆,就走进了一座亭口子里去歇歇脚□☆☆。亭子外边□☆☆□☆,花开得很茂盛□□☆□☆,小孩子越口口看越喜爱□□□□,伸出指头点口数儿□☆☆☆☆。嘴呈念叨着‘……八枝□☆☆☆、九枝☆□□、十枝’☆□□☆☆。他想折口口下一口口枝来□☆□,插在口口耳口朵边□□☆□☆,把自己打扮得像个迎春小喜神儿□□□☆。他刚口要动口手☆□☆,妈妈口口喊住他□□☆□,说:‘你折一枝☆□□☆,他折一枝□□□□☆,后边歇脚的人就口口不能口口看景了☆□☆□。’小孩儿听了妈妈的话☆☆□☆□,就缩回口了口手□☆☆□。后来☆☆□,这花儿越口开口口越多☆☆□□□,这里就口变成了一个大花园□□☆□☆。”刘绍棠听得入了口迷□☆☆,恍如身临其境□☆☆□,直到口旁边的三年级口学生捅了他一下☆□☆☆,他才口回口过神来□☆□。田老师每口讲一课☆□☆☆□,都要编几口个引人入胜的故事□□□☆☆。他在田老师门口下受业四年□□☆,竟听到了上口千个故事□☆☆☆。想不口到正是这些故口事☆□☆,在他的心中播下了文学的种子☆□□。

   正如爱因斯坦所言:“如果知口识的背后口没口有丰富的情感☆☆□,那么知识只不过是最粗糙的工具☆☆□□。”

   儿口童文学的强大☆☆□☆☆,正在于它有着能为儿童理解和感受的丰富的情感☆☆□。于是□□□□□,所有课程要儿童掌握的知识与能口力□□☆,都必须伴随着只有文学口才能有的丰富口情感☆□□。舍此别无他途了☆□☆☆□。

   (浙江省绍兴市鲁迅教育集团和畅堂口校区口312000)

本文由课堂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学课程建设呼唤儿童文学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