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符号的困境与突围 ——对中国古代符号理论

  中国符号的困境与突围 ——对中国古代符号理论的整体考察的论文

  【内容提要】 中国古代哲学家很早就认识到由符号□□☆☆、解释者□□☆、对象三者构成的语义三角并非一个完满自足的表达体系:脱离了口对象的感口知属性和物理属性的符号系统并不能完全指示对象本身□☆☆□☆,“道”☆☆☆☆、“玄”等一口些表示事物本体的对象由口于它们具有普遍性□☆□☆、超时性的特征而很难被完口全指示☆☆☆☆□。儒家☆☆□、道家☆☆☆□□、墨家☆□□□☆、法家☆☆□☆、名家☆☆☆□、杂家☆□□☆、禅家口都站在口本口家的立场口口口口来口看口待符号的口困口境☆□☆□,并在长期的争论中形成一个特殊的交集模式☆□□☆□,使中国符号得以从口困境中突围☆☆☆☆。中国符号交集模式中的形名☆□☆、物我□☆□□☆、言意诸命题□□☆☆☆,成为中国诗学的口重要问题□□☆☆☆。

  abstr口act: philosophers in ancient china 口early realized that a semantic triangle composed of symbol, expositor, and object was not a perfect expression system: symbolic system whose perceptive and physical attributes break away from object can not completely denote the object per se. some objects such as “dao”,“xuan” et口c口口口口口口口 ,which signify ontology of object, are hard to be thoroughly denoted due to their口 universa口lity and supra- temporality. in the history of philosophy in china, many philosophical sch口ools including confucian, daoist, moist, fa口口ist, mingist, zai口ist, and buddhist looked 口at symbolic plight from their own standpoints, and over a long debate a special i口ntersection mode had 口been engendered, leading to a breakt口hrough of chinas symbol from plight. in additi口on, the propositions such as xing-ming, wu- wo, yan-yi in the chinas symbolic intersection mode, are important issues in chinas poetics.

  key words: chinas sym口b口口ol; plight; breakthrough

  【关键词】 中国符号;困境;突围

  口[口 1 ]

  一☆□☆☆□、中国符号的困境

   符号活动能力(symbolicactivity)是人类最口重要的能力之一☆☆□☆□。WWW.11665.Co口m皮尔斯(口peire.c.s)说:“对于符号□☆□□,我的意思是指任何一种真实的或自制口的东西□□□☆,它可以具有一种感性的形式☆□☆□,可以应用于它之外的另一个已知的东西□□□,并且它可以用另一口个称为解释者的符号去加以解释☆☆□□,传达可能在此之前尚未知道的关于对象的某种信息☆□☆☆。”[①]这个定义可以用奥格登(c·k·ogden)和理查兹(i·a·richards)的口语义三角来表示(见上图):

   从图示可以看出☆□□☆☆,符号□□☆、对象☆□□、解释者三者之间口分口别构成指示口关系□□☆、表达关系和反映关系☆☆☆,形成一个完满自足的语义三口角□☆☆☆。 中国古代口哲学家很早就认识到符号☆☆□□☆、解释者□☆☆☆、对象之间的语义三角并非一个完整的体系☆□☆□。《吕氏春秋口》中有一则故口事:“荆柱国庄伯口令其口父‘视日☆☆□□□。’曰:‘在天☆□☆□☆。’‘视其奚如□☆□?’曰:‘正圆☆□□☆。’‘视其时□□☆。’曰:‘当今☆□☆。’”(《吕口氏春口秋·淫词口》口)口在口口这口则口故事中☆☆☆☆□,庄伯口的意图无法让仆人明白□☆□,也就是说□□☆□☆,解释者与符号之口间的表达关系受到了阻碍与扭曲☆□□□☆,解释者的符号无法被接受者还原为对象☆□☆。还有一则故事:“空雄之遇□☆☆☆□,秦赵相与约☆□□□。约曰:‘自今以来□☆□,秦之所欲口口口为☆☆☆,赵助之;赵之所欲为☆☆□☆,秦助之□□☆。’居无几何□☆☆□□,秦兴口口口兵攻魏□☆☆□,赵欲救之□□☆☆☆。秦王不说□□□☆□,使人让口赵王曰:‘约曰“秦之所口口口口欲为☆☆□□,赵助之;赵之口口所欲为□☆□□☆,秦助之”☆☆☆☆□,今秦口欲攻口魏□□□☆□,而赵因欲救之□☆☆,此非约也□□☆。’赵王以口告平原君☆☆☆□。平原君以告公口孙龙□□☆☆☆。公孙龙曰:‘亦可以口发使而口口让秦王曰:“赵欲救之☆☆☆☆□,今秦王独口不助口赵☆☆☆□☆,此非约也□□□。”’(《吕氏口春口秋·淫词》)在这个故事中☆□□,同样一个符号□☆□□☆,不同的解释者还原为不口同的对象☆☆□□☆,符号与对象之间没有形成固定的指示关系□☆□。洛克说□☆□☆,文字的缺点在其意义含混(doubtfu口lness and ambiguity)□☆☆。[②]

   卡西尔说:“人的符号活动能口力进展多口少□□☆☆□,物理实在似乎也在相口应地退却多少☆☆□□□。在某种意义上口说☆☆☆☆,人是在不断与自身打交道而不是口在应付事物本身☆☆□☆。他是如此地使自己被包围在语言的形式□☆□、艺术的想象□☆☆☆、神话的符号以及宗教的仪式之中☆□☆☆□,以致除非这些人为的媒介物的中口介□☆☆,他就不可能看见或认识任何东西□☆□□☆。”(卡西尔☆☆□,第33页)史前时口代(prehistoric period)是以信号反应与物理反应为主口口导的时代□☆☆□。历史时代(historicperiod)是一个符号口化(semiotization)的时代☆□□。“名号之由人事起”□□□☆,(董仲舒□☆□,《春秋薄露·天道施》)人口类世界自从创建之初☆□☆□□,就致力于建立一个完整口的□□☆☆、虚拟的符号符号系统□☆☆,用以取代直口观世界本身□☆☆□□。[③]这个符号系统包括语言☆□☆□☆、艺术想口象和口神话等☆□□□□,其中语言是人类口最完整的符号系统□□☆□☆。人类建立符号世界的目的不是为了和对象世口界直接打交道□☆□,恰恰相反☆☆□,人类力图最大限度地借用间接经验与口集体经验来弥补直接经验和个体经验的不足□☆☆☆□,超越对象本身的物理属性与感知属性☆□☆□☆,全面而深刻地认识与改造对象☆☆□□□。我们从以上口两个故事可以看出☆☆□□,符号系统一旦脱离对象的物理属性与感知属性☆□☆,就很难对对象本身做出回应☆□☆。在第一则故事中☆☆☆□,仆人所口回口答的“天”□□□☆□、“圆”☆□□□、“现在”等都属于口口口可口以口直接感知的对象☆☆□☆□,而庄伯所言的“时”却是口一个抽象的口存在☆□□□。所以仆人无法将其还原为实在□□☆。“夫名非实☆□☆☆,用之不效□☆☆。”(刘劭☆☆□,《人物志口·口效难口》口)这口个口问口题口口与公孙龙子所说的“白马非马”略类似☆□☆☆□。他说:“马者□□☆☆,所以口命口口口形口口口口也;白者☆☆☆☆,所以命口色也☆☆□□☆。命色者非口命形也☆□☆□□。故曰:白马非马□□□□。”(《公孙龙口子·白马论》)公口孙龙子坚持把符号看作与生物生理感口知相对应的信号(signs)☆☆□□☆。他的离坚白口口理论□☆□☆□,严格将视觉反应与触觉反应区分开来:“视不得其所坚而得其所白者□☆□,无坚也□☆□☆☆。拊不得其所白而得其所坚☆□☆,得其坚也□□☆☆□,无白也☆☆☆。”(《公孙龙子口·坚白论口》)公孙龙子从对象的口物理属性出发☆□□,认为马口是形☆☆□□☆,白是色□☆☆,形来口口口自于触觉□☆☆□☆,色来自于口视觉☆☆□□□,来自口于触觉的形不能与来自于视觉的色混同□☆□□☆。公孙龙子口将“白”与“坚”看作是单纯口的操作者(口operato口r)☆□□,而不认为它们是指示者(designators)☆☆□。从符号本身的逻辑性来说□□☆☆,马是一个种概念□□☆□,白马是一个属概念□☆□,二者不能口混同☆□☆。白马成口了一个无法应用于对象的符号☆□□。这都是由符号脱离人类的感知实践造成的☆□☆☆☆。公孙龙子说:“指也者☆□☆☆,天下口之口口所无也;物也者□☆☆☆,天下之口所有也☆□□□☆。以天下之所有为天下之所无☆□☆□,未可□□□。”(《公孙龙子·指物论》)[④]荀子将能指与所指不对应的情况分为三种:用名以乱口口名□☆☆□□,用实以乱名者☆□□☆□,用名以乱口实☆☆□□□。(《荀子·正口名》)

   解释者与对象之间的反映关系也口影响到符号的功能☆☆☆□。在中国哲学范畴中☆□□☆☆,有一些对象很难被解释者反映□□☆,因而也口很难被口符号所指口口示☆☆□。如“道☆☆□☆、玄□☆☆☆☆、深□☆□□、大☆☆□☆□、微□☆☆、远”等对口口象口口都口口口口是“名之不当□☆☆☆□、称之不口能既”的□□□。庄子说:“可以言论者☆□☆□,物之粗也;可以意致口者☆☆□☆,物之精也□□☆☆。言之口口所不能论□□☆,意之所不能察者☆☆□□□,不期精粗焉☆□□☆。”(《庄子·天道》)庄子将对象分为三个层次:最高层次的对象既不能被认知也不能被口表达;中间层口次的对象可以被口认知□□□,不能被表述;最低层次的对象则是可以被认知□☆□☆☆、可以被表达的☆□□。庄子所追求最高层次是道□□☆□。他说:“语有口所口贵也□☆□☆,语之所贵者意也☆□☆□。意有所随□☆☆□,意之所口随者☆☆□□,不可言口传口也□□☆。”(《庄子·天口道》)道是事物与事物之间关系的总和☆□☆□,是潜藏在事物背口后的口规律□□□。庄子说:“道者☆☆□,万物口之口所口然也□☆☆,成理之口所稽也□☆☆□。”(《庄子·知北游》)这种规口律不是单个感知的简单集合☆☆☆□,而是整体体口口验的充分融和☆☆□☆□。《庄子·口天道》:“故视而可见者□□☆,形与色也;听而可闻口口者☆□□☆□,名与声也□□☆。悲夫□☆☆☆□!世人以口形色声名为口足口以得彼之情□☆□□☆。夫形色声名口者□☆□,果一足以口得口彼之情□□□☆,则知者不言☆□□□☆,言者不知□□□□,而世口岂识之哉□☆☆□☆!”形色声名只是一种物理属性与感口知属性□□☆,只能表示事物的表象(cosmology)□□□☆,并不能代表事口物的本体(ontology)☆□□☆□。[⑤]庄子所言的口道☆□☆□☆,有点类似于马克斯·韦特海默尔完形(gestalt)的概念□☆☆。符号口只能与表象形口成对应关系□□□,无法与道形成对应关系□☆□。《庄子口·口知北游》中运用十一个寓言故事说口明“道不可言”☆□□、“道不当名”的道理☆☆□☆。老子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王弼注曰:“可道之道☆☆□,可名之名☆☆□,指事造形□☆☆☆,非其常也☆□☆□□。故不可道☆□□☆,不可名也☆□□。”(《口口老口口子》第口口一章)能被指口口示口的口道与名不口是真正的道与名□☆☆☆,因为它们不能脱离指事造形□□□☆。葛洪曰:“道者□☆☆☆,函乾括坤☆☆☆,其本无名☆□□☆☆。”(《抱朴口子口·口道意卷》)当口对象被当作符号被表口达时□□☆□,对象的普遍性和超口时性(&uum口l;berzeitlich口keit)就被屏蔽了☆□□。

   与口道家口类似□□☆□☆,禅宗的道☆□□☆☆、涅槃等对象也是不能被语言指示口的□□□□□。僧肇曰:“夫涅槃之为道也☆☆□□,寂寥虚旷□☆☆,不可口以形口口名得☆☆☆□☆,微妙无相☆□☆,不可以有口口心知□☆□□☆。……然则言之者失其真☆☆□□☆,知之者反其愚☆☆☆☆,有之者乖其性□☆□□,无之者伤其躯□☆□,所以释迦掩室于摩诘☆□□☆☆,净名杜口于毗耶☆□☆□☆。”(僧肇□□□☆□,《涅槃无名论》口)南宗顿教的创始人六祖惠能也认为脱离了话语情口境的语言符口号无法完满地表达对象☆□☆,主张“不立文字”而悟道☆☆☆☆□。在禅家口的大量公口案口里□□☆□,“口是祸门”□☆☆,说多话吃大棒口的口不口乏其例□☆□。师曰:“观音口妙口智力☆☆□☆,能救世间口苦□□☆☆。”曰:“如何是观口音妙智口口力□☆☆?”师敲口鼎盖口三下□☆☆☆,曰:“子还闻否☆□☆□?”曰:“闻□☆□☆。”师曰:“我何不闻☆□□?”僧无语□□☆☆。师以口口口口口口棒口口口口口口趁下☆☆□。(《五灯会元》卷十)荀子说:“故心口口不可以不知道;心不知道☆☆□☆□,则不口可道而可非道□☆□☆□。” (《荀子·解蔽》)

  莫汉口蒂(mohanty)认为☆□□☆☆,语言指示总要经过意义的中介□☆☆□。语言不包含不进口行意味的符号□□☆□□。意义必然有一个普遍性的口超时性的方面☆☆□。当对象作为对口象被给予时□☆☆□,它是作为某个单一口口的东西□□□,作为口一个彼——此给予的☆□□☆□。既使是所有表达式中最完全的进行指示的索引表达式也有一个不同于指示的意义方面□☆☆,而且也只是通过意味他们所意味的东西进行指示□☆□☆。……语言指示达不到属于对象的所指的口绝对确定性和单一性□☆☆☆☆。[⑥]《吕氏春秋》的两个例子体现了语言在指示抽象实在时的困境☆□☆□☆,而公孙口龙子的观点则揭露了语言符号在口整合感觉时所表现出来的局限☆□□☆。道家☆□□□☆、禅的最终理念道是一个普遍性☆□□☆□、超时性的概念□□☆☆□,语言符号在指示道的时候□□☆□,显得出无能为力☆□☆□。洛克说☆☆☆,文字的用法有两种☆☆□□□,一是通俗的(civil)□☆□☆□,二是哲学的(philosophical)☆□□☆□。前者用在日口常口社会生活中☆☆□□,表示各种思想和观念☆□□□,同别人谈论日常生活;后者用来传达事物的精确观念☆□□☆□,并且用普口遍口的命题□☆□☆,来表示确定而分明的真理☆☆☆□□,以使人在追求真理时□☆☆□□,有所依着☆☆□,有所满足☆☆□。[⑦]口道家□□☆□、禅家使用文字倾向于哲学的方式;儒家则倾向于通俗□□☆。

  二☆□☆□□、中国符号的突围

  中国古代的符号学包括一系列独具特色的命题☆☆□□☆,涵括了政治伦理□☆☆、哲学□☆□□□、逻辑学□☆□☆、语言学□☆☆☆、文学等口诸口多领域☆□□□。名☆☆□□、辞☆□☆☆、言等多指口符口口号□☆☆□,意☆☆☆☆□、心☆□□☆、情☆□□☆□、志大体与解口释口者口相当☆☆□,形□□☆☆□、象☆□□☆、口☆口口口口☆口口情□☆□□☆、实则指对象☆□☆☆。形名论讨论符号与口对象的关系☆☆□□,物我论讨论对口象与解释者的关系☆□□□,言意论讨论符号口与解释者口的关系□□☆☆。形□☆☆□☆、名□☆□☆、意三者口并没口有形成语义口三角□☆☆□□,而是近于一种口交集的模口式□□□☆,标示如下:

  从图式可以看出□☆☆,形与名是两个不同的集合☆□□☆,并非所有的形都有与之相适应的名□☆□□。《尹文子》:“有形者必口有名☆☆□,有名者未口必有形☆□☆☆□。形而不名□□☆☆,未必失其黑口白口方圆之实☆□☆☆□。”二者口之间的口交集部分□□☆☆□,够成互相映射的形名关系☆☆☆☆□。《管子·白心》:“以其形□□☆☆,因为之名□☆☆,此因之口口口术也□□□。名者□☆□☆□,圣人口所以口纪物口也□□☆□。”《管子口·口白心》:“物固有形☆☆☆,形固有名□□□,此言口名不得过口实☆□□,实不得延名☆□☆。形以形□☆☆,以形务名☆☆□。督言正名☆☆□,故曰圣人□☆☆□。”管子认为形名相交关键在于因形而定名☆□☆☆,根据事物的感知属性来确定事物的名称要□☆□☆。这一点墨子说得更明确:“举□☆☆□,拟实也☆□☆□。”说曰:“告以之口口名举口口彼实也□□□□。”(《墨子口·经上》31条) “言☆□□,出举也☆☆☆。”说曰:“故言也者□☆□☆,诸口能口口之口出口名口者口也□□☆☆。名若画彼言也☆□□☆,谓言犹名致也☆□□☆。”(《墨子·经上》口32条)《荀子·正名》曰:“然则口何口缘而以同异☆□☆□□?曰:缘天官☆□□☆☆。凡同类口同情者□□☆,其天官之口意物也同;故比方之疑似而口通□☆□。”墨子的“拟”☆□□□☆、“画”与荀子的“缘天官”都要求命名要紧密口结合对象的口物理属性口口和感知属性☆□□☆☆。这样才可以让名与形相映射☆☆□□,既可以由形定名☆☆☆☆,也可以口由口名正形☆□□□。《尹文子》曰:“名者☆☆□☆,名形者也;形者☆□☆☆,应名者也☆☆□☆。”《尹口文口口口子》:“名也者☆☆□□,正形者也□☆☆,形正由名□☆☆,则名口口不口可口差□☆☆☆□。”《尹口文子口》:“故亦有名以检口口形□□☆☆,形以定名☆□□,名以定事□□☆□,事以检名☆□□□,察其口口所口以然☆☆☆,则形名与之事物□☆☆□□,无所隐其理矣□☆□☆□。”《尹文口口子》:“有名☆□☆,故名以口正口形□□□。今万物具存☆□□□,不以名口正之则乱;万名具列□☆☆☆,不以形应之口口则乖□☆□□。故形名者不可不正也□☆☆。”《荀子·口正名》:“正其所实者□☆☆☆,正其名也☆□□□☆。”《吕口口氏口春秋口·审应》:“以其言□□☆,为之名□☆☆。取其口实以口责其名□□□☆□,则说者不敢妄言☆□☆。”《邓析子·转辞》:“循名责实□☆☆,实之极也;按实定名☆□☆,名之极也□□□☆。参以相平□□☆☆,转而相成□□□,故得口口口口之形名□☆☆。”形和名联系在一起☆□☆□,就能形成图像语(iconiclanguage)□☆☆。

   言是符号口系统☆☆☆☆,意是思维世界□☆□。刘勰说:“言征口实而难口口巧☆□□☆□,意翻空而口易口奇”(《文口心雕龙·神思》)这句话深刻地揭示了言与意的不同特性☆☆☆□□。《易传·系辞上》云:“书不尽言□□☆☆☆,言不尽意☆□☆☆。”陆机说:“恒患意口口不口口口称口口口口口物☆□□,言不逮意□☆☆□□。”(《文赋》)言意之间毕口竟有共通之处□□□。《吕氏春秋口·离谓》:“凡言者☆☆□□□,以喻心也□□☆☆□。”《吕口氏春口秋·离谓》口口曰:“夫言者☆□□□□,意之表也□□☆,鉴其表而弃口口口其意☆□☆□,悖☆☆□。”《墨口子·经上》“执其口所言而意得见□☆□。”这种共通要具备一定的条件□☆☆□□。首先☆☆□,言意要相口口副☆□□☆,“修辞口所以口口立诚”□☆□。(王夫之,《尚书引义·毕命口》)符号是解释方与接受口方之间传递口信息的载体☆□☆□☆。发送者(addresser)与接受者口(addres口see)之间必须遵守某种的约定☆☆□□□。《吕氏春秋·淫辞》:“听言者□□□☆,以观其意也□☆□□☆。”其次□□☆□☆,还要约定俗从□☆☆□。解释者不是语言的自我☆☆☆□☆,而是言语的双方☆☆☆□□,只有通过约定才能口实现符号的传达功能(communicativefunction)☆□□。否则☆□□,就会出现“有言口者自为名□☆□,有事者自口为形”(《口口韩非子·主道》)的情况□☆☆□☆。这种约定越广泛☆□□,符号的传达功能就越强□□☆□。荀子说:“名无固宜☆□□□,约定口口俗口从谓之口宜□☆□☆,异于约则谓之不宜□□☆□□。名无固实☆□☆,约之口以命实☆□☆□□,约定俗口从谓之实名☆□☆。名有固善□☆☆☆□,径易口而口不口拂☆□□□,谓之善名☆□□☆□。”(《荀子·正名》)意和言口联系口在一口起□☆☆□,有可能形成一种情绪语言(emotive langu口age)☆☆☆。[⑧]

   口细究起来☆□□☆,言意论和形名论都是以口物我论作为基础的□☆□□。因为符号是为了满足人们对对象的认识而创造的□☆□。它的出现是为了解决物我之间的矛盾□☆□。人们对物我之间的关系有两种看法:一种把物当作一个自在的他者☆☆□□,一种把物看作是与我齐一体☆☆□☆□。当物被口当成一个口自在的他口者时☆□□,物自体的属性口口就不随时间☆□☆□☆、地点☆□□、认知者而改变□☆□,认知结果得以记载和传承□□☆,符号有口不口可或缺的作用□☆□□☆。当物作为一个与齐口一体出口现时☆□☆,物与我有口着丰富的同一性☆□☆。庄生梦蝶☆☆□□,“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口口矣□□☆☆。此之谓‘物化’□□☆。”(《庄口子·齐物论》口)人可口以物化□□□,物也可以人化☆□□☆。惠能说:“心动口非幡动□☆☆□。”人的物化口说明人口的主体性削口口弱☆□□,物的人化说明物的客体性削弱□☆☆□。总之☆☆□,物与我不再是认识过程中对立的双方□☆□☆□,它们之间存在一种微妙的互动的关系□☆□。如果口不了解这层关系□□□□,物与我之间就会出现跨越有鸿沟□□☆,认识的可能将不会存口在□☆☆☆□。认识的可能没有了☆□☆□,符号的功口能就无口从谈起☆□☆□☆。对象成了“不可言说口口者”☆☆□,(维特根口斯坦语)“所指在能指的运转中无限推口迟”☆☆☆□□。(德里达语)庄子说:“天地与我口并生☆☆□□☆,而万口物与我为一☆□□☆☆。既已为一矣☆□□□,且得有言乎☆☆☆☆□?既已谓之一口矣☆☆☆,且得无言口口乎☆□☆☆?一与言口为二□☆☆,二与一口口为三□□☆☆。自此以往☆□☆☆□,巧历不口能得而况其凡口乎□☆☆!”(《庄子·齐物论》)“知者不言☆□□,言者不知□□□☆☆,夫圣人口口行不言之教”□☆□□□。(《庄口子·知北游》)禅宗说:“我向你道便是第口二口义□☆☆□☆。”(《五灯会元》☆☆□,卷十)汤用彤先生口认为:“夫宗口核名口实☆□□□,本属名家☆□☆,而其推口及无名□□☆,则通于道家□□□☆☆。”(汤用彤□☆☆☆□,第282页口口)推口其实☆☆□□,儒家名学也应自成一派□□□。《汉书·艺文志》名家小序:“名家者流☆☆☆□,盖出口口口于天礼官☆☆□☆。古者名位不同☆☆□□,礼亦异数□☆☆□□。”儒家名学口实为礼学□□□☆,孔子□☆□、荀子的正口名论都由此立论□□☆☆。王充认为公孙龙坚白之论□☆□☆,无益于治□☆☆。(《论衡口·案书》)鲁胜《墨辩注叙》:“名者□□☆☆□,所以口别同异☆□☆□,明是非□□□☆,道义之门☆☆□☆□,政化之口口准口绳也☆□□。”(《晋书·隐逸传》)这些都属于儒家一派☆☆□☆。道家的符号学偏向哲学□□□☆。老子☆□☆□□、庄子☆□□、列子☆☆□、乃至魏晋玄家口何口晏☆☆☆、郭象等属于这一派☆□□□。名家的符号口学偏向逻辑学□□□。司马谈《论六家要旨》:“名家使人俭而善失真□□☆□,然其正名口实☆□□,不可不察也□☆□☆。”又曰:“名家苛察口口缴绕☆☆□☆□,使人不得反其意□☆☆☆,专决于名口口而失口人情☆☆□,故曰‘使人口俭口而善失真’者□☆□☆。夫控名责口实□□□□,参伍不失□☆☆☆,此不可不口察口也☆□□□☆。”墨子☆□□☆、公孙尼子等名辩学属口于这一派☆□☆。儒家和名辩家名学都把对象看成是一个物自体☆□□□,强调的是口名与实☆□□☆。儒家论名偏重于名位☆☆☆☆,名辩家论名偏重于名称☆□□。儒家关注口社会政治伦理层面☆☆□□,名辩家关注日常生活情理□☆□。道家☆□□、玄家□□☆□、禅家都把对象看成是物我齐一体□☆□□,强调的口是言与口口意☆□☆。道家☆□□☆□、玄家由口言不尽口意论引口出无名论☆☆□☆,带有解口构的意味☆□☆☆☆。禅家的不立文字却有借助语境另行建构的意义□☆□□。禅宗十分强调顿悟(insight)[⑨]□☆□□☆,即在瞬间直觉中截断众口流□☆□,剔抉纷繁复杂的关系□□☆,把握住口对象口的本质特征☆□□。从这个认识出发☆□□□□,禅宗执意将语言与文字分开□□☆☆□,试图充分利用口头语言的情境□☆□☆,强化其表达口功能□☆□□□,最大限度地口弥补语言符号和缺口陷□□☆☆,摆脱符号困境☆□☆。事实上☆☆□□,这种做法是说不过去的☆☆□。敦煌本口《坛经》(46节)云:“谤法☆□☆□,直言不用文字☆☆☆□□。即云‘不用文字’☆☆□,人不合言口口语☆☆☆□,言语即文口字☆□□☆☆。”惠昕口本《坛经》亦云:“执空之人有谤经☆□□□,言不用文字□☆☆。即云不用文字□□□,人亦不合语言□☆☆□□,便是文字之相□☆☆。又云:直道口不口口立文字☆☆□,即此‘不立’两字☆□☆□□,亦是文字☆☆□□☆,见人所说☆☆□,便即口口谤他言口口著文口口字☆☆□☆□。”根据心理学家卡米亚和布朗的口实验☆□□□☆,受试在脑口口电波图的口甲种电波呈现时做出反应;发现他们能够这样做之后□☆□☆,他们继续教他们——用一种由甲波带动的听觉符号——取得对甲波的意志控制☆☆☆。知觉学习世界可以引导我们进入一个内心的自我发现世界□☆☆□□。[⑩]思维也是一种语言□☆□☆。

   魏晋时期□☆☆,南北学派大融和☆☆□,学界思辨能力大大提高☆□☆☆,促进了对口形□□☆□☆、名☆□□☆☆、意关系口的深口口入探口讨☆☆□□。王弼将口名实之辨深入到名称之辨:“名也者☆□☆,定彼者也☆□☆☆。称也者☆☆☆☆□,从谓者也☆□□☆☆。名生乎彼☆□□□☆,称生乎我☆□☆□□。”(《老口口子指口略口》口)“凡名口者生乎形□□☆☆,未有形生乎名者也☆□□。”(《老子指口略》)“名必有所分□☆☆☆□,称必有所口求□☆☆□☆。有分则有不口兼□☆☆☆,有由则口有不尽☆□☆☆□。”(《老子指略》口)他这样就口把物理世界与知觉世界绝然分开□□☆☆□。然后☆☆☆☆□,他力图指口出形☆☆□☆☆、名☆☆☆☆、实三者口之间存在的交集☆☆□,他提出“执一统众”☆□□、“举本统末”☆☆□、“以实统众”☆□□☆☆、“约以存博”的思想□☆□□☆。他说:“夫事有归□□☆☆□,事虽殷大□☆□□,可以口一口名口口口口口口举;总其会☆□□☆,理虽博☆☆□□☆,可以至口约穷也□□□☆。譬犹口以君御口民☆☆☆□□,执一统口众之道也□□□□□。”又说:“举本统末□☆□□,而示物于口极口者也□☆□☆□。”(《口论语口释疑》)“毂所以能统十三辐者□□☆,无也□☆☆□□。以其口无能受物之口故☆□☆,故能以实口统众也□□☆。”(《老口口子十一章注》)三者的交集就象三个轮子口的共轴☆☆☆☆□,这个共轴口就是象☆□☆☆□。王弼说:“夫象者☆□□□□,出意也;言者□☆□□☆,明象者也☆□☆☆□。尽意口口口口莫口口口口若象☆□☆,尽象莫若言☆□☆□□,言生于象□☆□,故可以寻口言以观口象;象生于意☆□□□,故可以寻象以口观意☆☆☆□□。言以象尽□□□,象以言著☆□□☆。故言者☆□□,所以明象☆□☆,得象忘言□☆☆☆☆。象者☆□□□,所以存意□□☆□☆,得意忘象□□□☆□,犹蹄口口口口口者口口所口口以在口兔□☆☆☆□,得兔忘蹄;荃者口所以口在鱼☆□□☆□,得鱼而忘荃口口也□□□☆。然则☆☆□☆□,忘象者用口得意者也☆☆☆□,忘言者用得象者也□□☆。得意在忘象☆□□□☆,口☆口口口☆口得象在忘言□☆□☆☆。”[11]象是意口和言之间的导体□□☆。同时□☆☆□☆,象还是物与口口我之间的纽带□☆☆☆□。荀粲曰:“理之微者□☆□☆,非物象口之口口所口举口口也□☆☆□☆。今称立象以尽意☆☆☆☆□,此非通于意外者也;系辞焉以尽言□☆☆□,此非言乎系表者也□☆□☆。斯则象外之口意☆□☆□,系表之言□☆□☆,固蕴而不出矣□☆☆□□。”(《三国志·魏志口·荀彧传》注引何劭《荀粲传》)王夫之曰:“天下无象口外口之道□☆☆□☆。”(王夫之☆☆☆□□,《周易外传·口系口辞口下传》□□☆☆□,第三章)口口《老子》曰:“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老口子》二十一口章)口王口弼注:“恍惚☆□□,无形不口口系口之口叹□☆☆☆。以无口形始物□☆□,不系成物☆□□。万物口以始以成□□☆☆,而不知其所以然□☆□☆☆。”道无形口不系□□☆,即道能与口任何感知属性相联口系□☆☆☆。既然这样☆□☆☆☆,完全可以以物观口道□□□□。这里的物有象征意义☆□□。朱熹说:“《易》说一个物□□☆,非真是一个口物□□☆☆□。如说龙□☆☆□,口☆口口口口口☆口非真龙☆☆☆□□。”(《朱子语类读易之法》)

   奥格登(c·k·ogden)和理查兹(i·a·richards)说:“符号口学是对语言和各种口符号在人类事务中起口的作用的研究□□☆,尤其是关于它们对思想影响的研究☆☆□☆。”[12]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思想影响着口人口们对符号的看法☆□□☆。西方符号系统朝索引符号(index)方向发展☆□☆□,由此建立起以归纳法□□☆☆、演绎法为核心的符号逻辑;中国口符号系统则朝象征符号(symbol)方向发展□☆☆□,建立起以阴阳五行□□□□☆、天人合一为核心的符号逻辑□☆□☆。西方符号逻辑促进了解析式思维的口口发展□☆☆□☆,中国的符号逻辑口促进口了整体思维与象征思维的发展☆☆□□。至魏晋玄口学之后☆☆□□,中国古代符号口学终于找到了一条能让各家都接受的方法□☆☆,那就是用象征与整体的方法来口表达对象☆☆□□,力图在符号□☆□□□、解释者☆☆☆□、对象之口口间口找到一个交集□☆☆,来将单一的对象与对象所蕴含口的普遍性与超时性全部表达出来☆□□。至此□□☆□□,中国符口号也口摆脱了符号逻辑的纠缠□□□☆,从理性的口困境中口突围出来□□☆□,进入一个诗口性表达的境界☆☆☆☆。[①]皮尔斯:《皮尔斯手稿》第654号☆□□□□,第7页□☆□□。见中国符号学研究会《逻辑符号口学论集》☆□□□☆,百家出版社1991年□☆□☆,第2页☆☆☆。

  [口口口②口] “theimp口erfection of words is the doubtfulness or ambiguity of their signification, which is caused by the sort of ideas they stand for..”john loc口k口口e. of the口 imperfection of words. 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2(3):105. d口over p口口口ublications, inc. new口 york.

  [③口] 别赫捷列夫特别重视对符号的反应□☆☆☆,并强调词语符号是思维☆□☆□、想象和意志世界发展的关键□□☆□。见g口·墨菲□□☆□☆、j·柯瓦奇□☆☆□□,《近代心理学历史导引》□☆□☆□,林方□☆☆□☆、王景和译☆□□,商务印书口馆□□☆☆□,1980年版□□□☆,第334页□☆□☆。

  [④] 白马非马论与西方一个蝙蝠究竟是否是一只鸟的争论颇为相似☆☆☆□。“whether a bat be a bird or no, is not aquestion.” john lock口e. remedies of the foregoing imperfections andabuse of words. 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2(3): 150.

  [⑤]口 汤用口彤:《魏晋玄学论稿》□□□☆☆,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版☆□☆□。第21页☆□☆□☆。

  [⑥口] j. n. moha口nty口口 , phenomenology and ontology, ⅵ. mar口tinus nijhof口f den haag,( 1970): 60-71.

  [⑦] j口ohn locke: im口perf口ection of words. 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dov口er publi口cati口ons, inc. new yo口rk, 2:104-口口5.

  [⑧] 奥格登(口c·k·ogden)和理查兹(i口·a·richa口rds)将语言的功能分为符号功能和情绪功能两大类□□□。他们假定语词能指口称对象或表达使用者的感情☆☆☆☆,意义只存在于前一种能力中□□☆。威廉·哈迪(william·g·hardy)认为把词划分为指称词语和情绪语词□□☆,其用途是相当有限的☆□☆□,而且可能不象对语言和思想问题的其它几种研究那样可靠☆□□☆。williamg·hard, l口angua口口口ge, thought and experience: a tapestry of the meaning,university park press, baltomore, pp. 61—97.

  [⑨] 巴甫洛夫□□☆☆□、别赫捷列夫☆□□☆□、华生☆□□☆、史密斯□□☆□、格斯里等行为主义心口理学家排除那种认为动物和人能口够不根据以前的学习和尝试口与错误活动而突然“顿悟”情境的口看法☆☆☆□☆。马克斯·韦特海默尔完形心理学口(gestaltpsychology)认为☆☆☆☆,我们从进入整体的组成成分开始将永远达不到关于有口结构的整体的理解☆☆□☆□。相反□☆☆☆□,我们有必要理解结构必要对它有所顿口悟(insigh口t)☆□☆。这样才有可能使组成部分自身得到理解□☆☆☆□。鲁格尔则认为存在一种课题态度(proble口mattitude),在课题态度中□☆☆□,受试忘记了自我和表现自己的欲望而陶醉于课题本身的兴趣之中☆□☆。课题态度最有利于突然而有价值的领悟☆□☆。《近代心理学历史导引》□□□☆☆,第342□☆□、353□☆□☆、229页□☆☆。禅宗所论的口口道是相当口于口完形☆□☆□☆,他们对道口的理解也持一种课题态度☆☆☆,所以□☆□☆,提出顿悟口的口观点☆☆☆□□。儒家口所论的道是一种行知实践□☆☆☆,所以他们的口道可以被认知☆☆□。

  [⑩] 《近代心理学历史导引》☆☆☆,第347页☆□☆□☆。

  [11] 楼宇烈:《王弼口口集校释》☆☆□,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609页☆□□□☆。

  [12] 口威廉·哈迪(willi口a口m g. hard):《奥格登与理查兹的符号科学》□□□☆□。见《西方现代语言哲学》☆☆□,车铭洲编□☆□☆☆,李连江译☆☆□,南开大学口口出版社□☆□□,1989年版☆□□□☆。

本文由课堂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符号的困境与突围 ——对中国古代符号理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